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三十二章 深情还在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走在前面的宋剑桥话落后没多管,因为看到赵经年了。

    上午派人去学校接赵经年,但赵经年没过来,所以这眼下看到,第一时间过去打了招呼。

    “经年。”

    赵经年在这样的氛围下极度不自在,原本是推了不来,可他母亲听说表哥宋剑桥在这里办生日派对,电话连打几个,语气非常强烈,他迫于无奈,只得过来一趟。

    赵经年准备过来打个招呼就走,可过来时宋剑桥却不在,所以在这等呢。

    听到宋剑桥叫他,赵经年当即抬眼:“表哥,生日快乐。”

    宋剑桥抬了手臂,绕过他脖子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

    “来就对了,你看,都是年轻人,多认识几个朋友,对你没坏处。别整得跟个女人似的,怕被人吃了吗?”

    赵经年岔笑当下,“是,但今天有课,我是跟教授请假出来的,最近的项目时间比较紧张,教授都甩手交给了我们几个学生。”

    宋剑桥一听这话,还能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怎么,你才来多久,准备走了?”

    赵经年为难道:“表哥,我是真有点赶时间……”

    “诶,对了,我把你家小媳妇带来了,不跟你家小媳妇打个招呼就走?”宋剑桥忽然笑起来。

    赵经年闻言,反应过来后心跳都加快了。

    “千舟?”

    不信!

    “表哥别开玩笑了……”

    赵经年话没说完,宋剑桥拍了下他肩膀:“过来。”

    宋剑桥说着朝外头看了眼,“跟她同学一起来的,应该是被那群狼堵在门口了,我们去接应下。”

    赵经年看宋剑桥这不像开玩笑,脸色瞬间严肃起来。

    他走在前面,宋剑桥赶紧大步跟上。

    “让让,都让让啊,让人家姑娘先进来,别把人堵在门口,这像话吗?”

    宋剑桥一吼,门口人分外给面子的散开。

    人散开了,门自然也空了出来。

    宋剑桥眼尖的看到成世新松开了金陈郸的手,这当下他还没记住刘千舟舍友的名字,但那毕竟是刘千舟的朋友,怎么着也不会放任不管。

    上前踹了一脚成世新,说笑道:“瞧你这浪荡样儿,小姑娘出来玩,你们都给我收敛点。”

    成世新忙笑着回应:“是是,哥儿几个都收敛点啊。”

    宋剑桥扫了眼成世新,随后上前对刘千舟招手。

    “来来,赶紧进来,别在那后边儿站着了。”

    宋剑桥又出来接,刘千舟这才拉着段婷婷进去。

    金陈郸和王毓文在后面,宋剑桥在刘千舟进来时第一时间拍了下她肩膀。

    “吓着了?”

    刘千舟摇头,眼睛已经跟赵经年对上。

    旁人见宋剑桥拍刘千舟肩膀那一下,自然不会再将玩笑开在刘千舟身上,不过对其他三人,大家就没了顾忌。

    但刘千舟往里面走时,没忘记拉着自己舍友。

    这儿都是素未谋面的人,她们一道儿来的,当然要在一起好一点。

    宋剑桥领路,进了偏厅。

    在偏厅休闲沙发上坐了几位妆容精致的女子,细看下个个儿顶着一张时下流行的网红脸,几乎同款眼睛、同款尖下巴、同款高鼻梁。

    乍一看,确实漂亮养眼。

    “几位美女,行个方便成不?”宋剑桥直接出声。

    几位美人转脸,宋剑桥笑意渐深。

    “好啊,宋公子。”其中一个身穿红色紧身皮衣的浓妆女郎率先应话。

    她起身,将盖在身上的毛毯拿开。

    而此时大家才看清楚她的精彩,紧身皮衣的拉链儿拉得很低,将胸前一对推得极其夸张,仿佛露了大半个圆。

    连刘千舟都抖了下眉,何况那视觉对男人的冲击力?

    女郎在起身时还下意识撩了下长发,无意间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将好身材尽情展露之后,她才拿着手包先离开。

    紧跟着其他几位也先后离去,虽各尽风姿,但依旧养眼。

    宋剑桥招呼着刘千舟等人坐下,赵经年推着刘千舟在一侧落座,段婷婷一直拉着刘千舟,坐在她身边。

    而金陈郸和王毓文则是与宋剑桥坐在同一侧的沙发。

    金陈郸本以为校花刘潇雨就已经够漂亮会打扮了,没想到这里的女人,随便一个,样貌都不比刘潇雨差,更别提劲爆有料的身材。

    再看看自己,金陈郸忽然后悔穿了双地摊买的高跟鞋。

    识货的人一看,就能看出这不是什么好货。

    金陈郸尽可能的将脚往沙发底下收,想把鞋子遮住。

    无疑方才几位对她的心灵刺激不小,也让她开了女人审美的眼界。

    刘千舟坐下时见转去大厅坐的红色皮衣女郎朝她看过来,刘千舟看向宋剑桥,忍不住问:“该不会刚才那个最漂亮的姑娘,跟你有特殊关系吧?”

    宋剑桥在那滑手机,体态呈半瘫状,无骨生物一般,仰面靠在沙发上。

    听得刘千舟打趣,他陈郸抬眼:“今儿来这的小姑娘,哪个跟我没点儿特殊关系?”

    刘千舟与宿舍几人同时看过去,宋剑桥依旧那副德行:“没点儿特殊关系的,来得了这里?”

    “哦。”刘千舟没再多问。

    赵经年很好奇,忍不住问她:“你怎么认识我表哥的?”

    刘千舟耸了下肩,“我之前画画的工作,餐厅的老板就是他,宋剑桥。”

    赵经年眼里透着意外:“这么巧?”

    “是啊。”刘千舟后靠在沙发,眼神落在腿上。

    赵经年看看样子悠闲的表哥,再看看神态自然的刘千舟。

    尽管表面看不出别的什么,可仅仅只是短期的雇佣关系,表哥在生日派对上居然叫了她来,这说明什么?

    所以他们已经很熟了吗?

    赵经年跟他弟弟赵经时不同,他性子闷,心里有不满和疑惑不会说出来。

    金陈郸原本还可惜怎么就一群人坐在了这里,既然来这儿了,就不能各自去玩吗?全都坐在一起是几个意思?

    然而在赵经年说宋剑桥是他表哥时,眼底立马放了光。

    她再仔细一看,那人不就是给刘千舟送零食那个?刘千舟说那是她哥哥来着。

    所以,刘千舟和赵经年到底是什么关系?

    将注意力投放在赵经年身上后,金陈郸发现赵经年居然长得一表人才。

    这种外形的男生,要放在她们云都大学,那可是校草级别的。

    和宋家是表亲关系,那赵经年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金陈郸有意无意侧向赵经年的方向,在赵经年不经意看过来时,拨动着长发。

    请来的侍者很快端来水果、饮料,王毓文没别的想法,食物送上来后就一直在吃东西。

    金陈郸要保持形象,不敢吃得太难看,拿叉子叉了两次切成块的芒果失败后,就直接放弃。

    而坐在刘千舟身边的段婷婷不太好意思拿吃的,因为他们这边的角度是正对客厅的,客厅此刻不少男士得目光有意无意正朝他们偏厅看过来。

    段婷婷觉得跟着刘千舟就是对的,至少她现在这个位置可比金陈郸和王毓文的位置好太多了。

    她不用找机会跟谁攀谈,就能引起人的注意。

    至于身边的刘千舟,段婷婷很清楚,那是宋剑桥带来的,现在又出现了个赵经年。换句话说,刘千舟是名花有主,在场有那想法的男士,不会跟宋剑桥抢人,目光只会放在其他人身上。

    而拖刘千舟的福,让她和宋剑桥一起坐在了偏厅。

    要知道他们过来偏厅之前,宋剑桥可是把那些漂亮得跟妖精似地女人“请”走了呢。

    赵经年想跟刘千舟说说话,可她身边却坐着别人。

    “零食吃完了吗?”赵经年问。

    刘千舟摇头:“还没呢,没什么时间吃,这段时间在兼职,一直很忙。”

    “你要缺钱就跟我说,别让自己那么累。”赵经年低声说道。

    刘千舟头扭开一旁,对赵经年,她说不出太冷的话。

    其实再见赵家人,不论是长辈还是赵经年兄弟,她都尴尬。

    原本她画上句号的事情,却发现只是打了个顿号,似乎还没那么快结束,愁人。

    “我有钱了。”刘千舟低低说。

    赵经年话一顿,深吸了口气:“千舟,那只是我妈的意思,虽然我也你以后能真正成为我们家的人,但如果你真的没那个想法,我和经时都不会勉强。你知道的,我和经时,谁都不舍得强迫你。”

    刘千舟轻轻皱眉:“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好,谢谢你能体谅我。但是经时,他不是你这样想的。”

    赵经时之前还从襄城跑来云都,为了要她去见他,愣在网吧呆了一个星期。

    能做出这种幼稚行为的赵经时,会体谅人?

    赵经时苦笑了下:“所以你要因为别人的态度,而连我也疏远了?”

    刘千舟心忽而一疼,她抬眼,看着赵经年,欲言又止。

    赵经年揉揉刘千舟的头发,“行了,别想那么多,经时只是一时想不通,我们三这么多年的感情,他哪里知道你会拒绝得那么彻底,他也懵了。等过段时间,他想通了就好了。经时本性不坏,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

    刘千舟认真想了想,随后点头:“嗯。”

    赵经年再问:“现在呢?还躲我吗?”

    刘千舟眼里蓄满笑意:“总能看穿别人的想法,这样好吗?”

    赵经年轻笑出声:“小丫头片子,你什么想法都写在脸上了,谁看不懂?”

    刘千舟双手捂脸,随后又放下手,灿笑时对上从那边淡淡看过来的宋剑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