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十五章:刘家小媳妇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成不成你让人画出来看看不就明白了?”

    宋剑桥不耐烦的掐断通话,这么点儿事情都办不好,他开始怀疑卓经理的工作能力了。

    电话挂断,那边应付母亲。

    “妈,我在呢,刚餐厅经理急事找我,您接着说。”

    宋剑桥此刻比较忙,他妈电话过来,说表弟赵经时来云都了。

    来云都就来云都呗,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

    宋剑桥母亲还没说清楚事情,宋剑桥匆匆挂了电话:“晚上回去再说啊,二哥来了,我手上事情还不少,先挂了。”

    电话一撂,朝宋城迎去。

    “二哥,你会开完?”

    宋城进办公室时睨了他眼,手上资料顺手递给身侧的元瑾。

    “你怎么跟来了?”

    宋城从宋剑桥餐厅离开后,就立马跟了过来,为的还是他那闯的祸。

    “二哥,我跟您实话招了吧,摆渡那边的项目,我滑手了,亏了点钱,愁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宋城那反应就跟早就知道一样,不动声色的在办公桌前坐下。

    “那项目一看就是个套,让你小心你自己一头往里面扎。现在知道错了也好,好过你盲目自大。”

    宋城语气平静,倒不像是训斥。

    宋剑桥虚心听着,头埋胸前,贵公子的模样半点不在,在宋城面前,风度翩翩的宋剑桥就是个怂包。

    “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擦亮眼睛,这次是我急功近利,以后一定听二哥的,我保证。”

    宋城眼神平静,看人的目光无波无澜。

    “行了,我交代人摆平,以后谨慎点。”

    宋剑桥立马欣喜若狂:“谢谢二哥!”

    “二太的电话?”宋城问了句。

    宋剑桥点头:“是我妈打的,一点小事,烦人得很。二哥,我先走了啊。”

    宋城手上拿着钢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弄。

    宋剑桥看他二哥好像有话要说,站了站又问:“二哥?”

    宋城心底叹气,想问的话咽了回去。

    “嗯,去忙吧。”

    宋剑桥又看了他二哥两眼,然后离开办公室。

    宋城有些走神,元瑾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查得怎么样了?”宋城问。

    元瑾:“我查了赵家和刘家这些年的往来资金,金额和刘小姐的学费相差不多。从金额上来看,赵家只是在刘小姐这八年的学业上提供了资助,而生活上,似乎并没有。”

    宋城眸色略深,猜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

    元瑾想了想,当即再道:“但、平时私下的接触中,赵家有没有以现金方式支援刘家,这就不得而知了。”

    宋城摆手:“你出去吧。”

    “是。”

    元瑾离开办公室后,宋城拿着刘千舟的简历细看。

    这是她投向兼职的简历,上面只是简单填写了她的基本信息。

    宋城目光落在那张一寸免冠照上,瓷白干净的脸,精致出挑的五官,即便是这样的证件照也依然好看得令人目光停留。

    宋城指腹轻轻刮过照片上的稚嫩的脸庞,想起她倔强平静的脸,眉峰下意识打成结。

    既然是被迫,那么,她救他是出于心善吧?

    上门要钱是迫不得已,他要这样为她辩解吗?

    因为家庭原因,因为赵家的逼婚,所以她和她奶奶把钱看成第一,也情有可原。

    宋城忽然一把抄过桌上刘千舟的简历,揉作一团,手一抛,纸团精准落进垃圾桶中。

    他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时间在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身上?

    宋城对自己的行为迷惑又懊恼,撇了眼垃圾桶,起身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外,宋剑桥还没走,还在跟元瑾、左翼侃大山。

    宋城拧眉经过:“不回去了?”

    元瑾、左翼立马站直了身,齐声喊了声:“先生。”

    宋剑桥笑着搁下手上咖啡,然后才打招呼:“二哥。”

    他朝宋城走去,叹了口气,不耐烦说:“唉,不是什么大事,就我那个表弟,上次请你去他家那个,小表弟赵经时,来云都了,为了他那个小媳妇,现在是要死要活的。舅妈电话打给我妈,我妈一有事儿还不是找我?这不,非要我走一趟。”

    宋剑桥连声叹气,“我这上着班呢,真当我时间自由得很。”

    宋城眉上突突的跳了下,刚被他揉成一团丢开脑后的人,莫名其妙通过各种联系,再次从他脑中窜出。

    “小媳妇?”宋城反问。

    只是资助了八年的学费,怎么就把人家姑娘的一生买断了?

    宋剑桥弓着腰斜靠在台沿边,宋城没坐,谁也没敢坐,尽管这在休息室里。

    “那小媳妇的父亲死了,那丫头的父亲刚好是我老舅的同学,家里没了男人,没了经济支柱,生活来源,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是我老舅养着那孙祖俩。诶,这事儿我跟你说过啊二哥,你就忘了?”

    宋城沉默,侧目给了记眼神给宋剑桥。

    宋剑桥笑起来,片刻后,他说:“其实,那小媳妇,你见过的,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就是给你解蛇毒的丫头,哥,你说巧不巧?”

    宋城脸色平静无常,但心脏却在这当下被什么击中了一般,说不出的感觉,不好受。

    早就清楚了这些关系,但听宋剑桥再说出来,心底异样感觉快速滋长。

    左翼笑问:“怎么个要死要活法?”

    宋剑桥耸肩:“听说在网吧呆了一个多星期,已经没了人样。我那大表弟找过去,人还不肯走,这才把我舅妈给急坏了。”

    宋剑桥说着,大概是想起了在襄城老舅家看到的场景,眉头拧了老高。

    “我舅妈那人的个性……”

    宋剑桥瞥了下嘴,“我说不上来,反正上回是开了眼界了。”

    元瑾全程注视着他家老板的反应,可惜从他老板脸上,是半点事情都猜不出来。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童养媳,这种生物,不合法吧?”左翼笑了句。

    元瑾侧目,“没有法律依据,赵家干涉不了那姑娘的选择。”

    宋剑桥点了下头:“但、也确实是我老舅一直在供养刘家,就算是要那丫头以身相许,也没什么说不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