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二十二章:深夜,只为你而来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轻薄的月光从云层里泄露出来,轻轻薄薄的在地面铺了一层。

    宋城踩着月光,走过街道,到了茜茜公主这面的商业街区。

    他驻足,看着不远处亮着灯的餐厅,身下影子跟他人此刻散发的感觉一样,孤独。

    他眸色清冷,与这夜间的温度毫不相让。他的眼中,全世界只剩下那家西餐厅。

    不到九点,还是热闹的时候,所以不少行人从他身边经过。

    宋城看到元瑾从餐厅出来,随后他才提步往餐厅走去。

    茜茜公主只开了一扇玻璃门,门楣上是茜茜公主的英文字样,宋城在门口站了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足有两分钟,他终于抬步进了餐厅。

    餐厅内昏黄的暗橘色灯光并没有将诺大寂寞的餐厅烘托得温暖。

    宋城在餐厅里来回走动,蹭亮的皮鞋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走动,居然没发出明显的声音。

    良久后,宋城终于抬眼,手握成拳,眼底闪过坚定。

    他朝走廊走去,下午的黑白画面,此刻已经被鲜明的色彩代替,单色调画面被更生动、更鲜活的形象和画面氛围取而代之。

    宋城看了好大会儿已经完成的涂鸦,再看女孩子正精细描绘的另一面墙。

    这面墙是第二幅画,现在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看样子大家都小看她的本事了,她不仅手绘功底扎实,还速度惊人,并且画面的还原度极高。

    以这样的绘画基本功,就算以后成不了大家,假以时日,只要认真钻研也会取得不小的成就。

    宋城曾经在摆渡接触过几位画商,但那些只是利用画家盈利,本身跟艺术不沾边。

    所以刘千舟算是他接触过的人中,第一个画画的,在他面前执笔亲自作画的。

    宋城仰头,看着站在梯子上投入忘我的小女生,她个子不算高,身形清瘦,给人感觉温吞慢热,说话不紊不慢、不卑不亢。

    她上门索要回报时,他当时确实感觉分外恶心。

    可事后,居然会下意识为她找理由,想着兴许,她是有苦衷的。

    庆幸现实没让他失望,他愿意相信她是未经世事污染的小白花。

    “小杰,帮我拿下赭石色,三号红色旁边那罐。”

    刘千舟的声音,忽然轻飘飘的从上面飘下来,像片片羽毛,轻轻落在人的心上,无意间撩拔得人心痒痒。

    宋城目光幽暗,看着了她数秒,转向装满材料的推车。

    他目光快速在车里扫视,红色三号,旁边的类似土色的颜料罐子上写着“赭石”两个字,他伸手拿起,转身递给她。

    “给。”

    “谢谢。”

    她答谢的同时脸转向他,目光这眼下与他相撞,始料未及的她面露赫色,心底好像空了一拍,微愣片刻后才说话。

    “那个,可以帮我拧开一下盖子吗?”刘千舟问。

    宋城默不作声的照做,随后将颜料罐子举向她。

    刘千舟用刷子在罐子里挑了一笔,随后碾在左手拿的调色盘上,同时扭头看他。

    “谢谢,可以了。”

    宋城微愣片刻:“可以了?”

    “嗯。”刘千舟轻轻应声,耳朵莫名发烫,数秒后她看向他:“只要一点补色,可以放回去了。”

    宋城点头,这才拧好盖子放回推车。

    刘千舟用笔刷调试了几下颜色,握着笔,却无法集中精力。

    她站在梯子上一动不动,握着笔的手停在半空,宋城猜不到她在想什么,倒是耐心十足的等着。

    刘千舟忽然深吸了口气,将画笔扣在调色盘上,单手握着笔刷和调色盘,正面转向宋城。

    “宋老板,你有什么事吗?”

    她可不相信宋城那样的人,是会有闲心出来闲逛溜达的人,这个点儿上,不该是在娱乐场合应付各类老板、名人、政客?

    老实说她有点害怕见到宋城,毕竟她家要了他二十万。

    原本两个不在同一世界的人,莫名其妙再遇到,这令刘千舟心里格外不踏实。

    宋城双手往西裤兜里插,样子随意。

    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夜里的他,没有以往那么冷漠,面部刚毅的轮廓被暗黄色的灯光柔和了不少。

    “晚上吃东西没?”宋城不答反问。

    他眼神幽暗,脸色平静,语气淡漠,云淡风轻的样子与他极具霸气的强烈存在感形成巨大反差。

    刘千舟微微拧眉,看着他,点了下头:“吃了面包。”

    宋城没说话,刘千舟看着他,等了很久他也没再说话,刘千舟的皱皱眉。

    “你没话说了吗?”她搁这站着,挺累的好吗?

    宋城道:“你先忙你的,待会儿再说。”

    刘千舟微微歪了下头,不懂他什么意思。

    “你……要在这等我、画完?”她边问边指了下墙面。

    宋城点头,没说话,刘千舟却不懂了,心里那种忐忑又上来。

    揣着不安的心转向墙面,握画笔的手像被施了魔法一般,不再灵活。

    “我这还得一段时间,要不,你明天再来?”

    刘千舟话落才扭头看他,语气轻轻的,眼神带着闪躲的小心。

    对上他幽深的目光后,她补充了句:“我不会跑的,餐厅的壁画还没画完,这段时间只要我有时间都会过来。”

    “你先忙。”宋城淡然回应。

    刘千舟看着他,居然一时间找不到该说什么好。

    歪着头看了他好一会儿,机械式的转开脸。

    宋城看了好一会儿,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是想说打扰她了吧?

    他低声道:“你先忙。”

    刘千舟顿了下,转头,他人走了出去,她盯着他宽阔厚实的后背看,身影在过道消失,她才松了口气。

    刘千舟将这面墙的涂鸦收了尾,梯子移开,她在画面前驻足凝望,整体看了约莫两三分钟,随后又将梯子推进,再一次填补精修。

    涂鸦完成后,时针走向十二点。

    刘千舟解开身上的宽大围裙,脱下袖套,全部放进推车中,紧跟着进了卫生间洗手整理自己。

    男女卫生间共用洗手区,所以中间镜面宽大,稍退两步就能照出全身。墙面是黑色瓷砖,白色砖线,有种严肃的高档感觉。

    刘千舟在镜面前看了看自己,确认身上没蹭着颜料这才靠近盥洗台。

    她埋着头,手在水龙头的感应区晃了下,冰冷的水冲出来。

    刘千舟每次在集中精神作画之后,有一小段时间会放空脑袋。

    她洗了手,双手撑在盥洗台面,眼睛盯着盆面上的花纹发呆。

    宋城在她身后站着,眼神清冷幽深。

    空气静止了一般,宋城安静的看了她良久,往她身边走去。

    “在想什么?”他问。

    刘千舟吓了一跳,片刻后她抬眼,直直望着他。

    宋城垂眼,目光从他眼睛内流泻而出,与她对视。

    “哦。”

    刘千舟缓缓移开视线,埋了头。

    宋城盯着镜面看,她瓷白的小脸因为低垂的头所以只看到三分之二,但这个角度看她,她脸型却更加好看。掩盖住眼睛的一排睫毛密而长。

    “送你回学校?”宋城低声询问。

    刘千舟甩了下手,手上水已经晾干。

    “谢谢不用了,外面不远就是公车站。”

    礼貌道谢,同时从兜里掏出手机。

    “公交车已经没有了,这么晚,一个女孩子打车不安全,选择我送你吧。”宋城语气淡淡道。

    刘千舟闻言拧眉,看了他眼,手机屏幕亮起来。

    垂眼一看,惊愕出声:“都快十二点了!”

    刘千舟忽然脸色难看起来,皱着眉紧握手机。

    学校十二点关校门,可宿舍大门却是十一点就关了,这可怎么办?

    宋城掌心忽然落在刘千舟肩膀,刘千舟似受惊般抬眼,大眼里来不及退下的惊吓清晰可见。

    “谢谢,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吧。”她干笑了下。

    宋城拧眉:“怎么了?”

    刘千舟将他手推开,尴尬笑说:“学校已经关门了,我进不了宿舍。”

    好在明天周六,如果明天有课,她明天怎么赶得及?

    “准备去哪?”宋城问。

    宋城话少,言语简单,冰冷的话语生生将关心掩盖,方式更像公事,对话更像盘问,弄得姑娘稀里糊涂中又莫名担心。

    刘千舟摇头:“我就在店里呆着吧,明天就能回学校了。”

    她话落,又指指外面的墙面:“正好可以赶一赶时间。”

    宋城脸色骤冷:“不行。”

    刘千舟脸色一顿,笑意稍减,两秒后又勉强笑开:“我不会动这里的任何东西……”

    “跟我来。”宋城上前,握着她胳膊将人带出去。

    刘千舟练练推攘,甩开他的手站在一旁。

    “你想做什么?”

    宋城拧眉:“饿了,陪我吃宵夜。”

    刘千舟摇头,宋城上前两步,身躯直逼她跟前,刘千舟赶紧后退,拧着眉头看他。

    宋城语气冷下三分:“要我抱你走?”

    刘千舟眼睛瞪大,大大的问号打在眼前。

    宋城将她直视,随后大步走在前面。

    “跟上。”

    “喂!”

    刘千舟几度无语,怎么可以这样?

    她在原地站着,莫可奈何的看着他伟岸的背影,到底还是跟了上去。

    走出茜茜公主餐厅,冷空气瞬间侵袭全身四肢百骸,刘千舟当即一个哆嗦。

    “宋老板……”

    刘千舟喊了声,可人已经大步走在了前面。

    刘千舟原地干瞪眼,又着急。

    “宋老板,我没钥匙啊。”

    宋城终于转身,寂静的街边,挺拔伟岸的男人如磐石般站在那,悠远目光与她隔空相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