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二十九章:宋城表白心意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刘千舟耸肩:“哦……”

    小杰笑问:“你想找兼职吗?”

    “是啊,得在课余时间找事情做,我家里条件不是那么好,只有奶奶,我不想她为我的生活焦心,我可以自食其力。”刘千舟坦白说道。

    小杰忽然间看刘千舟的眼神沉重了,“以后会慢慢变好的。”

    刘千舟点点头:“是啊,以后会慢慢变好的。”

    “嗯,兼职的事情我会帮你问问经理。”

    “好,谢谢你。”

    刘千舟送小杰离开,返回来再看她暂住的房间。

    屋子不大,五到六个平米,里面左右靠墙各放了一张床,另一面墙夹在两张床之间放了木质衣柜。

    靠门左边的床收拾了出来,铺上了整齐崭新的床上用品,而右边的床则还只是个床架子。所以这间屋子,除了她还没人进来住。

    刘千舟洗漱后就躺床上休息,原本在合计明天什么时候回学校拿衣服和毛巾来着,却莫名其妙想起宋城来。

    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些什么后,刘千舟忽然用力捶了下自己脑袋。

    “胡思乱想什么呢!”

    刚睡得迷迷糊糊的,手机震动了。

    刘千舟手从被子里伸出来,被子面上探了几下,找到了手机。

    “你好。”

    “睡没有,下楼,有事。”

    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刘千舟忽地睁开眼。

    谁!

    她没回应,电话安静得让她误以为刚出现的是幻觉。

    趴在被窝里,撑着上半身,拢了一把头发,盯着手机屏幕看。

    未知号码,谁啊?

    “还没下楼?”对方低沉的声音又传出来。

    刘千舟眼皮子挑了下:“宋老板?”

    她还在蒙圈中,对方声音再传来,“下来吧,我在宿舍门口。”

    刘千舟整个人从被窝里爬起来,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看外面漆黑的夜,再环视夜色中的小屋子。

    “你在哪个宿舍门口?”刘千舟反问。

    “楼下。”

    刘千舟歪了下头:“我不在学校,我在……”

    “我知道,所以,下来吧。”

    对方耐着心跟她磨,语气依旧低沉听不出半分情绪。

    刘千舟捏着手机,沉默片刻后,还是穿上衣服下楼了。

    她没开灯,不知道在怕什么,一路摸索着下楼,过程中就连楼道的声控灯都没亮。

    她站在到一楼的楼梯转角处,看着倚靠在大门处的挺拔男人。

    看去的那一眼,心脏像被电打了一下,脑子都空了一秒。

    夜色很暗,暗到她仅仅只能看到大概的人形轮廓。

    但从身高和身量,她依旧能肯定那就是宋城。

    暂时不去想他之前在店里装作陌生人、正眼都没看她,此刻却又忽然找来是为什么,确认是他后,放轻步子下楼。

    宋城鬼使神差的找过她一次,再来找她,似乎泰然自若很多。

    听得声响,他抬眼,幽暗的眸子在黑夜中依旧有凌厉森冷的威力,穿透黑暗,落在她身上。

    她从黑暗中走来,走到他跟前。

    她问:“你怎么来了?”

    白生生的小脸仰面对他,湛亮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夜色很暗,所以她的白玉般的脸在这夜色中格外清晰。

    “来看看你。”

    不带冷漠的声音,也能听出几分温和。

    刘千舟闻言一惊,眼底闪过几分愕然。

    “什么意思?”

    宋城刻板回答:“字面意思。”

    刘千舟皱眉,想了想,又觉得没可能,索性直说:“宋老板看上我的才华,还是看上我的人了?”

    宋城挑眉,没料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

    本以为她是个温吞的性格,就算猜到他的心意也会出于害羞而不说出来。

    “你希望我是对你人感兴趣,还是对你的才华?”他不答反问。

    刘千舟摇头:“都不希望。”

    宋城脸色在这当下略显难堪,眸光越发显得深不可测

    “原因?”宋城冷声而出。

    刘千舟深吸了口气,坦白说:“原因就是,志不同道不合,你的感兴趣,对我而言,算什么?”

    宋城拧眉,“谨言慎行,别口出狂言。”

    刘千舟语气淡淡,“人不轻狂枉少年,就算以后会后悔今天得罪了你,我还是不会对你唯唯诺诺。因为我还年轻,我今后的人生足够为我今天年轻的莽撞买单。”

    宋城被刘千舟堵得一时间找不到话说,良久才冷声道:“你的任性,是一种很不成熟的行为。”

    刘千舟耸肩:“那又怎么样,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人生买单,我自己都不担心,你担心那么多做什么?”

    宋城听得心头添堵,面色冷硬,眸光幽暗中透着森森凉意。

    照他的身份和做事风格,一言不合掉头就走,可眼下却迈不动脚步。

    想想她年纪还小,宋城压下不悦的情绪再道:“只要我点头,你想要什么都能一夜之间就拥有,名利、财富甚至身份,你想好了?”

    刘千舟脸色拉了下去:“我怎么忽然瞧不上你了呢?是不是你们有钱人都以为人的所有价值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宋城浓眉紧皱,被这丫头的话给刺儿了。

    刘千舟话落很快又反问:“你知道‘人性’吗?”

    宋城眸色森冷,面色沉重,看她的目光沉甸甸的,久久不答话。

    刘千舟耸肩:“算了,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人性。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不是指身份和财富差距,我是指这个。”

    她指着自己脑子,轻轻敲了敲。

    “价值观、世界观,这里面的东西如果南辕北辙,仅仅只是感兴趣,我们可能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

    做朋友最起码价值观得一致吧,不一致也不能相差太多吧?

    宋城面色不悦,刘千舟安静站着,气质淡然,话说话整个人又跟记忆中一样,乖乖的,温温吞吞一副很好欺负的小白兔样儿。

    良久,他缓缓出声:“今晚唐突了,回去吧。”

    话落他转身,径直上了停在弄堂里不远处的一辆车上。

    刘千舟陈郸咂舌,那辆车,是在她和小杰回来时,就已经停在那的。

    所以,宋城并没有和宋剑桥离开,而是先过来这边等她?

    可他并没有提起这茬儿,刘千舟皱皱眉,什么都不想,转身上楼。

    刘千舟的话,确实令宋城添堵了,但上头的怒气下去后,又开始重新审视起自己的做法与想法。

    刘千舟上楼后,依旧没开灯,开了手机照明往窗台边走,撩开窗帘往楼下看。

    宋城还没走,刘千舟斜靠着墙。

    宋城今晚的出现,让她确认了她之前胡思乱想的事情。

    得了宋城的青睐,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宋氏集团是她能高攀的么?再者,宋城那样的身份,他会把心放在她身上几天?

    富家少爷生性风流,四处留情,她要把宋城的话当真了,以后哭的地儿都找不到。

    想通后,回房睡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全往脑后抛。

    刘千舟在茜茜公主的涂鸦工作顺利结束,画完当天是三号,工作收了尾,没用完的颜料以及洗干净的画具全部整齐的排列在推车中。

    小杰今天休假,在店里的是个与刘千舟年纪相差不大的小姑娘。

    刘千舟把剩下的东西写在清单上,随后交给守店的女生,交代了些话,提着包回了学校。

    宿舍人今天都在,难得在周末宿舍人聚得这么齐。

    推开门,金陈郸刚好从卫生间出来。

    “咦,千舟你回来了。”

    话落瞧见她手上提的小行李袋,又问:“茜茜公主的涂鸦画完了?”

    全宿舍都知道刘千舟这大半个月都在茜茜公主画画,原本听了金陈郸说起,这段时间除了上课时间,其他时间连个人影子都难瞧见,人背后都猜测是不是除了兼职,还在外面交男朋友了。金陈郸当初说的时候,特地提到那个叫小杰的白净服务生呢。

    茜茜公主在时代城,所以宿舍几个课下后都往那边去,想看个究竟。

    一去才了解,人家是正儿八经在画画,并且时间紧张得连饭都吃不上。

    就这事儿后,宿舍其他俩人对金陈郸也有了些看法。

    兼职就是兼职,怎么非把事儿说得变了个味儿呢。

    “画完了。”刘千舟笑了下,轻声回答。

    提着包进宿舍,包往自己椅子上一放,紧跟着躺去了床上,她需要好好睡一觉,这大半个月来,人都给画傻了。

    跟她床在同一侧的女生叫段婷婷,那是个长得很水灵的姑娘,比金陈郸会打扮,品味和审美上也比金陈郸要高价格层次。

    会打扮,加上长得秀气水灵,收拾出去,可比金陈郸更招人喜欢。

    段婷婷在看电影儿,刘千舟回来,她立马暂停画面,摘下耳机,椅子往后退,歪着头对刘千舟喊话。

    “千千,你赚了那么多钱,晚上请我们吃火锅呗。”

    刘千舟翻身趴在床面,脑袋往下看,对上段婷婷的眼睛,爽快答应。

    “好啊,但吃饭前让我先睡一觉呗。”

    段婷婷拍手叫好:“好好好,你赶紧养精蓄锐,今晚我们要吃火锅,明天不上课,咱们吃了火锅再去唱歌吧?怎么样?”

    刘千舟扬了头仔细想了想,这几天疯狂画画,学校这边的事情有点断篇。

    “没作业吧?”她问。

    “没有。”

    “行啊,唱歌。”刘千舟头埋下去,准备睡觉。

    段婷婷起身将室友王毓文的耳机拉下来,兴奋的说晚上聚餐,宿舍一时间热闹非常。

    金陈郸在衣橱边站着,不屑的笑了下,却没拒绝聚餐的事儿。

    下午不到六点,已经拾掇好的三人硬把刘千舟给拖了起来。美其名曰周末人多,得早点去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