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二十三章:难不成你看上我了?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宋城道:“不用担心,不会出事。”

    刘千舟摇头,宋城面色略沉,刘千舟说:“还是你自己去吃吧,我不走了。”

    宋城道:“倘若真有劫匪打劫,就算你在里面,你能阻止?”

    刘千舟闻言,张口结舌好半天:“话是这么说,可是……”

    宋城脸子沉下去,耐心这瞬间全无:“紧着,过来!”

    宋城这人生来就严肃,这眼下黑脸冷意从他身上快速散发。就隔了这么老远,刘千舟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冰冷气息。

    “呃……”

    二十万在脑中眨眼闪过,她只得硬着头皮小跑过去。

    “我是担心出事,虽然这里治安不错,还有摄像监控,但谁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我是店里最后走的人,万一出了事情,搭上我这条命都不一定能赔几张椅子……”

    宋城长臂一伸,大掌一把握住她肩膀,稍稍一用力,她人被推着被迫往前走。

    “安静点,废话太多。”宋城低低出声。

    刘千舟扭头看他,他面呈黑色,就这样看起来,似乎心情是真不那么好。

    “你自己去吃吧,干嘛非拽上我呢?你是想借故请我吃东西吗?我不怎么饿,吃了两个大面包呢,热量足够了,真的谢谢你。”

    宋城忽然停下来,人在路边站着,垂眼,目光淡淡落在她脸上。

    刘千舟干咳了声,猜不到他忽然停下来是什么意思,只得仰头望他。

    宋城跟她对视两秒,电话拿在手上,靠耳边低低说了句:“车开过来。”

    刘千舟差异的歪了头,黑白分明的大眼里全是惊讶。

    宋城断了通话,手机塞回口袋,目光紧跟着淡淡落在她脸上。

    “想说什么?”他问。

    “呃……”

    一时话结,她摇头,“没、没什么。”

    她埋头,眼睛盯着脚面看。

    十月下旬的云都,已经迎来早秋的寒凉,特别是这深夜,气温降得厉害。

    刘千舟轻轻呼吸,仿佛能看到呼出的气息变成轻薄的雾气。

    她双脚冰凉,脚上踩的是双单里的帆布鞋,裤子是背带小脚裤,背带是从胸口前牵出,胸口有个大大的口袋,里面装着她的手机和易通卡。

    上衣是长袖白t,这样穿,白天刚好,可凉意肆起的眼下却有些扛不住。

    刘千舟咬紧牙忍着不打哆嗦,强壮淡定无所谓,暗地里却已经深呼吸了好几次。

    两人在路边站着,宋城的站姿就跟他本人一样,刻板。伟岸英挺的站姿就跟在接受长辈训话一般,再看他脸色,得,依旧不妙。

    路面两人的影子因为灯光原因而贴得有些近,她往旁边移。

    她一动,宋城侧目,淡淡目光落在她脸上。

    刘千舟立马冲他干笑两声,随后跳下仅十公分的街沿,在路边转身自己踩自己的影子玩。

    腿脚凉得有些木,她在原地的跳动,换着小碎步在踩。

    宋城不解问:“你做什么?”

    刘千舟扬起脸,刚巧她仰脸的角度,整张脸被黄色光晕的灯光铺了淡淡一层,灯光下,她眼神闪闪发亮,像被圣水洗涤过的明珠一样。

    她白生生的小脸一顿,一笑,好像万物复苏的瞬间,他听到生命在怒放。

    他将她直视,有些看直了眼。

    她说:“我有点冷。”

    她眉眼弯弯笑,整张脸被这夜色下的灯光赋予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宋城停顿数秒,手刚抚在西装外套的纽扣处,一辆车从街头转过来,车灯照射老远,灯光照亮晃过两人,打破了先前那一刻的美好。

    刘千舟转头看过去,宋城在同时提着她肩膀将她提上街道。

    车子片刻功夫便停在两人身边,刘千舟下意识抬眼看宋城,宋城站着,神色依旧。

    她转脸,车上驾驶座的人下车。

    刘千舟见过的,叫元瑾的男人。

    元瑾快步绕过车前方,叫了声“先生”后,拉开副驾驶:“刘小姐请上车。”

    刘千舟微微撑大了眸,站着没动。

    宋城摆手:“去吧。”

    刘千舟闻言立马转头看他,与此同时元瑾点头应声:“是,先生。”

    刘千舟赫然,她以为宋城在跟她说话来着,原来是对元瑾说的。

    元瑾快步离开,宋城抬了臂膀,带了一把刘千舟,“你经常发呆。”

    不是询问,是肯定句。

    刘千舟被宋城推上车,在他坐上驾驶座后才否认:“没有啊,我很少发呆。”

    宋城语气淡淡的,把着方向盘稳稳开着车前进。

    刘千舟眉头轻皱,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街道,小声说:“这个点儿了,哪里还有宵夜吃?”

    “嗯。”宋城低声回应。

    刘千舟忙转头看他,“那你要去哪里?”

    宋城这才转头看她,对上她略带质疑的目光后说,“有的。”

    “可……”

    刘千舟深吸了口气,好吧,都已经上他车了,纠结这么多有什么用。

    “你开吧,只要你不会兽性大发把我卖了就行。”她小声嘀咕,双手手指互搅。

    宋城闻言浓眉紧拧,脸上表情更加冰冷。

    刘千舟觉察出车里气氛诡异,干咳了声往车门边靠。

    “那什么,我开玩笑的,呵呵……”

    干笑声将气氛弄得更加尴尬,刘千舟转向车窗外吐了下舌头。

    宋城却在这会儿才回应她:“就算我兽性大发,你又拒绝得了?”

    刘千舟被宋城这话给吓着了,立马转头看他,眼珠子这瞬间瞪了老大。

    宋城没给她正眼,淡淡出声:“别多想,我不会。”

    刘千舟低垂的眼珠子溜转一瞬,“哦。”

    交握的双手攥紧,手指都泛了白。

    车内静谧得诡异,刘千舟不停往车窗外看。

    车子一路往城外开,刘千舟忽然警觉:“你要出城吗?”

    先奸后杀,曝尸荒野?

    她强作冷静的转头,眼睛瞪得有些大。

    宋城把着方向盘,车子稳稳前进。

    “很近。”他说,依旧没给她正脸。

    刘千舟皱紧眉头,眼里闪过不信任。

    “你……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刘千舟忍不住终于问出声来。

    宋城在数秒后转头,眸色带疑问她,“你指什么?”

    “那个,二十万,你不会是想要回去了吧?”刘千舟小心问了句。

    宋城盯着前方,车子开得小心。听到她那话时眉峰下意识往上推了下,因为他第一时间居然想不到什么二十万。

    但直觉告诉他,她想多了。

    “没有的事。”他回答得模糊。

    刘千舟忙正色起来,追问:“真的?”

    宋城向来不回答这类没营养的问题。

    刘千舟没等到他的保证,自己又接话:“可是,你为什么来找我?你除了要我家迁坟之外,没有别的事。”

    “是吗?”宋城应得敷衍。

    刘千舟身体转向他:“我们之间除了二十万的交易外,还有什么关系吗?你这样的人,不是因为有事找我,难不成是看上我了?”

    砰!

    一言击中,宋城心脏这瞬间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

    一瞬间呼吸灼热,像被人毫无预兆的踢爆了半遮半掩的秘密。

    耳后发热,热汗在后背狂飙,被窥探心底秘密的滋味在尴尬、薄怒、倨傲的内心中慢慢滋长扩大,这感觉压得他很不好受。

    约莫五分钟后,车子开进一家别院。

    “到了。”他说。

    车子停在院墙外,宋城下车,刘千舟也跟着下了车。

    她抬眼打量这里,红墙绿瓦,有种深宅墙苑的既视感。

    宋城在前方等她,刘千舟左右张望,随后快步跟上他。

    大门外两座象征权利和地位的石狮子霸气威武的守在左右,大门上方的牌匾上龙飞凤舞写着“水月洞天”四个大字,牌匾下方紧跟着有“高级会所”的字样。牌匾左右,挂着一排红灯笼,搭配这古风建筑,莫名将这远郊深夜衬得妖冶鬼魅。

    宋城站在院门外等,片刻后转头看她。

    不停张望的刘千舟接收到他的视线后,立马站直了身,干咳了声说:“里面有人吗?”

    也不叫门,谁知道你大爷的这个点儿会来?

    刘千舟这话刚落,就听得里头传出开门的声音来。

    刘千舟撑了撑眉,还真有人。

    开门出来的人一身干净笔挺的正装出现在门口,四十五度鞠躬请宋城和刘千舟进门。

    宋城提步就走,刘千舟赶忙跟上去。

    院里很宽敞,叠山理水、玉石雕像等小景做得极为别致。

    院中有一处双龙戏珠的水景,珠子发出淡黄色的亮光,走近了颜色忽然转成青绿色,刘千舟这当下目光被吸引了去。

    她站在池子前细看,池子不大,应该只是为池中那些石雕而成,双龙口中吐出两条细水线,两条纤细水柱在空中交汇,水下落刚巧铺发光的明珠上。有趣的是,不仅珠子会发光,就连石雕的龙身也罩了层淡淡的荧光。

    再看水面,星星点点像把宇宙银河装载在里面一样,壮阔无边。

    “刘千舟。”

    宋城声音传来,刘千舟抬眼,他在不远处立着,高大身躯即便隔了这么远都能清晰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压迫感。

    “来了。”

    她赶紧朝他走去,边走边说:“你有看到吗?那水里面好像银河一样。”

    宋城眸光淡淡,并没给回应,倒是给领路的中年大叔接了她的话。

    “小姐,那是银河投影。”

    “投影?用投影仪投在水面的?”她惊讶的问。

    中年大叔点头:“是的,微型投影仪装在龙眼睛里面。”

    “哦,怪不得呢。”难怪她没看到。

    宋城回头,声音压低:“看路,有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