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十一章:埋没的心意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屋里人安静下来,也在这时,宋剑桥在这时才发现,宋二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赵家出来迎接宋剑桥时,宋剑桥目光正在走廊里左右搜寻。

    “我二哥走了。”

    赵小平闻言,脸上表情卡带一般僵住。

    一楼,刘千舟出了电梯后在电梯门旁边靠着。

    她双肩包背在身前,双手一下一下抹干净脸上的眼泪。

    电话打进赵家时,梁秋云以为她是来讨学费的,所以梁秋云自己下楼来。

    然而一听是来送钱,来还清这些年的恩惠,梁秋云那块敏感的神经立马跟被点着了一样,瞬间炸毛,拖着她就往家里推。

    不知好歹、狼心狗肺骂了一路。

    刘千舟深吸着气,一次又一次均匀吐纳气息。

    梁秋云在她心中已经烙下了阴影,如果可以,她一辈子也不要再来赵家。

    轻轻摸着头,被扯掉头发处的头发阵阵疼痛不断,她轻碰一下,“嘶”一声疼得倒抽凉气。

    在门边休整好一会儿,终于缓过了神。

    双臂圈着身前的包,往前几步就是楼梯口。

    立在楼梯口的男人存在感强到让人无法忽视,她漠然抬眼,男人高大身躯压下了一大片阴影。

    他眼神淡漠中带着令人看不懂的深意,神情淡淡,不发一言,却仿佛酝酿了万语千言。

    刘千舟目光还带着眼泪的冰凉,目光清透,赶紧澄澈。

    她直直望着他,认真看着。

    他胸膛起伏剧烈,像剧烈运动后强制镇定的平静,他喘着热气,却又在呼吸间将大喘息压了下去。

    饱含不少情绪的眼神与她对视,久久不见说话。

    刘千舟真以为这人要说什么,所以等了片刻没动静,埋头就走了。

    毕竟,她怀里揣着二十万!

    情绪悲愤的当下,刘千舟半点没想这人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直观的罩面过后,便抛去脑后,连同赵家阿姨对她的所为全部画叉清楚。

    赵家不收这钱,闹成这样,刘千舟已经没有后路可退了。

    所以她次日去办了银行卡,把钱存进了卡里。

    这同时写了封感谢信,并把奶奶和自己的初衷解释清楚,并非真要断绝关系,只是感谢,感恩。且对自己昨天的行为做了道歉,不少自己说不出的话,全写在了信里面。

    随后,将二十万的银行卡与密码一并放进信封里。

    拿着信封刘千舟去了赵家,没告诉任何人,从门缝中,她将信封塞了进去。

    事情完成后,她长长吐了口气,然后买车票去云都。

    之前约好和赵经年一起返校,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那个必要。

    再说刘千舟信封塞进赵家后不久,梁秋云就回家了,打了圈麻将后拎着中午的菜,开门就看到了地上的信封。

    梁秋云关上门时顺手捡起了信封,信封上写了“赵叔叔亲启”几个字。

    梁秋云一瞅这,眉头紧拧:哟,打小报告来了?

    冷笑亏得是自己捡了这信,不然给孩子他爸看到,里头要写的是些挑拨离间的事儿,这家不又得给那祸害闹得不安生?

    梁秋云菜往桌上搁,进了房间才拆的信封。

    内容粗粗扫完,立马拿着卡查看。

    怀疑卡里是不是真有二十万,觉得刘千舟在说瞎话,谁会那么缺心眼儿存二十万随便丢?

    梁秋云鞋都没换,拿着信封出门了。

    路过小区垃圾桶,信直接扔了垃圾桶,拽着卡和密码直奔at提款机。

    然而,确认二十万现金在账户上的梁秋云,在几分钟的思考后,将里面的钱转进了自己的私人账户,卡片随后折断扔进了垃圾桶,没事儿人一样回了家,照常做饭收拾家里。

    二十万的事,对家里人,半个字都没提。

    云都。

    宋剑桥工作上出了点事情,几百万的窟窿他心虚可对他二哥宋城来说,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今儿费尽心思把宋城约了出来,就是为了给自己工作善后。

    “哥,今儿我亲自给你煎牛排,你可一定得赏脸尝尝我手艺。”

    宋剑桥那边一边说话一边忙活着往平底锅上倒油,切好的鲜嫩牛肉已经处理好排放在一旁。

    这家西餐厅是宋剑桥投资开的,还没正式营业。

    这烹饪西点的厨房跟别家有很大差别,是仿西方餐厅的设计,做成开放式,进店的客人能将厨师制作料理的过程看得清楚。

    而此刻,宋剑桥就站在厨房里,一边挥舞着铲子一边对他二哥喊话。

    宋城对宋剑桥确实很纵容,宋剑桥倒腾出这样的花样他也愿意腾出时间来符合。

    对于宋剑桥那边的忙活,宋城倒没给太多期待,只是淡淡看着压在桌面的资料。

    几分钟过去,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味。

    宋城抬眼,宋剑桥手法还算利落的在做摆盘的造型,牛肉煎得刚刚好,摆在漂亮的白色盘子中卖相倒是可以。

    宋城给足了他面子,当即将资料一并收了,放开一旁。

    宋剑桥端着牛排放在宋城面前,醒酒器皿中的红酒已经醒好,猩红液体倒入杯中,配着肉质鲜嫩的牛肉,似乎也还过得去。

    “哥,口感不行你将就着,我这可是煎了不下百十块儿肉,才练得的这手艺啊。”

    “嗯。”宋城没客气,拿着刀叉开动。

    他是听说了这小子闯了祸,自己没法解决这才求上他。

    人没自己开口,宋城就当不知道,也没主动问。

    宋剑桥两眼珠子直直盯着他二哥,就等着他二哥吃好了喝好了,心情美丽时他再开口。

    时机得把握好,也不着急开口。

    餐厅经理在门口来来回回走了几圈了,无数次朝里面张望,可就是不敢往里进。

    宋城抬眼,点了点桌面,提了句:“你的人?”

    宋剑桥闻言莫名,抬眼时顺着他二哥的视线看出去,看到门口的人,宋剑桥脸色顿显不耐烦。

    对人招了下手,“卓经理。”

    门口卓经理如同大赦,立马走进来。

    “什么事?”宋剑桥淡淡给了个眼神。

    卓经理忙道:“是这样,老板,我们餐厅原本计划请大师在墙上涂鸦几幅作品的事儿,这是那位大师第三次呈上来的稿子,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