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三十一章:豪门贵公子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宋剑桥笑:“当然有,什么都有。”

    他话落又看刘千舟,眼底笑意甚浓。

    “好吧,好吧,那就去吧。”刘千舟终于被说动。

    段婷婷三人打车跟在宋剑桥车后,而刘千舟被宋剑桥拖上了车。

    宋剑桥车子宽敞,后座坐三姑娘是完全没问题,可宋剑桥在段婷婷开口前就劫走了话,让叫滴滴,车费他报销。

    宋剑桥话都这么说了,谁还好意思再开那个口?

    刘千舟坐上车,心里莫名有些乱。

    没有宋大老板脑抽的类似告白一事儿,她结交宋剑桥这个朋友没所谓。

    跟段婷婷说的一样,在云都有个这样的朋友,绝不是坏事。

    可经历过宋城的插曲,她明拒绝了人家,还又往人跟前送,这是什么?

    欲擒故纵。

    刘千舟不想被宋城误会是一点,另一点是她不爱热闹。爱画画的人,都爱安静。

    别墅轰趴里头玩儿什么的都有,桌球、k歌、烤串儿、乐队、游戏等等,太闹了,她想想都头疼。

    “妞儿!”宋剑桥语气不善的出声。

    刘千舟猛地从神游中回神,抬眼看他:“什么?”

    宋剑桥给了她眼:“想谁呢,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刘千舟闻言一惊,赶忙擦擦嘴角。

    宋剑桥当即笑出声来:“逗你玩儿的。”

    刘千舟动作僵了一下,本能的反手掐了一下宋剑桥,恶声恶气道:“好玩吗?”

    宋剑桥胳膊吃痛的瞬间,立马抬手移开。

    “去去去,人不大点儿,脾气还不小。喊你几声不答应,谁知道你在想什么。”

    刘千舟动手过后就后悔了,手正尴尬的往回缩。

    听见宋剑桥这么说,忍不住看了他眼,干咽了口唾沫说:“对不起啊,那什么,你刚想说什么?”

    “被你打忘了。”宋剑桥随口而出。

    刘千舟眼神儿撇去车窗外,同时翻了记大白眼,宋剑桥看车后镜的同时扫了眼她脸上的表情,又笑出声来。

    听见宋剑桥笑,她忽然转脸问:“你哥也在吗?”

    宋剑桥给了她眼儿:“你问我二哥?你以为我二哥是那么闲的人吗?他忙着呢。”

    刘千舟数秒后才反应过来,眼底带着欣喜:“你二哥不在啊?”

    宋剑桥眉头一挑:“嘿,我怎么听你这语气不对啊,你这什么态度?”

    刘千舟赶紧打着哈哈笑说:“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之前看宋老板经常去你店里,我以为当老板的人都是不用工作的,毕竟都是老板级别了,还自己做事,那花钱请聘那么多人干嘛?”

    “呃……”宋剑桥被她的话噎了片刻,居然无话回应:“说得挺对。”

    刘千舟笑起来,宋城不在就好。

    宋剑桥却在停顿片刻后再说:“我二哥日理万机,集团总部大部分事情都是在他在处理,那么多分公司,平均一家公司一天一件事往上呈,也够我二哥忙的了。”

    “嗯嗯,能者多劳。”刘千舟附和着,语气都轻松了不少。

    十字路口车停下来,宋剑桥回头看了眼后方紧跟着的车。

    “宿舍同学?”宋剑桥问。

    刘千舟点头,“嗯”了声,没多话。

    宋剑桥轻笑着将目光看向车窗外,把在方向盘上的手轻轻拍了下,脸上带着迷之笑意。

    刘千舟忽然出声:“怎么,看上哪位了?我帮你牵线啊。”

    宋剑桥闻言,当即扫了她眼,大笑出声:“年纪不大,心眼儿倒不少。”

    刘千舟原本是开的玩笑,却不料听得他这样说,脸上笑容渐渐低落下去。

    她明白在他的身份来看,但凡接近他的,都是带着目的的,不论是他主动,还是对方主动。

    刘千舟耸耸肩,对宋剑桥的猜测毫不在意。

    以后并不会常接触的人,没必要一板一眼去解释那么多。

    车子出了市区不远,走辅道往山上去。

    约莫二十分钟,车子到了壮观气派的御璟天下别墅区门口,这是天马山半腰上的别墅群,因为地理位置在城郊,所以这里的绿化面积以及别墅占地平均比市区别墅大,别墅独立成栋,不少别墅家门前自带院落,。

    宋剑桥拿了车卡,往别墅群开。

    刘千舟视线一直往车外看,像这样的地方,她确实很难有机会来,至少目前她少有这个机会,所以多看看,长见识。

    宋剑桥电话响起来,车速跟着也慢下来。

    “我走了,你自己开车来吧。”

    “跟朋友……瞎说什么呢?就普通朋友,自己开车过来啊。”

    车子空间有限,又安静得过分,所以刘千舟隐约听到他电话里传来抱怨的女声。

    她转头,本打算挂电话的宋剑桥被迫又说了几句:“你行了啊,我这朋友没车,都你们一个学校的,我顺道就把她捎过来了,哪有不重视你?你非要我接你,那成,我这立马到了,等哥哥我把人家姑娘放下后,再回头来接你,成不?”

    刘千舟笑起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有些幸灾乐祸。

    宋剑桥似乎察觉到她的得意,当即转脸看她。

    刘千舟笑容更加灿烂,宋剑桥不解的拧了下眉。

    “行吧,你自己说不要的啊,回头别又找话说,路上小心点。”

    宋剑桥挂了电话,手机往车座旁的盒子一塞,抬手照着刘千舟脑门儿拍去。

    “笑什么?嗯?”

    “喂!”

    刘千舟痛得眼圈儿都红了,狠狠瞪了他眼,想打回去的手硬给收了回来。

    她咬牙,恶狠狠的瞪着他。

    “很痛诶!”

    来气了,头都晕了一阵。

    宋剑桥忍不住看她眼:“你行了啊,刚你掐我那一下我也没跟你计较。”

    刘千舟鼻尖儿喷火扭头,不想说话。

    宋剑桥车子打转方向,边讲电话边看她,车子都开错路口了,到头了才发现转错了路。

    转回道上,直奔别墅。

    他语气淡淡的说:“今儿捡大便宜了你,知足吧。”

    刘千舟眼珠子上翻一下,扭头看车外。

    宋剑桥不在乎她搭理不搭理,自顾自的说:“原本是去接我妹的,结果把你给捎来了,因为你,待会儿不知道被那大小姐怎么报复,你呀,就别在这儿而给我脸子瞧了,ok?”

    “女朋友?”刘千舟斜飞着小眼神儿问。

    宋剑桥冷静的开车,片刻后才笑了声:“我妹!女朋友……”

    “嗯?”刘千舟没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多少人打着收妹妹的名义靠近女生啊,像宋剑桥这种公子哥儿,是打着哥哥的名声行驶男朋友的权利吧?

    虚伪!

    车子在别墅大门外停下,大门外已经停了不少色泽艳丽的豪车,整齐排列成排,打眼儿看去,霸气侧漏。

    刘千舟下车,那些只能在车展广告上才能看到的豪车真身,实在抢眼,暗暗吸气,看来参加宋剑桥排队的人都不一般。

    宋剑桥出现在她身后,提着她衣服往后拉。

    “看什么看,走了。”

    刘千舟心底那个火啊,赶忙反手去拉他的手。

    “你放开,先放开,你这么拽,我衣服会变形的!”

    毛衣本来就很容易没形。

    宋剑桥闻言,垂眼,随后松手。

    “看不出不修边幅的你,居然还会在意自己的形象。”宋剑桥擦了下鼻翼,表示意外。

    刘千舟抬眼时剜了他眼,什么意思啊?

    赶紧抚平被宋剑桥拽起来的肩膀和已经快脱形的袖子,一脸不悦。

    “我什么时候不修边幅了?我衣服质量本来就一般,你再那么一扯,还能看吗?”

    宋剑桥笑笑:“行行行,不拽你衣服了,赶紧的,走前面。”

    刘千舟整理好自己的头发,跟上宋剑桥。

    后面段婷婷三人也下了车,三人快步追上来,满脸都是笑,看样子在路上聊得很开心。

    “千舟,我们刚在车上商量着,以后班上聚会也来这里搞。我们在网上查过,这种别墅轰趴馆,便宜的一天就一千多,里面可以唱歌、烧烤、打球,玩什么都行。这意见我们已经跟班长说了,他极力赞同我们的建议……”巴拉巴拉。

    刘千舟是很感兴趣,毕竟她是班委。

    每回组织班上活动,场地啊、活动啊啥的,特别愁人,算是参与者,所以在意。

    可宋剑桥就没那么上心了,这什么玩意儿跟他本人的身份差了太远,所以前面快走了几步,不爱听。

    宋剑桥进了别墅,里头有人起哄。

    宋剑桥让人消停点,他带了四个小妹妹来,喊话让大家多照顾。

    这话一落,里头立马涌出来六七个年轻男人,堵在门口兴致勃勃的看着来人。

    “哎哟喂,还真来了四个如花似玉的妹妹,宋公子你这面子可真广啊,这又是哪家的啊?”

    “还是学生吧?”

    “有两个还真挺好看,比e家模特的封面女郎还好看。”

    “……”

    刘千舟等人被突然涌出来的人吓了好一跳,嘈杂的话语令她们下意识后退。

    段婷婷嘴巴是厉害,可事儿到临头了,怕了。

    她抱着刘千舟胳膊,人往后躲,她个子又小,往后一躲,前面看基本上没影儿了。

    刘千舟也有些怯意,往后退了两步。

    她和段婷婷往后退了两步,倒是让金陈郸和王毓文挡在了前面。

    王毓文拉着金陈郸往后腿,金陈郸却松了手上了台阶。王毓文没办法,只得跟紧了金陈郸,手拉着金陈郸身后的衣服。

    前面已经有人在问金陈郸叫什么名字,哪里的模特。

    金陈郸一一回答,人一听是云大的高材生,才十八岁,得,喧哗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