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十三章:大叔,欺负人呢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怎么办,好像确实时间有点紧。”

    很紧,非常紧。

    颜料、工具啥的还得现买,上手还得一段时间适应。

    顾晓晓略显抱歉的看着刘千舟:“千舟?”

    推了?

    请人帮忙?

    刘千舟摆摆手:“那个,坏消息呢?”

    顾晓晓脸色一顿,干咳了声,“那什么,我说了你别那啥啊?”

    刘千舟皱眉:哪啥?

    顾晓晓抬眼望望天花板:“就那个谁,赵经时,经时他来云都了。”

    “……”刘千舟脸上所以表情全部沉下去,木着脸坐着,直直看着顾晓晓。

    顾晓晓抓抓头发:“我本来想早点告诉你的,可是……经时他不让我告诉你。”

    刘千舟沉着脸,片刻后她说:“他不在襄城上学,来云都做什么?”

    顾晓晓用“你说呢”的眼神看回她,刘千舟坐了片刻,底气不足撇开眼神。

    “那……他就算来,也该找他哥吧。”

    万不到因为她,所以来的云都,可跟她没关系。

    极力撇开跟赵家的关系,只是因为赵家阿姨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太深。

    顾晓晓拍拍刘千舟肩膀:“我就来告诉你两个消息,怎么做看你啊。”

    刘千舟视线往上,看着站起身的顾晓晓:“你就要走了?”

    顾晓晓点头:“我得上课啊姐姐,那啥,卓经理的电话给你,然后,如果你需要我帮你拧东西拿个笔啥的,我还是很乐意的。”

    刘千舟接过卓经理的电话,口里“哦”了声,手上照着纸上的号码将数字存入手机中。

    就这当天,刘千舟在顾晓晓下课后把人拖了出来,坐公交车到了餐厅。

    这家西餐厅名字很可人,叫“茜茜公主”。

    就因为这餐厅的名字,在女生心里的好感度蹭蹭上升。

    下午,三点,茜茜公主门口。

    卓经理上上下下打量着刘千舟,这是传说中的大师?

    顾晓晓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我们千舟是大师啊,未来蜚声国际的写实派大师啊,怎么,看不起啊?”

    卓经理看看手上的图纸,又看看一脸稚气的漂亮女孩儿,纠结得跟便秘三个月似地。

    “我说,小姑娘,别开玩笑,我们这是正规餐厅,你看看这么大规模的餐厅,能是你们开得起玩笑的地儿吗?”

    顾晓晓一听,脸子拉得老长:“哎呦?卓经理,你这是看不起我们云都大学的学生啊。”

    刘千舟背后拉了下顾晓晓,话不用说得这么冲吧?

    这在人家店门口呢,万一要是打起来……

    顾晓晓甩开刘千舟的手,上前一步:“我们千舟大师就算现在虽然没什么名气,可她再怎么说也是凭实力靠山云都大学的美术生,她那是真功夫,半点没作家的,你懂不?”

    卓经理很懊恼,觉得被介绍的中间人摆了一道。

    刘千舟声音比顾晓晓低了不少,她说:“那个,卓老板,要不然,我先画一幅,您要是满意了,我们再结工钱?”

    卓经理恶声恶气道:“这是几个工钱的事吗?你们这些小姑娘真是胆大包天,这不是你们小孩过家家,涂涂写写就能蒙混过关的,我这开门做生意,那些幼稚把戏能给八面来客看吗?”

    刘千舟埋头:“你手上的图纸都是我画的,虽然我不否认是参考了网络上一些图画做的修改和二次创意,但绘画功底你从图纸上也能看得出来。”

    卓经理看看手上的图纸,气氛的往地上一扔。

    “这是人都能看出来是电脑打出来的,你真能画得一模一样?去去去去……赶紧走人,都什么玩意儿!”

    顾晓晓气得跺脚,忙把刘千舟的图稿捡起来。

    “你什么意思?经理老板就了不起吗?这是我们千舟画的,手绘,手绘懂吗?不懂艺术装懂,low!loser!”

    刘千舟心底叹气,可能她就是时运不济吧。

    拉着顾晓晓走了:“别说了,别说了我们走吧。”

    上了回学校的公交车,顾晓晓还愤恨难平,怨恨经理欺负人,车上把卓经理贬到尘埃里去了。

    刘千舟却庆幸说:“还好我们先来了,不然要听你的先去买了材料,那才亏大了。”

    顾晓晓一听,又是一阵抱歉。

    “我的错。”

    “没有呐,是我自己不够格,你做的也已经够多了。”刘千舟安慰。

    顾晓晓唉声叹气:“那我也抽了你的成啊,我也心疼到手的银子就这么飞了。”

    刘千舟想宽慰顾晓晓,可自实在也笑不出来,勉强扯动了下嘴角,最后往窗外看。

    赵经时来云都的事儿,赵家还不知道,他宿舍有人帮忙作掩护,算是留了后招。

    来云都已经一星期了,赵经时没联系他哥赵经年,这两天才联系的顾晓晓。

    主要还是想刘千舟,可他气性大,到云大校门几次都没去找她。

    赵经时不敢花太多钱住宾馆,所以这一周星期晚上就泡在网吧。

    赵经年找到他时,赵经时昏睡在网吧的座椅上。

    顾晓晓告诉赵经年时,赵经年还不相信,找到弟弟后才确认这件事。

    赵经年用力摇醒赵经时,“你给我起来!为什么不上学来云都?”

    赵经时这些天睡不好吃不好,心里都快压抑出疾病了,本就睡不踏实,他哥这一摇晃,睁开眼时感觉全世界都在摇晃。

    “谁啊?别闹你爷爷!”

    赵经时虚开了下眼睛,满脸不爽,脸上写满了再弄他,他就揍人的情绪。

    赵经年怒气上来,一把揪着赵经时衣襟:“你给起来!妈来云都了!”

    这一声儿,算是把赵经时给吼了起来。

    他缓缓睁开眼,左右看看,再抬眼。

    “哥……”

    他揉了揉眼睛,再推开他哥揪扯他衣服的手:“你怎么来了?”

    赵经年对赵经时这无所谓的态度,更加气愤。

    “经时,你这样堕落,你知不知道爸妈知道了会多伤心?”

    赵经时摇晃着埋头,片刻时间的安静,他脑子清醒多了。

    再抬眼:“伤心?谁伤心?你刚才说谁来了来着?”

    赵经年手扬高,恨不得巴掌落在赵经时脸上。

    终究没下去手,却是一把又揪住了弟弟的衣襟:“你看看你现在的邋遢样!你堕落成这样给谁看?谁会稀罕看你颓废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