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二十一章:豪门宋家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卓经理一改先前不咸不淡的态度,舔着笑脸响应老板的发话。

    “小刘啊,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对了,你要的东西都买回来了,现在给你拿进来?”

    “好,谢谢。”刘千舟轻声回应。

    卓经理和老板都回了店里,小杰也不敢再守着刘千舟,只能小声说:“小刘,那我先出去了,有事你随时叫我。”

    刘千舟点点头,“好。”

    宋城和宋剑桥一起离开的茜茜公主,同时回宋家。

    每周五晚上是宋家的家宴,对于以往都在最后一个到场的宋城,今天却和积极分子宋剑桥一同出现,这很令人意外。

    宋家世代扎根在云都,其家族势力和关系错综复杂,的商业地位当年在老爷子手上就已经是举足轻重。如今宋家家业扩大,财力、势力更不容人小觑。

    老爷子与原配夫人育有两子一女,宋振海、宋振山以及宋珍玉。

    大儿子宋振海膝下两个儿子宋江和宋城。二儿子宋振山则是一儿一女,宋剑桥以及宋新月,三女儿宋珍玉是两个女儿。

    老爷子原配走得早,当年年近五十的老爷子娶了个跟自己女儿年纪一般大的妻子进门,次年生了小女儿宋珍珠。

    而有趣的是,老爷子的小女儿宋珍珠比孙子宋江和宋城两兄弟年纪都小。

    宋家家宴儿孙齐聚,老爷子的常话是“家和万事兴”,宋家除开大小节日的聚餐之外,每周五的家宴也维持了数十年。

    宋城、宋剑桥到家,二太太赵晓敏正拉着大太太江蓉诉苦。

    “你可不知道,我见着我那外甥,我这心都疼死了。不是我和剑桥去,人还真就在网吧住下了。”

    二太太拍着胸口顺气,直为孩子不值。

    “大嫂,你说说看,养大孩子做什么啊?就为了那么个心狠的玩意,自己要死要活的,爹妈都不要了。钥匙我的剑桥也想那么不听话,我得哭死去。”

    大太太江蓉笑笑,宽慰了句:“别难过了,你那嫂子不是来云都把孩子接走了吗?接回襄城就没事了。”

    二太太拍着胸口,一口气堵在心头难受之极。

    “那毕竟是老赵家的孩子,我这当姑妈的看着都心疼,别说我哥、嫂子了。”

    大太太报以微笑,大太太出身名门,是从高门贵族中走出来的名媛,浑然天成的贵气和优雅甩了二太太一个襄城到云都的距离。

    “你那大外甥是在云都念书?”大太太忽然问了句。

    二太太点头:“是啊,硕士呢。当初放弃美国一所高校,选择云都读研。那孩子是个听话的,比小的省心多了。”

    二太太提到自己娘家的人,话就有些收不住。

    大太太好修养,二太太说她就听着,实在不感兴趣的话题,礼貌的转移话题,也不会给人强势难相处的印象。

    “那小媳妇也是可怜人,现在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做出一些反骨举动,也能理解。”

    大太太这话落,二太太脸色立马垮下去。

    “大嫂,话可不能这么说,就好比外头捡的只流浪猫,好吃好喝的喂养着,长大了自己能觅食了,哦,这时候就不认主人了。畜生尚且不能背叛主人,有情有义的人还比畜生都不如?”

    二太太这话刚落,宋城的声音响起。

    “妈,二婶。”

    大太太闻声,当下惊喜回望。

    “宋城回来了。”

    大太太说话间人已经站了起来,朝儿子迎去。

    二太太也落下话,起了身:“宋城今天回来这么早,公司都忙完了吧?”

    宋城点头:“是。”

    大太太已经来到儿子身边,顺手整理儿子的衣服,脸上带着慈母温和的笑容。

    宋城低声问:“今天休息得好吗?”

    大太太笑答:“午睡时睡了会儿,所以现在还精神。”

    大太太当年生宋城,在月子里落了病,身体这么多年来,全靠养。近年来大太太睡眠质量持续下降,大多时候整夜整夜合不拢眼。

    宋家上下为大太太这睡眠,可没少下功夫。

    就因为母亲身体常年不好,所以宋城和他大哥宋江至今还住在家里。

    “能睡着那就好。”宋城闻言放了心。

    宋剑桥那边拉着两小姑娘进来,老远就听到他高扬的声音:“大伯母,妈,我们来了。美娴、美妍,快跟奶奶打招呼。”

    宋剑桥拉着的,是宋江的两个女儿。

    宋江四年前发现妻子婚内出轨,离婚后两个女儿养在宋家。

    孩子这是刚放学由司机送回来,刚在院子里刚好撞上宋城和宋剑桥。

    冷冰冰的宋城两孩子都怕,相比起来宋剑桥更得孩子们的亲近和喜欢,所以宋剑桥在院子里跟孩子们闹了会儿才后一步进来。

    二太太看到自己儿子到了,眼神立马粘腻了上去。

    两小朋友跑去大太太跟前,一左一右缠着大太太,宋城识趣的让开位置。

    时间渐晚,宋家子孙辈们陆续到场,老爷子在小夫人常香如的搀扶下出现,一屋子宋家子孙齐齐打招呼。

    老爷子发话,让人进餐厅用饭。

    老爷子跟大儿子一家住在宋家别墅,二儿子和三女儿各自成家在外,距离宋家别墅也不远。

    小女儿宋珍珠虽然没有成家,但她嫌家里有孩子太吵,这两年已经搬出了宋家,住在外面,偶尔回来陪母亲住两天。

    饭桌上二太太还忍不住提起自己娘家的事儿,二太太娘家就是普通商人,在襄城虽然算是富豪之家,可赵家跟大太太的娘家完全不能相比。

    赵家两老都不在了,娘家只有个大哥。所以二太太是一心想把娘家大哥拉扯起来,但凡听着点儿好事,一准不忘哥嫂子。

    娘家出了个人才,二太太这也跟着脸上有光。

    不然,她这跟大太太差得也太多了,平时说话底气都不足。

    二太太一提刘家小媳妇的事儿,全桌人都看了过去。

    童养媳对高门贵族来说,算得上是新鲜事儿了,大家都挺感兴趣。

    宋珍珠惊讶的问:“现在居然还有这种事情,童养媳合法吗?”

    二太太对这脾气怪异的小姑子向来没好感,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姓“宋”的,回应的语气有些沉。

    “法律之外还有人情道德,这事儿原本就清清楚楚,一个无依无靠的乡下丫头,愿意让她进门已经是抬举她了,还傲?谁给她的权利?”

    宋珍珠喝了口鱼汤,觉得今天鱼汤无比鲜美,转向自己母亲夸了句鱼汤,就这么直接把二太太给过了

    二太太看着宋珍珠和小夫人,被无视的愤怒压在心底不敢发泄。

    宋剑桥笑了句:“是刘家出尔反尔,原本这件事两家是默认的,谁知道现在那丫头长大了,长了别的心眼儿,现在闹得两家不愉快。”

    饭桌上安静良久,大太太出声:“不论怎么样,两家多年的交情不应该因为这事闹得僵,那女孩子处理事情欠缺。”

    大太太的大儿子宋江听得糊涂,末了宋江问:“是剑桥表弟家的小媳妇?”

    宋家人多嘴杂,对二太太娘家事情不知道的,饭桌上提及,动听一句,西听一句,还真难听得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宋剑桥忙回答:“是我表弟家。”

    宋江不解了:“那童养媳没了父亲,怎么偏就成了你表弟家的人?她自己找上门求着人收留的?”

    童养媳这种生物,暗示旧社会才有的产物吧?

    宋剑桥忙摇头解释:“不是,刘家小媳妇她爸爸,当年是我老舅的同学。老同学死了,丢下老人小孩,我老舅也是出于心善,所以才接了这个任务。刘家的报答就是让小丫头长大嫁进老舅家,给老舅当儿媳妇。”

    宋剑桥停顿了下,反正他从母亲和老舅、舅妈口里,听到的信息就是这样。

    宋江沉默了下,没说话。

    表面听来,似乎赵家并没有错,远不到强迫的地步,当初双方自愿的,现在刘家单方反悔,这确实说不过去。

    宋剑桥话落,宝妹宋新月握着筷子,忽然说了句:“其实是小媳妇的爸爸救了老舅一家。”

    二太太听着女儿这话立马打断:“那都不相干,你老舅就是念及旧情,才做的那个好人。”

    宋新月咬着筷子,欲言又止。

    她妈很向着老舅家,不论事情对错,她妈眼里,老舅都没错。

    宋城这顿饭吃得索然无味,心情莫名差到极点,晚饭进行一半,人就借故离了饭桌。

    众人在的话题中反应过来,询问宋城去向。

    大太太这才替小儿子说了句:“去公司了。”

    宋剑桥忙说:“晚上还必须让二哥亲自跑一趟的,那一定是出了大事。”

    一听可能出了大事,饭桌上再没人说话,怕多说一句,惹来老爷子和董事长发飙。

    毕竟宋家这家业,如今是宋城撑起来了半边天。

    夜色整个笼罩下来,整座都市被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装饰着、没受黑夜半点影响。

    宋城车子往时代广场开去,车子停在茜茜公主对面商场大楼外的停车,自己走路过街,径直走向茜茜公主。

    在宋城到餐厅之前,元瑾已经进了店门。

    这个点儿上,餐厅已经下班,由于还没有正式营业,所以晚上并没有安排人值班。

    但小杰仍在店里,因为刘千舟还没走。

    元瑾悄无声息出现在走廊,小杰看到人时吓了好大一跳。

    以为自己眼花,揉了下自己眼睛后,这才确认来人。

    元瑾在小杰出声前先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紧跟着他抬眼看认真着色的刘千舟。

    小杰会意,当即跟着元瑾离开走廊。

    “你是宋先生身边的元助理吧?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小杰问。

    元瑾道:“宋公子让你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

    小杰诧异:“啊?老板……”

    “去吧。”元瑾面色略显严肃。

    小杰半信半疑,元瑾拨通了卓经理的电话,听到经理电话后,小杰这才把餐厅大门的钥匙交给元瑾。

    “小刘那边……”

    小杰还想说什么,元瑾却打断他:“我知道。”

    “哦。”小杰终于离开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