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二十五章:实情,一言不合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今天有什么安排吗?我们去看电影?最近有几部评价还不错的电影在上映……”

    刘千舟忙打断他说:“我接了一个涂鸦的工作,给一个西餐厅在墙面画画,餐厅下个月就开始营业,时间很紧张。”

    赵经年闻言笑了下:“那……好吧。”

    刘千舟笑了笑,道了声“有空再看电影”后埋头回宿舍大楼。

    金陈郸在大门边等她,满脸坏笑。

    “千舟,谁啊?”

    刘千舟回头看了眼还原地站着的赵经年,低低解释:“我大哥。”

    金陈郸笑容一顿:“啊?你哥哥啊?好吧。”

    看了眼刘千舟手上的零食袋子,原来刘千舟经常带回宿舍的零食是她哥哥给买的。

    “怪不得对你这么好。”

    两人回宿舍,刘千舟整理好自己的事,准备去茜茜公主。

    金陈郸没什么事做,见刘千舟要出门忙问:“你要出去?逛街吗,我们一起吧?”

    刘千舟摇头:“兼职。”

    金陈郸心动了一下:“什么兼职啊?在哪里的?”

    “时代广场那边,画画。”刘千舟老实回答。

    “画画啊,我陪你去吧,刚好我没事做,我去时代城那边逛街,顺便看电影,然后等你。”金陈郸笑说。

    宿舍四个女生,就金陈郸性格开朗些,平时大家都在的时候,也是她带的话题。

    刘千舟笑着点头:“好。”

    “那你等等我,我很快就好。”

    金陈郸赶紧换衣服收拾自己,刘千舟站在门边等,看时间都快十点了,今天这大半上午就这么过去了,有点心急。

    可金陈郸那边收拾好了又开始化妆,刘千舟心里又急了三分。

    “陈郸,我有点赶时间,要不你等下去找我?”

    金陈郸在拉眼线,一时间没回应,眼线笔移开眼睛后才说:“等等啊,马上就好了,很快的。”

    金陈郸话落又接了句:“你别催我,你看你一催,我这就画坏了,还得擦了重来。”

    刘千舟、卒!

    十来分钟后,金陈郸可算结束了涂涂抹抹,将她那张脸收拾完毕。

    走出门时往贴在墙面的镜子前照了照,对自己的形象非常满意。

    她穿着白色帆布鞋出门,边走边说:“千舟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换双高跟鞋来穿穿?这布鞋太土了,跟我气质和形象有点不搭。”

    刘千舟锁门,“很适合学生穿。”

    金陈郸摇头:“我今天去买双高跟鞋穿,经常穿就习惯了。千舟,你也买双吧,穿上高跟鞋气质才出得来。”

    班上其他女生早就穿高跟鞋了,就她们宿舍个个出门脚上登的还是平底鞋。

    “我穿不了,不习惯。”刘千舟忙拒绝,“再说我还得工作,哪有时间去买。”

    “这样,我买的时候,帮你看看,好吧?”

    “不用了,我衣服都不用高跟鞋配。”刘千舟依旧拒绝。

    “好吧,到时候再说。”片刻后金陈郸再说:“但是,不论什么衣服,穿上高跟鞋,档次立马不一样了,你真不试试吗?我们隔壁宿舍的刘潇雨,你看到没?那鞋跟儿简直能当凶器,我真是太佩服她了。”

    金陈郸不停游说刘千舟,刘千舟听着有些不耐烦。

    “你想买就买,你自己喜欢不用拉着别人为你壮胆啊,班上穿高跟鞋的也有,不是你一个,所以你不用拖着我也买。”

    刘千舟脾气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忍着心里的不痛快不说那不是她的个性。

    金陈郸的想法她很清楚,毕竟她们宿舍还没人开始穿高跟鞋,是怕自己一个人买了,上下课宿舍人都一道儿走,旁人一看就能看到,只有她一人穿高跟鞋的话,会被人说叨。即便没人说叨,也有点心虚。

    金陈郸还就是这么想的,可这话被刘千舟直说出来,脸子往哪儿搁?

    “千舟,你不买就算了,至于这么想别人吗?”

    刘千舟不说话,两人往校外走。

    今天周六,要出去的学生不少,所以还没发车的公交车前早已经围了大批学生。

    金陈郸看着公车前拥堵的人,哀怨出声:“怎么这么多人啊?唉,早知道早点儿出门了。”

    刘千舟站在人群后,也有些发愁。

    这种情况下,座位是不可能有了,就怕被人挤得够呛。

    金陈郸说:“千舟,待会儿车门打开的时候,我挡着人,你挤上去枪位置,好吧?”

    刘千舟看着前面围的一群人,迟疑的说:“这怎么抢得到?这么多人呢,我们哪挤得进去?”

    “可去时代城很远,难道我们要站过去?”

    刘千舟转头看她,脱口而出:“那不然你打出租车?”

    金陈郸脸色一顿,“为什么要打车?打车……打车也没那么好啊。”

    刘千舟微笑以对,不说话。

    她心直口快,有一说一,唇舌间极少让人。

    而金陈郸虽然开朗热情,但虚荣心强,一点不对就炸毛,刘千舟早就发现她跟金陈郸不对盘。

    两人半小时后到了时代广场,公车上虽然够挤够恼火,但下车后所有烦闷情绪一扫而空。

    刘千舟对金陈郸说:“我去工作了,你要是逛得累了,找不到休息的地方就来我工作的地方休息下吧。餐厅还没开业,有很多位置可以坐。”

    金陈郸点头同意:“好,中午我给你打电话。”

    分开前刘千舟给金陈郸指方向,告诉她她工作的点名以及具体位置,说得很详细。

    “好好好,行了,你去吧,中午打电话啊。”

    刘千舟到茜茜公主时,小杰人已经来了。

    见到她时眼睛一亮,赶紧迎接上去。

    “小刘你来了,对了你昨晚什么时候走的?我今天一来,居然发现过道的两面墙你都完成了,你真是太厉害太有效率了。”

    刘千舟笑了下,小杰那边拿着手机把照片给她看。

    “我拍了下来,发给卓经理看,你看,他夸你呢。”小杰把对话翻出来,脸上笑容真诚。

    刘千舟挠了下头,“呵呵”傻乐。

    小杰收了手机:“对了,我在调试奶茶,你有空尝尝吗?”

    刘千舟很意外:“为什么要调试奶茶?开业后你会在厨房做事吗?”

    “我想跟甜品师傅学做甜品,在餐厅做两年,攒足经验和钱后,自己开个烘焙屋。”

    小杰说着自己的职业规划,眼底一片向往和憧憬。

    刘千舟看到他眼底燃起的火焰,忽然被感动。

    “你会成功的。”她由衷的说。

    宋剑桥看过刘千舟的成品后,表示需要将画窜起来,整个餐厅里的画无缝衔接。

    这就意味着刘千舟的工作量增加了两倍有多,在画面衔接上,还得修改细节,所以刘千舟画了一小时将后面的话做了改动,原本独立成幅的画面由故事串联起来,完成后趣味性更浓。

    午餐刘千舟在店里吃的,小杰给她做了意大利面。

    因为还没开业,所以餐厅食材不多,基本上守店的人每天吃的都是意面。

    午餐刚结束,金陈郸找来了,拧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店门。

    小杰不知道情况赶紧上前说:“小姐,我们店还没正式营业,请你在营业后再来。”

    金陈郸看了眼眉清目秀的服务生,顺手把手上东西放一旁卡座上。

    “不是,我是来找朋友的,她在你们这画画,她叫刘千舟。”

    小杰当即笑开来:“原来是小刘的朋友啊,她在呢。”

    这说话间刘千舟已经出来了,“陈郸。”

    金陈郸看过去,开口就抱怨:“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我电话都打爆了,还好我记得‘茜茜公主’这名字,不然我真找不到你。”

    刘千舟闻言很是抱歉:“啊?诶,我忘了开声音了,对不起啊,你吃饭没?”

    “还没呢,不知道你有没有吃饭,所以买了两个三明治。”

    金陈郸说着翻开放在卡座上的包,拿出单独装的面包出来。

    “我吃过了,两个你都吃了吧,我请你喝奶茶。”刘千舟认真说。

    小杰笑起来,“那,你们俩聊,我去给你们一人做杯奶茶。”

    金陈郸看看小杰,又看看刘千舟,打量的目光是非要从他俩身上挖出点儿什么来一般。

    小杰转进里厨房里面,金陈郸凑近刘千舟问:“餐厅不是还没开业吗?”

    “对,新鲜的瓜果蔬菜、肉制品等没有,但别的可以存放的食材有。他在调试奶茶,有几款奶茶已经定下来了,开业后会放在菜单上售卖的,所以口感很不错,我们现在喝是得了大便宜。”

    刘千舟笑起来眉眼亮晶晶的,确实是捡了大便宜后的开怀。

    “要钱吗?”金陈郸关心问。

    刘千舟点头:“要一点,成本费嘛。”

    “那也贵吧?西餐厅的东西……”

    “一杯两块钱。”刘千舟笑,得意的看着的金陈郸。

    金陈郸眼神一亮:“那还行。”

    刘千舟扬扬手上的调色盘:“你先吃东西吧,我去画画了,时间很紧张。”

    “我看看你画的去。”金陈郸跟在刘千舟身后。

    她整个餐厅转了一圈,然后在刘千舟身边站着。

    “千舟啊,你要画多少?”

    “这餐厅内部都要画上,电影延伸的画面,现在又穿成了故事,无缝衔接。”刘千舟说。

    “你来得及吗?”

    刘千舟没答话,金陈郸翻看着她放在推车上的底稿,“这是你的原创吗?画风挺好的,对了,多少钱一天啊?”

    “嗯,原创。”

    刘千舟含糊回应,对多少钱一天的问题,她可以回避不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