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二十七章:雪中送炭,深夜送关怀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大太太为人从态度到话语都极为和善,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贵妇人的气息,那股浑然天成的气质逼得旁人无处遁形。

    “你大哥家是从襄城搬来云都了吧?”大太太笑问。

    这话是刚问过梁秋云的,可梁秋云脑子里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愣是没给回应。

    二太忙接话:“是啊大嫂,为了更好的为集团做事,我大哥是举家来了云都,算是为集团献身了。”

    大太太微笑以对:“大哥年纪跟我先生差不多吧?这个年纪愿意带着一家老小来云都,确实需要勇气。”

    “我大哥跟我家那位差不多年纪,我这嫂子跟我同龄。我哥嫂子为了集团,确实下了狠心,我那小外甥还在襄城上念书来着。”二太赶紧跟话。

    大太太听得梁秋云居然跟二太同龄时,眼底闪过惊讶。

    赵家虽比不得宋家,可也不至于让女人吃了苦头去。

    然而这梁秋云,看样貌却比她还年纪大,要知道大太太可比二太年岁上长了整整十岁啊。

    说梁秋云跟大太太自己差不多年纪,那都是抬举,从气质、皮肤状况来看,梁秋云怕是比自己还显老。

    大太太客气应了句:“这份儿敬业的心现在少有了,真正为集团着想的员工,集团都不会亏待的。“

    二太忙说:“是啊大嫂,我就让我哥嫂子放宽心,只要一心做事,集团哪能不照顾自家人?提拔也是先指着自家人。大嫂,您说是吧?”

    大太太就料到二太打的什么主意,当即岔开话。

    “集团将每一位应聘在职的员工都是自家人,提拔机会人人平等,只要做得好,大家都有机会。”

    大太太话落看向梁秋云:“所以你们放宽心,有实力集团都看得到的。”

    二太一句话噎在喉咙底下,她这是上门讨个好,没想到江蓉还真就这么给回了。

    机会平等,有那实力往上爬,还用上门找你?

    二太心底气不过,面上却不敢有什么表露。

    “珍玉老公以前还是教书的,一进集团,就坐到主任的位置。我大哥可是在襄城分部为集团尽心尽力做了十年,没用功劳也有苦力。在襄城,他好歹也经理位置,现在来云都,却只是一个小主管。难不成我大哥比珍玉老公还差?”

    梁秋云就此刻听小姑子提自己老公名字,也只是看着,依旧没反应过来要说什么。

    大太太看向二太:“小敏这话说得过了,集团提拔谁,把谁放在哪个位置,都是综合评定的。你家大哥若真有能力,不怕提升不了。”

    二太脸色岔岔的,但人都不笨,这事儿上再往下说,怕是得置气。

    “之前说那孩子的事,解决了吧?”大太太岔开话题问。

    二太勉强笑笑,“勉强算解决了吧,那丫头不知好歹,我赵家的门也不是那么好进的。她推推嚷嚷,索性我赵家就不理了,我两个外甥样貌好,有学识有能力又有家庭,这事儿闹开,谁吃亏还说不定呢。”

    梁秋云终于找回了点神,“是啊,那种小门小户养大的女孩子,眼皮子浅,真要进了我家门,那才是不幸。”

    大太太微微挑眉,“这样啊,事情解决了就好。”

    二太和梁秋云在宋家别墅用过午饭才走的,离开别墅,梁秋云上了二太的车。

    二太交代司机:“先把我嫂子送回去。”

    前面司机应了声,车子开动。

    梁秋云还在回想宋家的一切,不论看到的、听到的,都大开眼界。

    “小敏啊,大太太多少岁了?看样貌比你还年轻。”梁秋云忽然说道。

    梁秋云这话瞬间令二太炸毛了,“嫂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梁秋云被小姑子这忽然爆发的脾气弄懵了一瞬,紧跟着脸色也拉了下来。

    “我怎么说话了?我说你什么了?”梁秋云觉得小姑子这是脑子有问题,忽然间冲她发的什么火?

    二太没好气的看向车窗外,换个人坐在身边,一准把人踹下车。

    一心把大哥家往云都拉,娘家大哥地位稳了,她在宋家也长脸。

    可现在二太觉得自己是好心没好报,她时刻想着大哥,帮衬着娘家,可她嫂子那脑子简直就是养金鱼用的。

    这刚来云都就出现了矛盾,往后日子长了,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儿来。

    梁秋云到家了还没想通小姑子发的火,冷哼了声:“气性这么大,对着老公孩子使,早晚被扫地出门。”

    丈夫开门回来,梁秋云问了句:“小姑那大嫂多大年纪?”

    丈夫赵小平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哪个大嫂?

    梁秋云拉着脸说:“就是宋家那位大太太,一看就跟古时候宫里头的娘娘似地那位。”

    赵小平拧眉,大致想了想:“比董事长小个一两岁的样子吧,一岁或是两岁。”

    “那是多大的年纪?”

    赵小平脸色沉下去:“我说你成天研究那些玩意做什么?有时间就跟小敏去交际场合走动走动,不为我,也为经年、经时。”

    梁秋云赶紧收了话:“好好好,我一定好好给经年、经时把关,给挑个样貌、学识、家境都上层的媳妇回来,成了吧?”

    梁秋云这话出来,心里还在算宋家大太太今年几岁了。

    她隐约记得董事长五十寿宴时也就是年前的事儿吧,所以……

    梁秋云吃了一惊,那大太太岂不是也有个五十六七了?

    “真不敢想。”梁秋云嘀咕了句,这都是人,怎么差距就那么大?

    刘千舟经历过一次,这后来就长记性了,十一点前就收工,搭最后一班公车回学校。

    这几天都没忘记时间,但今天又错过时间了,集中极力做事,时间就跟小偷似地走得悄无声息,过十一点了她还一点没察觉。

    “小刘,小刘。”小杰在她身后喊。

    刘千舟回头看他:“什么事?”

    她一脸茫然,浑然不知时间没等她早走了。

    小杰说:“小刘,现在都过十一点了,你怎么回去?”

    刘千舟愣住,“啊?”

    转瞬间慌张的看看还没完成的工作,心焦当下。

    “我得明天才能过来了。”

    片刻后,她慌乱的收拾眼前的东西,刚调好的颜色还安静的躺在调色盘上,看了眼,可惜又心痛,在继续画和马上走的矛盾中纠结。

    看她还在犹豫,小杰又说:“你不是说你们学校会关校门吗?再不走,进不去校门了该。”

    刘千舟瞬间清醒过来:“是啊,那我还是明天再过来吧。”

    刘千舟将画具往推车里放,扯下塑料围裙,然后往洗手间去。

    三两分钟后她从洗手间出来,没想到宋家兄弟都来了。

    看到出现在店里的几位身量不低的男人,刘千舟下意识停了脚步。

    傻了一秒,随后又走过去,但与人保持着该有的距离。

    “宋老板。”她低低打了声招呼。

    在她出声前,宋剑桥先看到她,问了句:“还没走啊?”

    紧跟着有又笑:“你这宋老板是叫我还是我二哥呢?”

    刘千舟没回答,只是看着他。

    宋剑桥笑得略显尴尬,“那什么,你来回店里不方便,所以卓经理给你申请了间宿舍,就在后面的小区,离这也就五分钟路程,你要是不嫌弃,在工作这期间,就住那吧,省得你每天这么晚回去,不安全。”

    刘千舟意外抬眼,“要……要钱吗?”

    “不用,你能住几天啊?”宋剑桥反问。

    “哦,好,谢谢。”刘千舟忙感谢。

    “答应了?”宋剑桥问。

    刘千舟不解的朝他看过去,“是还需要走什么程序吗?填申请表格之类的?”

    宋剑桥摆手:“那倒不用。”

    “我今天就可以去住吗?职工宿舍小杰知道哪里吧?”刘千舟问。

    小杰赶紧说:“我知道,我就住那边。”

    宋剑桥道:“今天就可以去,宿舍那边已经收拾好了。”

    “哦,好,谢谢你。”刘千舟脸上挂着笑。

    “我话还没说完,”宋剑桥说:“我是特地过来告诉你的。”

    刘千舟这瞬间眼睛撑了溜圆,“是,我说谢谢啊。”

    宋剑桥抬手,食指指腹蹭了下鼻翼,“那行吧,你该休息休息,该工作工作,有事儿打电话。”

    刘千舟直挺挺的站在一旁,大概是等他离开吧。

    宋剑桥撤开的眼神又落在她身上:“你有我电话吗?”

    刘千舟摇头。

    宋剑桥朝她伸手,刘千舟眼珠子又瞪大。

    “手机拿来。”宋剑桥凶了句。

    刘千舟皱眉,一边掏手机一边嘀咕:“干嘛凶人啊?”

    滑开手机,水媚大眼看他:“你说咯。”

    宋剑桥岔岔收回手,随后语气不善的报了一串数字,紧跟着斜了她眼儿:“记下了?”

    “嗯。”刘千舟点头。

    宋剑桥站了站,忽然找不到话题,只得说:“那什么,那我就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听说你很拼命。我就来告诉你一声,别那么拼,大不了开业时间往后推一个月,你尽管慢慢来。”

    “嗯?”刘千舟听得奇怪,“开业时间也能随便更改?”

    宋剑桥这当下才知道自己口无遮拦乱说了话,当即掩饰知道:“我就那么一说,你还真当我为了你,把开业时间往后延啊?”

    “哦,我会完成的。”刘千舟微笑着保证。

    宋剑桥是比较好说话的老板,虽然偶尔语气冲了些,但对她还是很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