缚手成婚 第九章:大闹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上车后宋剑桥让赵家兄弟先走,他们迟一点跟上,因为他二哥这是要给他上课了。

    宋剑桥请动了宋二哥,这在老舅家的面子是妥妥的贴了金,即便是挨训也值得。

    宋城脸色严肃中略沉,车子在拥堵的交通长龙中缓慢前进。

    宋剑桥笑说:“我们刚过来还挺畅通,没想到这不大会儿路上就堵成这样,咱们云都都没这么堵。”

    前头左翼说:“云都有过之无不及,宋公子少在这时候出行吧?”

    宋剑桥立马沉了脸:“啧,左翼你这么拆台就没意思了啊。”

    左翼笑起来,不再接后面的话

    宋剑桥这又讨好转向他二哥:“二哥,我知道你生气了,我保证就这一次,以后一定不先斩后奏,发誓。”

    宋城睨了宋剑桥眼,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人这么大了,不能像孩子一样说教,他也没比宋剑桥年长多少。

    “行了,不谈公事,可以吃个便饭。”宋城低低出声。

    宋剑桥立马雀跃回应:“对对,我就是这么想的,就简单吃个便饭,你放心,一定不谈别的。”

    赵经年兄弟俩先回家,车子进了小区。

    路上赵经时话说个没停,话题全围绕宋城。

    “从小听到大的人物,我以为很老了,没想到这么年轻,哥,宋城那样的就是成功吧?”

    赵经年不想附和,弟弟话实在不少。

    兄弟俩车停在楼下,上楼时刘千舟看到他们了。

    她在楼下徘徊,本来约了顾晓晓来给她壮胆,可顾晓晓听说她是来赵经时家,立马挥手走人。

    刘千舟一个人过来,心底把话编排了无数次,却依旧鼓不起上门的勇气。

    刘千舟不想面对赵家兄弟,所以打了电话去家里。

    大概十分钟后,小区门口宋城的车才缓缓开进来。

    左翼问:“宋公子知道可以在哪停吗?”

    宋剑桥直起身体看周围可停车的空地,先前车子都停楼下,不用进地下停车场,所以这当下也直接让左翼就这么开进来了。

    “老舅家就在八栋后面,在这附近看到有空位就停吧,不远。”

    车子往前后,四下寻车位的宋剑桥看到熟人了。

    “嘿……”

    他声音带着怪调,左翼车停了下来,也看了过去。

    宋剑桥只确定楼下拉扯小姑娘的妇人是他舅妈,左翼这车子停下来后才确认,被拽着头发的就是刘千舟。

    他心莫名一惊,低低出声:“那是……那女的吧?”

    语气虽然疑问,可心底依旧肯定了。

    左翼淡定回应:“是的。”

    宋城目光早看了过去,确定是刘千舟后,更加肯定之前在酒店附近看到的人就是刘千舟。

    这算得上缘分吗?

    宋城眸色冰冷,脸色暗沉,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外。

    身材略有发福迹象的妇人拽扯着刘千舟的头发,一个劲儿想拖着人走,刘千舟双手抓着自己头发,时不时传出哀怨尖叫听得人惊心。

    宋剑桥有些坐不住,虽然他对刘千舟有意见,可这么拽着人家小姑娘欺负,也不好吧。

    宋剑桥这边刚准备下车,那边刘千舟就被妇人揪着头发拖进了楼里。

    左翼面色平淡无奇,手把着方向盘,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方向盘,听见宋剑桥说了句“要出事”后回头。

    “宋公子要管这闲事儿?”左翼笑问。

    宋剑桥抬眼,眼底急色显露。

    “毕竟一小姑娘……”

    左翼笑道:“难道宋公子看上那小丫头了?”

    宋城闻言,视线收回,落在宋剑桥脸上,不动声色观察着宋剑桥的言语和行动。

    宋剑桥面色一顿,当即否认:“当然不是!那丫头,成年没有还未知,我再饥渴难耐,也不至于对那种小丫头动了心思。”

    宋剑桥说得心头一空,莫名觉得虚。

    完了又补充说:“是个人瞧见这种情况,都做不到无动于衷吧?”

    左翼笑,两手一摊:“我没想法。”

    “你冷血。”

    宋剑桥丢了话,莫名恼怒的下车。

    宋城那边下车,宋剑桥大步走在前面,他心里想着,真没别的意思,就是担心小姑娘被人这么欺负,挺过分的。

    不论什么事,他舅妈也不能这么对人吧?

    宋剑桥人都进大楼了,这才后知后觉停下来,回头看身后。

    见宋二哥在不远的后方,宋剑桥立马转身。

    “二哥……”歉意压在喉咙低下,难以启齿。

    宋剑桥埋头,懊恼自己的失态,竟连二哥都忘在了脑后。

    宋城来到他跟前,拍了下宋剑桥肩膀:“是这里?”

    宋剑桥立马点头:“是这,二哥这边。”

    宋剑桥再回头,左翼已经开着车出了小区。

    兄弟俩来到赵家,赵家大门敞开着,屋里传出妇人高嗓门的声音,敞开的门,应该不是为了迎接宋家兄弟。

    宋剑桥下意识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二哥,眼里带着歉意。

    “这个……我先进去打个招呼?”宋剑桥说话。

    宋城轻微拧了下眉,他听见刘千舟的声音了。

    “那是你舅妈?”宋城反问。

    宋剑桥点头:“是啊,我先进去打声招呼。”

    赵家也真是,千辛万苦把宋二哥请来家里做客,居然撞上这事,晦气!

    宋剑桥大步走在前面,三两步进了赵家门,宋城没客气,快步跟上。

    客厅里赵母梁秋云正拽着刘千舟衣服大声数落,强势凶悍,半分不让。

    “……看看这就是你们三惯出来的结果,拿着钱来绝交!这种畜生干的事儿她都干出来,我活了半辈子也真是开眼了。总说她刘家一个孤老太太拉扯个孩子不容易,现在呢?人家心大着呢,野着呢,孙女儿考上好大学,去了大城市,哪还瞧得上我们给的这点儿小恩小惠?”

    赵家兄弟一左一右在梁秋云身侧,赵经时双手抓住母亲胳膊,阻止母亲再动手。

    而赵经年在刘千舟身侧,一手抓住母亲手腕,一手扶着埋头的刘千舟。

    两兄弟的帮忙也没能让梁秋云松手放了刘千舟,赵小平在沙发上坐着,满脸发愁。

    “妈,你别说了!”

    赵经年有些上火,见不得刘千舟被说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