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十六章:再变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元瑾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下意识看向自家老板。

    宋城眸色淡淡,情绪没露出半点蛛丝马迹。

    “那丫头不同意嫁,难不成还逼婚了?”左翼跟了句。

    宋剑桥抬眼:“嘿,说到重点上了,就是小媳妇现在翅膀硬了,管不住了。不然我那表弟能要死要活?”

    赵家的情况,他上次也旁观了。

    刘家小媳妇以后真要进了赵家门,他那舅妈一准是恶婆婆。

    可谁让刘家先承了赵家的恩,既然接受了好,那就别怪施恩的狮子大开口。

    元瑾接话:“清官难断家务事,谁也不知道事实究竟是怎么样。对了宋公子,你不是要去接你表弟?”

    宋剑桥一张脸难看之极:“我是真不想搀和那些破事儿,二哥,我太羡慕你了,家里就是出了天大的事,也不会来烦你。”

    唉声叹气的宋剑桥端着咖啡,一口喝了个干净。

    “同人不同命啊,二哥,以后家宴上,你多美言我几句,我也是认真工作的人,我也负责了几个大项目。”

    宋城“嗯”了声,转身离开。

    宋剑桥仰头,“二哥。”

    宋城回头,宋剑桥比划了半天:“呃呃……算了,以后这些破事儿,我还是不说了,省得你听了心烦。”

    宋城驻足,“要我陪你走一趟吗?”

    左翼、元瑾抬眼,面露惊讶,大大的问号在脑中出现。

    宋剑桥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直了半天:“二哥,您最近很闲?”

    元瑾声音不大的接话:“老板最近身体不适,在修养中。”

    宋剑桥立马上心了,几步上前:“二哥,你怎么了?是不是累的??”

    宋城淡淡开口:“并没有。”

    话落人走了,宋剑桥脸子歪了歪,不确定的转身,问元瑾和左翼:“刚我二哥是说了要陪我走一趟的话吧?”

    左翼、元瑾不做声,东张西望的先后离开休息室。

    ……

    刘千舟回宿舍把衣服洗了,拧着洗好的衣服下楼脱水。

    女生宿舍每栋楼下面有个公共洗衣间,里面二十台全自动洗衣机,洗一次衣服三个硬币,但如果只脱水,只需一个硬币。

    洗衣间里面,一侧是洗衣机,另一侧就是二十四小时开水供应机。

    刘千舟衣服刚放进洗衣机,顾晓晓电话就来了。

    是涂鸦的事儿。

    刘千舟:“他不是不要我画吗?”

    顾晓晓:“是啊,不知道什么原因,刚有打电话给我,说还是考虑用你,但是得先试用。”

    “怎么个试用法?”

    顾晓晓:“那人说先画一幅看效果。”

    刘千舟应了声,顾晓晓问:“那你呢?还要不要去?”

    “去吧。”刘千舟缓缓出声。

    “那我这边先答应了哦。”顾晓晓忙说,声音里透着愉悦。

    次日,刘千舟是早上的两节课,结束后就去了文具批发市场,丙烯颜料、水桶、刷子等买了一些,买了个大编织袋把工具往里放,随后拖着编织袋上了去茜茜公主的公交车。

    茜茜公主餐厅选址在时代广场的一楼,这样的黄金地段过往的公车不少,所以刘千舟来回很方便。

    卓经理一直在餐厅呆着,对刘千舟的态度说不上好,但也没有昨天那么极端。

    “你先在里面卫生间外的墙面画一幅吧。”卓经理说道。

    刘千舟没意见,点点头,扛着袋子就进了餐厅。

    跟卓经理一起在餐厅守着的,还有一个年轻的服务生,叫小杰。

    小杰给刘千舟领路,转进走廊后小杰赶紧转身:“我帮你拿吧,这么大一包,你一个小女生,挺不容易的。”

    刘千舟放下编织袋,笑着道谢:“谢谢。”

    小杰轻松拎着编织袋走在前面,边走边说:“其实卓经理人没有那么严肃,以后你就知道了。”

    “嗯。”

    刘千舟没把卓经理的态度放心上,人家也没真为难她,提出质疑也在情理中。

    小杰把袋子放在卫生间外的地上,他在走廊转了转。

    “卫生间还没什么人使用,所以味儿不算大,如果你鼻子比较敏感,里面有空气清新剂,待会儿我再去前面搬几盆花放在这边。”

    刘千舟道谢:“不用了,没关系,我觉得挺好,没有味道。”

    走廊的射灯光线并不明亮,淡淡的光从上打下,轻纱般轻轻在刘千舟脸上盖了一层,自然的光影衬托得她柔美的脸小而精致。

    小杰眼神恍了恍,忙埋底了脸问:“你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帮你准备。”

    刘千舟左右看看,“谢谢,可以给我两张椅子吗?勾上面的线我够不着。”

    身高是硬伤!

    “好,没问题。”小杰满口答应。

    刘千舟在小杰把凳子搬来之前把工具拿了出来,手稿她手上就有,拿着稿子人靠在前面,盯着对面要涂鸦作画的墙体看。

    小杰把凳子搬过来,放在一边看着刘千舟有些不解。

    “你怎么了?是不是这面墙太窄了,还是光线太暗了?”

    刘千舟笑着点头:“光线太暗确实会影响调色,不过,我先勾形,调色的时候再想办法。”

    小杰忙殷勤道:“台灯照明可以吗?有没有用?”

    “可以的。”刘千舟笑说,完了后又补充了句:“谢谢。”

    小杰腼腆的挠挠头:“不用谢,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刘千舟笑笑,完了后又盯着白墙看。

    小杰在一旁站了又站,晃了又晃,可她还没动笔,也不知道干盯着墙面看什么。

    “是不是我影响你了?”

    小杰声音出来,刘千舟忙转头,很意外他人还没走。

    “不是,没有呢,我是在看位置,一般我动笔之前,会先看好整体比例。”

    刘千舟说完冲小杰笑笑,不刻意也不敷衍,给人很好相处的感觉。

    小杰忙点头:“原来是这样。”

    小杰在一旁站了好久也不见刘千舟开始,看她就跟石化了一般,也不说话,再迟钝的人都感觉到尴尬了。

    “我就在前面,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叫我吧,我现在出去了,免得卓经理挑毛病。”

    刘千舟好大会儿后才点头,小杰走后她才扭头看了眼。

    刘千舟拿着手稿,挑了幅简单的,拿着大号水粉笔勾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