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十四章:极端的挽回方式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赵经时再扯开赵经年的手,一把推开电脑桌上吃空的泡面盒子、饼干包装。

    赵经年轻松避开垃圾攻击,满目愤怒。

    “赵经时!你清醒一点!”

    赵经时双手搓了搓脸,甩甩头:“清醒了,我清醒得很。”

    下一刻终止了电脑的休眠,直接进入游戏界面。

    赵经年肺都快气炸了,一把扯掉赵经时头上的耳机。

    “你走不走?”他怒问。

    赵经时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样,“不走,除非你让千舟来接我。”

    “你……”赵经年气得咬牙。

    却在这当下,心口莫名痛了一下。

    他们百般疼爱呵护的小姑娘,长大了却是那样伤他们的心。

    他兄弟俩就那么差劲?

    以至于她想用钱结束她跟赵家之间的关系?

    把钱看得那样重要的刘家,居然会打手笔一口气拿了二十万来终结和他家的关系。

    他们兄弟真有那么不堪入她眼吗?

    “那你就死在这吧,别怪我没提醒你,妈要是知道了你在这,非打死你!”

    赵经时依旧无动于衷:“打死我更好,反正我活着也没意思。”

    赵经年听得青筋突突起跳,忽然一把抓着赵经时,用力把人拖拽着往网吧外拉。

    先前这的小包间的动静就已经引起外面人的侧目,而眼下赵经年不计形象的拖着赵经时出去时,直接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力过来。

    赵经时剧烈反抗,又嚎又吼:“老子不走,不走,赵经年你个王八蛋,谁让你管我?滚,滚……”

    赵经年懒得废话,直接拖着人出了网吧。

    赵经时见着外头刺眼的阳光,嚎叫着杀猪般的声音,听得人分外惊悚。

    “滚,滚……我的眼睛,杀人啦救命啊……赵经年你个王八蛋放开老子,老子不要你管,滚,滚……”

    赵经时往地上蹭,赵经年无法跟着跪地,只能妥协的松手。

    赵经时就地打滚,简直跟疯子没两样。

    赵经年气得双手发抖,怒喝:“你就疯吧,我看你能堕落到什么样?你这样,别说千舟不会看来,就算妈都懒得看你一眼!”

    赵经时嗷嗷怒吼:“滚,快滚……”

    赵经年喘气的空档,赵经时连滚带爬的又进了网吧。

    赵经年抬手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不知擦的是汗,还是泪。

    弟弟堕落成这样,赵经年哪里会瞒着家里不说?

    立马就给家里打了电话,梁秋云一听老小居然去了云都,还在网吧呆了一个多星期,人饿瘦得跟猴子没两样,听了这些当下哭得喘不过起来。

    梁秋云紧跟着就给小姑子赵晓敏去了电话,拜托人去把她儿子接出去,她这电话挂了就准备动身去云都。

    云大校门口,赵经年等在那。

    不少路公车都经过云大校门口,刘千舟和顾晓晓从公车上下来,顾晓晓还能勉强笑一下,而刘千舟心情低落得连假笑都没力气。

    刘千舟性子有点慢,有点木,事儿过了有个时间后,她那情绪的反射弧才慢慢到达。

    所以刘千舟这会儿是真挺难过,点了头又被拒了,这算什么?

    逗她玩儿?

    见到赵经年时,顾晓晓胳膊肘推了下刘千舟。

    好像比前一次瘦了,顾晓晓不好多问,低低对刘千舟说了句:“我先走了啊,你们聊吧。”

    刘千舟站在赵经年跟前,头埋得很深。

    “千舟。”

    刘千舟埋着头问:“是晓晓告诉你的吧?”

    他们都是襄城人,在襄城顾晓晓就跟赵家兄弟俩认识,所以赵经年跟顾晓晓有联系也能想得通。

    “我弟来云都了,你知道吧?”赵经年问她。

    刘千舟点头:“如果你是来兴师问罪的,我拒绝认错。”

    赵经年沉默,她头一直埋着,用头顶对着他。

    她以前可很少盯着脚趾头看,身姿挺直,他眼里,她就是规矩里框着的小学生样。

    “经时在网吧里住了一个多星期,他说你不去,他不出来,我看到他时,他都没了人样,你真这么心狠,不想管他了吗?”

    赵经年声音不大,看着她的头顶,早就想来云大找她,给她带的零食还堆在自己寝室。

    可……

    她现在应该不想见他吧,赵经时的事情,给了他找过来的理由。

    刘千舟皱紧了眉,心里担心,却无法苟同赵经时的做法。

    “他什么意思呢?又不是小孩子了,这样做其实很幼稚。”

    赵经年拧眉:“不去吗?”

    刘千舟抬眼,望着赵经年:“经年哥哥,你其实知道经时这样就是逼我啊,我如果去了,他下次再变本加厉呢?我不想得罪你们,但我真的不喜欢经时。经时很好,我跟他没有心动的感情,我们可以做很好很好的朋友,一直是兄妹像以前那样,不好吗?”

    赵经年沉默,眸色有几分触动。

    她说的话,他听来是自私了,可她说得并没有错。

    “我知道,但经时现在这样,我也没办法了,他已经在网吧呆了一个多星期,每天就吃泡面和饼干,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千舟……”

    刘千舟皱着眉,咬唇犹豫着:“可是……”

    赵经时这么做,就是在变相的逼她,倘若她这次妥协了,以后他变本加厉步步紧逼,每一次事情都逼得她让步……

    刘千舟深吸了口气,“我不想去,经年哥哥,不要为难我好吗?”

    赵经年心一点一点往下沉,知道这是为难她。

    可当听到她的拒绝时,心还是忍不住的失望。

    她真的变了吗?

    “好吧,我尊重你,好好学习。”

    赵经年终究说不出残忍的话,低垂了眼,扭头就走。

    刘千舟在校门口站了很久,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

    凉风卷起地面的尘埃,稀薄空气被灰尘污染。她想,或许是眼睛被灰尘杂了眼,她轻轻揉着眼眶,揉干湿润的眼睛。

    于此同时,茜茜公主的卓经理给宋剑桥打电话。

    具体情况卓经理汇报了清楚,宋剑桥那边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问。

    卓经理愣了下:然后?

    “老板,那图纸是学生画的,我怕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一个学生来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