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三十三章:醉翁之意不在酒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宋剑桥目光很淡,很冷静,就好像只是刚巧撞上,就一下,他就移开了别处,紧跟着落回了手机屏幕上。

    刘千舟埋头低笑,不说话。

    赵经年端了果盘在手上,叉子递给她:“吃点东西吧。”

    刘千舟接着叉子却转手递给了坐在身边的段婷婷。

    段婷婷愣了一下,接手上,象征性的吃了块儿水果,然后又放下来。

    刘千舟看她不吃,自己拿着叉子吃得挺欢。

    偏厅的安静跟别墅的欢乐形成强烈对比,成世新进来招呼他们出去吃烤肉,烧烤已经好了,让所有人出去喝酒吃肉。

    宋剑桥瘫坐在那儿压根儿也没在玩手机,竖着耳朵在听赵经年和刘千舟说话呢。

    成世新进来,他站起身,“走吧,被都闷在这儿,活跃起来。”

    把人都带去了花园,独留刘千舟和赵经年。

    宋剑桥走前看了眼一脸小媳妇样儿的刘千舟,心底笑了声,那丫头也没她当初表现的那么反感嫁进赵家嘛,至少她对赵经年是有感情的。

    出了别墅金陈郸就脱离了宿舍人,聚会上这么多目标,她为什么要守着宿舍人抱团取暖?她又不傻。

    段婷婷回头,看见金陈郸躲闪的身影,很清楚她想做什么。

    段婷婷自己也想,可她没那胆量,敢说不敢做,行动上的拘谨跟她的思想和说话作风完全不一样。

    王毓文人比较木,也仰慕来这的富家公子,可看看那些人怀里搂的,那都是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直接打消了不切实际的想法,只当来长见识了。

    段婷婷是不敢行动,而王毓文是没那想法,所以这俩平时话都少说的人,此刻却紧紧黏在一起。

    宋剑桥到了户外用餐区,跟段婷婷两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他的主场,多的是人要他招呼,忙着呢。

    段婷婷和王毓文彻底成了热闹人群中的孤独者,两人站宽敞的地儿左看右看,面露尴尬。

    “那边有吃的,我们去吃点东西吧。”王毓文指着烤串儿那边。

    段婷婷看看左右,感觉大家之前就是认识的,所以她们俩站在人群中间,实在尴尬了点。

    点头朝烤串儿那边走,还没到地儿,先前进屋里邀请她们的成世新就走了过来。

    “两位美女,来吃烤串儿啊?”

    王毓文回头看了眼,男士通常没女生显高,加上成世新瘦,所以视觉上看起来不高。

    当然,这是在王毓文眼里,成世新个头儿上跟她差不多,淡淡笑了下,然后吃烤串去了。

    倒是段婷婷一脸桃花的笑着,有些不太好意思。

    刚才在偏厅的时候,就是这人在大厅里坐着。他人虽然是侧坐在那位穿红色皮衣的女郎身边,但眼神却时不时看进偏厅。

    再之后就是他进偏厅邀请大家出来吃东西,而眼下,他特地走过来。

    段婷婷此刻确认这个男人,是为她来的,也知道在偏厅的时候,他一直看的就是她。

    “你好,你也要吃吗?”段婷婷热情的打着招呼。

    打着就算成不了,也能做个朋友。

    就看外头停的那些豪车,也知道此刻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这样的人,能做朋友、扯上关系都是赚到。

    成世新近看段婷婷,笑容带着满意。

    有一类男人就喜欢娇小型的女生,小鸟依人才能衬托出自己的高大。

    “我们去吃点儿别的吧,这里美食不少。烤串儿虽然好吃,可随处可见,我带你去吃点你在学校吃不上的东西。”

    成世新说着,陈郸一附身,笑容满脸的邀请:“不知道小姐赏脸不?”

    段婷婷脸羞得通红,双眼水色可现,轻轻点头。

    王毓文让人烤了十串儿羊肉串,肉串儿烤好后,转身找段婷婷时,人却没了踪影。

    “人呢?”

    王毓文左右看看,算了,她还是拿着羊肉串去找刘千舟吧。

    来这里她算是看清楚了,她和金陈郸并没有那么好,思想观念不一样,倒是刘千舟,一开始觉得脾气是不好,不好相处,但接触久了才发现,宿舍最和善的人,其实是刘千舟。

    王毓文拿着烤串儿去偏厅,刘千舟和赵经年还在说话。

    赵经年在跟刘千舟说他现在做的项目的事儿,顺带幽默轻松的吐槽了下带他的教授。

    王毓文进来,羊肉串递给刘千舟。

    “吃吗?”

    刘千舟不客气的接手:“吃啊,我就是有点饿了,所以在这儿拼命吃水果。”

    她笑起来,王毓文在之前段婷婷的位置坐下,有刘千舟在,她吃肉串才放得开。

    不过也在坐下时才发现,段婷婷这位置有多好。

    想起之前段婷婷一脸桃花和奇怪的坐姿,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赵经年听刘千舟说饿了,赶紧起身:“我去给你拿点吃的来,你们先坐会儿。”

    “谢谢哥哥。”刘千舟笑着答谢。

    赵经年走之后,王毓文才调侃:“这么快就认了个哥哥了,看来最厉害的是你啊。”

    刘千舟闻言,咬羊肉的动作一顿,随后无奈的解释。

    “不是,他本来就是我哥哥,我们很小时候就认识了,不是他们家,我连学都上不了。”

    王毓文一愣:“青梅竹马?”

    刘千舟放缓了咀嚼的动作,缓缓点头:“可以这么说吧,但是他比我大六岁,我大一,他都研二了。”

    “那还是青梅竹马啊,他在哪里读研?”王毓文又问。

    她没记错的话,赵经年叫宋公子叫“表哥”吧,他们是表兄弟?

    那就是说,赵经年家,也是富豪之家?

    刘千舟说:“云城科技大学。”

    “他是宋公子的表弟?”王毓文又问。

    刘千舟看了眼王毓文:“不清楚。”

    随后笑笑,王毓文只是好奇,并没有别的意思,听刘千舟的话,以为人误会她的意思,所以也没再多问。

    “婷婷和陈郸她们呢?”刘千舟忽然问。

    王毓文笑了下,语气怪异:“她们呀,忙呢,来这种场合,只有我们清闲。”

    “什么?”

    刘千舟看王毓文,但很快就明白了王毓文话里的意思。

    同时也再看清了王毓文,这傻大姐也不是那么粗心大意嘛,也挺敏感一人。

    刘千舟边啃肉串边说:“人各有志吧,每个人的信念不同,价值观和世界观不同,所以不能用自己的想法去评断别人。”

    她没觉得寻求捷径追求幸福就不对,每个人选择的方式不一样,这是个人的权利。

    赵经年出了别墅,在户外用餐区找熟食,整个自助用餐区走了一边,心里合计好要拿的东西,这才拿着盘子直奔主题。

    “你是千千的哥哥吗?”

    赵经年身后传来声音,他将鳕鱼块放在盘子中,回头看站在身后的人。

    刘千舟的舍友,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但人他记得。

    毕竟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刘千舟和她三位室友算“亮点”,其他女人,哪个不是把最值钱的家当穿在身上,最衬自己美貌的妆容贴在脸上?

    所以这几个小女生出现在这里,很容易辨认。

    “我是,有什么需要帮你吗?”赵经年问得客气。

    “我叫金陈郸,我是千千的舍友,其实之前你给千千送零食的时候,我就见过你了,你让我帮你叫她下楼来着,你还记得吗?”金陈郸自我介绍,并主动拉关系。

    金陈郸这么一说,赵经年倒是想起来了。

    “原来是你,那天谢谢你。”

    “给千千的吗?”金陈郸问。

    赵经年点头,“这里吃的食物供应不少,拿点儿自己喜欢吃的吧。”

    赵经年这么说,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因为里面两个都饿了,她们是一宿舍的,同时来的,应该都一样。

    “好,谢谢。”金陈郸笑着,说话间往赵经年身边靠近。

    赵经年巧妙侧身,就这同时拉开了跟她的距离。

    “我再去拿点别的东西。”赵经年说。

    赵经年放下手中夹子,端着盘子往另一侧走,尽管言语温和礼貌,但行动上却没给人太大的可乘之机。

    金陈郸在赵经年从身边走开时,尴尬的立在原地,随后左右看看,喧闹的场合中,并没有人将目光落在她身上。

    金陈郸受打击的往角落走,用餐区外面就是绿草地,三三两两依着鲜明的年轻人在草地上或站、或坐的聊天,知道这都是机会,却无从下手。

    赵经年端着两盘食物进了别墅偏厅,刘千舟和王毓文的肉串已经吃完,两人说着作业的事儿。

    赵经年把食物放在刘千舟面前:“千舟,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刘千舟拿着叉子,她是真没客气,吃着肉,喝着鸡尾酒,算是对得起她来的这一趟。

    “看我们室友她们吧。”

    她说话时,转头看了眼王毓文:“你什么时候回去?”

    王毓文也在吃,确实饿了,“咱们吃饱就走吧,感觉也没什么意思,他们玩的我们都玩不了,还不如我们宿舍自己唱歌去。”

    赵经年说:“那边就是唱歌房间,里面有人唱歌,带你们去?”

    刘千舟看着王毓文,王毓文摇头:“还是算了,我觉得还是我们自己人唱歌比较好,这里全都是不认识的人。再说,感觉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站出去,所有人都用异样眼光盯着她们看,男士还好点儿,女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