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十章:恩人变仇人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梁秋云脸转向自己儿子:“经年,到现在你还没看清楚这祸害是什么样的人,还要妈怎么说你才明白?”

    赵经年脸色铁青:“妈!求您别说了!”

    事情闹成这样,千舟就算想,也不会再回心转意了。

    赵经时那边紧紧抱住母亲胳膊,却没有像他哥一样帮刘千舟说话。

    他怎么都没想到,千舟她居然真的想跟招架断绝关系,为了不跟他家来往,居然弄来了二十万。

    二十万啊!

    别说二十万,刘家就是两千块现金都拿不出。

    可为了跟他们家断绝往来,居然拿来了二十万。

    他们家对刘家这么多年的照顾,千舟她这么做,实在叫人心寒。

    赵经时早就红了眼眶,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那是他真心实意喜欢的女孩啊,如果他的表达方式让她反感,他改不行吗?

    为什么要用这种伤人心的方法把事情做得这么极端呢?

    刘千舟被梁秋云拽掉几撮头发没哭,上屋里这么一会儿,赵经时先哭上了。

    梁秋云眼瞅着自己宝贝儿子哭了,自己也红了眼。

    手上一用力,拽着刘千舟的手一扯,一拉,毫无防备的刘千舟整个人被梁秋云拖跪在地上。

    赵经年兄弟俩这瞬间都急了,同时大喊一声:“妈!”

    赵经年第一时间把刘千舟扶起来,往自己身后拉,自己挡在她身前。

    梁秋云撩起袖子,怒气上头:“看看你们这没出息的样子!就这么个玩意有什么好?狐狸尾巴都漏出来了你们还宝贝似的稀罕,人家攀上高枝儿了,瞧不上咱们家了,你们还在梦中吗?”

    赵经年语气哽咽,也红了眼。

    “妈,”他深吸了口气,然后说:“千舟不是那样的人,刘奶奶也不是那样的人。”

    梁秋云冷笑讥讽:“不是?也不知道她捧来的二十万是从哪里来的,没准是陪了哪个干爹,这种不干不净的钱拿来赵家,脏了我赵家的门风!”

    刘千舟忽然抬眼:“钱不是偷的不是抢的,更不是阿姨您口中陪干爹得来的,是我爸爸和爷爷坟地卖的钱。请您别把人看得那么肮脏,不是只有你家的人是辛苦赚来,别人的钱都来路不正!”

    梁秋云被刘千舟这半点不迂回的话给堵得气血上涌,当即怒吼一声,上前推开赵经年就往刘千舟身上耳刮子招呼。

    刘千舟头被打了一下,也没傻到不动,就被人打的地步,紧跟着赶忙后退,避开气势汹汹的梁秋云。

    “妈,你怎么能打人呢?”赵经年怒声而出,同时拦住他妈。

    赵经时越过他大哥和母亲,快步走到刘千舟跟前。

    他看着她,伸手拉她,心口怒气未消,觉得她太心狠,可抵不住心疼她。

    刘千舟甩开赵经时的手,抬眼横他,眼里泪光闪烁。

    赵经时心被她的泪眼击中,疼得心脏剧烈收缩,视线一糊,一眶热泪往下滚。

    他立马转头,快速擦掉脸上的热泪,深吸了口气,红着眼眶再转向刘千舟。

    “你走吧,不想看到你,带着你的钱走,走!”

    赵经时哽咽吼着,大步往刘千舟跟前跨了一步,逼得刘千舟不得不后退。

    脚跟撞上凳子,刘千舟身体往后倒,及时抬腿踉跄着跳开,险险稳住身体。

    她鼻子一酸,眼眶红了,泪光闪闪看着凌乱的赵家。

    咬着唇,倔强的站在屋里。

    赵经时眼泪大颗大颗的滚,不停的抹去脸上的泪。

    “刘千舟你太过分了,你太狠心了,太让人心寒了……”赵经时声音呜咽不成句,心被刘千舟摔成一片一片。

    梁秋云那边扑腾了几下,无法跟大儿子的阻拦抗衡,只能拽着儿子衣服冲刘千舟破口大骂。

    “你个有娘养没娘教的祸害,我早就看穿你了。好吃好喝供着你跟你那老不死的奶奶这么多年,哦,好,现在你人长大了,又靠你那死老鬼爸爸的坟地得了钱,现在想跟我们家断绝关系了吧?我呸!我赵家是稀罕那几毛钱的人?我赵家缺你那几毛钱?刘千舟你个小狐狸精就是吃定我两个儿子了是吧?你就是欺负我赵家人老实啊,我告诉你,你们刘家这种过河拆桥的缺德事干了迟早下地狱……”

    赵经年拦得住他妈的身体拦不住他妈的嘴,赵小平听梁秋云这话越骂越难听,终于坐不住了。

    “你给我闭嘴!”

    赵小平站在梁秋云面前,挡住了梁秋云的视线。

    梁秋云气得脸红筋涨,头顶上怒气噌噌的冒。

    “你是自家脸子被人碾了,无计可施跑来吼我是吧?我就是你们父子三的出气筒,啊?”

    赵小平沉怒着脸怒喝:“你不要脸,我要!”

    “你要脸,人家给你脸吗?”梁秋云脸一横,口水飞溅的吼回去。

    赵小平难得跟失去理智的女人讲道理,转身刘千舟,黑沉着脸说了两句刘千舟。

    “千舟你走吧,看在你年纪小,叔叔不往心里去,回去了想好了再来。”

    刘千舟皱眉,“我想好了……”

    赵经时红着眼睛大吼:“叫你走,你就走,走啊!”

    两步上前,上手就推。

    “走,走,走啊!”

    刘千舟被赵经时硬推出了门,出门时脚给门框绊了下,包掉在地上。

    她慌忙弯腰去捡,赵经时眼眶通红的看着她,情绪绷到极致。

    刘千舟紧紧抱着包,埋着头,满脸清泪离开。

    她衣服单薄,身形清瘦,长发散乱披在身后,离去的背影令人心疼。

    宋剑桥原本是进了屋,看家里乱成这样,又退了出来。

    刘千舟那包就掉在他脚边,他原本想俯身帮她捡起来,可她却急慌慌的枪了先。

    而宋剑桥尴尬的保持俯身一半的姿态数秒,再掩饰性的直起身时,再看到的,就只是她可怜兮兮的清瘦背影。

    心慌,心口堵得慌。

    宋剑桥眼神紧紧追着落寞女孩,直到人消失在走廊尽头。

    赵经时久久才喘匀了一口气,这时候才发现他表哥居然站在门口。

    赵经时惊讶当下,数度出声后才真正喊了声:“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