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三十六章:兴致,做主,感激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刘千舟眼珠子上翻,世界忽然间怎么了?

    她立马转身,一张脸撞上宋剑桥胸膛。

    她抬眼,宋剑桥抬手掌心托着她后脑,他喷洒着灼热气息,语气低沉。

    “这个时间上,最好不要乱闯,处处都上演着辣眼睛的戏码。”

    刘千舟皱眉,呼吸有点奇怪。

    她眼珠子左右转动,随后推开他。

    “知道。”

    她又进了大厅,宋剑桥跟在她身后,问了句:“我怎么看你挺喜欢经年的,是不是后悔当初拒婚的行为?”

    刘千舟走了两步,转身看他:“我不认为我应该把我自己的私事告诉你。”

    宋剑桥耸肩:“那就不说,我对你和赵家兄弟那些破事儿才不感兴趣。”

    刘千舟皱着眉,想说她跟他什么关系,可想想又咽了回去。

    她转身,宋剑桥却上前,一把抓住她手腕。

    “既然我把你带来,我就该好好的把你送回去,走吧,不早了,宿舍十一点关大门,晚了就得睡大街了。”

    刘千舟回头看他,想着成世新说送她们,但她们有四个人呢,没有第一时间拒绝。

    宋剑桥拽她的手:“走吧,夜深了,这后面的活动少儿不宜。”

    刘千舟不往深里想,只说:“我找不到金陈郸了,给她打电话也不接。”

    宋剑桥垂眼认真看了她的脸几秒,随后道:“我让人帮忙找,放心,丢不了。”

    刘千舟和宋剑桥等在偏厅,跟最开始进来时一模一样,他领着她进偏厅,里面人自动离开,即便有在亲密拥吻的男女,也在第一时间离开,让出了位置。

    刘千舟了然,他毕竟是主人,大家给这个面子也在情理中。

    宋剑桥坐下时接到他二哥的电话,有些意外。

    挂了电话后笑容满脸,“小妞儿,今儿小爷生日,就不说句漂亮话来听听?”

    刘千舟直直看过去:什么?

    她眼里写着大大的问号,宋剑桥底笑出声。

    没坐一会儿,请来的服务人员跑来凑近宋剑桥耳边低语,宋剑桥陈郸皱了眉,同时看了眼刘千舟。

    刘千舟也跟着皱眉,看她做什么?

    服务生离开后,宋剑桥双手交握,在想着怎么跟她说。

    刘千舟上身也跟着往前倾,歪着头看他:“你便秘?”

    宋剑桥闻声脸色瞬间沉下去,“啧!你是不是女人?俗不可耐!”

    刘千舟忍不住笑:“说得好像你高贵不用蹲茅坑似地。”

    宋剑桥给她堵了一嘴,良久才反问:“你不是学美术的吗?你不是艺术家吗?艺术家这么俗气不合法吧。”

    刘千舟无所谓的耸肩:“大俗即大雅,只有不懂的艺术的人才觉得艺术只是高雅不食人间烟火。艺术它也是生活,或者说,它是更纯粹的生活。”

    她摊手:“你看,我说这些你根本不懂,你连听都听不懂,我就更不用奢望你能认可。”

    宋剑桥给刘千舟一席话气得够呛,无声指着她。

    “行行,你行,你除了嘴巴厉害,你还会什么?”

    “我有才啊,你忘了茜茜公主的系列墙画了?我可都没用喷漆啊,我可是一笔一划画上去的。早知道你什么都不懂,我就该用喷漆的,两三天就能完成所有的画。”她耸肩。

    她说话并不尖锐,但话语听着就是能气得人抓狂。

    宋剑桥捶着胸口:“你是变着法儿贬低我呢,早知道不给你加薪!”

    刘千舟闻言忽地严肃看他,“你加了多少?”

    宋剑桥甩了句:“不多,两三万,就当小爷赏你的。”

    “一幅画一千五百块,酬劳才两万两千五,你就给了三万……”

    宋剑桥“啧”了声,忍不住打断:“等等,一幅画小爷给的是一万,一千五?你那话能不能七抠八抠抠这么多?”

    刘千舟脸上表情瞬间坍塌,一幅,一万!

    小杰说一千五,小杰是听卓经理给的报价!

    刘千舟脸色难看之极,宋剑桥话落看她,察觉不对。

    “卓经理给你多少?”他也正色起来。

    刘千舟摇头:“不知道,还没给,说是结束后再结算,因为要看效果。”

    她语气很底,跟刚才牙尖嘴利的气势对比鲜明。

    宋剑桥就这当下给卓经理拨了通电话,对方电话一接通,他直接问:“小妞儿那薪酬你给结算了多少?”

    宋剑桥一出声,刘千舟抬眼看过去,眼底有感激。

    她需要钱,她要养活自己。

    以后没了赵家,她每一分钱都得自己赚。奶奶在老家,种点蔬菜能卖几个钱?有顿饭吃就已经是万幸。

    宋剑桥抬眼是对上刘千舟急切的眼神,他是不解,她家情况确实缺钱,可他二哥也给了她家不少钱。

    宋剑桥又补了句:“人就在我身边,想想好你结算了多少给她。”

    卓经理接到老板和电话时,听第一句就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磕磕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又听老板后面这句,吓得差点给跪了。

    这大半夜的,可比噩梦还刺激人。

    “我就先给了两万两千五,就是给的一点儿,是想着等一个月两个月效果还行,我再把剩下的酬劳全结给她。”

    宋剑桥心底冷笑,他眼皮子低下的人都敢这么乱来,眼底掠过一丝冰冷。

    耐心用尽道:“马上把剩下的钱结算了,这事儿我明天再查,你要是没个结果给我,那就收拾东西滚蛋。”

    卓经理在电话里承诺立马照办,连声发誓的。

    电话一挂,睡在身边的老婆被他闹醒,翻身时责怪了句:“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卓经理那口气儿还没下去呢,老婆这一声抱怨愣是把他脾气勾上来了。

    腿一伸,一脚给她老婆屁股上踹去。

    “买买买,你成天就知道买,明天赶紧把买的家具和衣服退了!个败家娘们儿……”

    别墅这边,宋剑桥撂了电话看向刘千舟。

    “卓经理承诺会把钱到位,后天你再给我电话,给他一天时间,如何?”

    刘千舟点点头,“其实钱给的是我朋友,不是我,到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宋剑桥忽然又问:“存了我号码了?”

    “嗯。”刘千舟再问:“那个,我同学呢?”

    宋剑桥撑眉,对,是该说这茬儿。

    “不用担心你同学,她玩儿正嗨,你要现在把人叫走了,没准她会记恨上你。”

    刘千舟皱眉,“什么意思?”

    宋剑桥撑了撑眉,“这么说吧,你同住一屋的,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多少了解。她们是抱着什么目的来这,你也不会一点不懂,都是成年人,成年人的游戏只讲你情我愿,没有谁吃亏。”

    “我本来大概明白,可你这么一说,我又不明白了。所以你言下之意是,我同学吃亏了?”刘千舟反问。

    宋剑桥按了下脑门儿:“你这脑回路……我意思是,都是成年人,丢不了,你不是她爹妈,你没那么多责任。”

    刘千舟已经明白宋剑桥话里话外暗指的是什么,她起身:“那我们走吧。”

    宋剑桥起身,大步上前与她并排着走。

    刘千舟打电话给王毓文,让在别墅门口汇合。

    不少人见着宋剑桥送刘千舟离开,宋新月在宋剑桥出别墅大门儿时候给他来了电话,宋剑桥目光看着刘千舟。

    “人是我领来的,我当然会把人安全送回去,玩儿你的吧,不用管这边。”

    宋剑桥挂了电话看刘千舟:“我妹妹,说答应了经年带你一起回学校,打电话过来询问呢。”

    “那宋小姐什么时候回学校?”刘千舟问,她记得之前说宋新月也是云都大学的吧。

    宋剑桥沉默片刻道:“她得有段时间才回去,怎么,想跟她一起?”

    刘千舟赶紧摇头:“不不、没有,再晚学校该关门了。”

    两人边说边走向车子旁,宋剑桥斜靠着车身,刘千舟电话打给段婷婷。

    说好在外面等来着,人呢?

    很快电话接通,而熟悉的铃声就在附近响起。

    刘千舟愣了下,下意识扭头看左右。

    与宋剑桥车子隔了一台车,铃声从那边传过来,刘千舟歪头看过去。

    从车窗看进去,车内身影凌乱的起伏,无疑是被铃声惊起。

    刘千舟转身背对着车,脸上情绪怪异。

    宋剑桥靠着车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车钥匙。

    刘千舟尴尬看别处,拒绝跟宋剑桥对眼儿。

    段婷婷接电话,刘千舟说他们出来了。

    段婷婷说了几句挂电话,没一会儿,人还真从方才那辆身影交叠的车内下来。

    宋剑桥淡淡扫了呀段婷婷,意味深长的笑了下,目光转向刘千舟。

    “你同学来了。”他提醒她。

    刘千舟使小眼神儿掀他,“我知道。”

    宋剑桥觉得女人真是奇怪,这事儿跟他没关系吧?

    段婷婷上前,尴尬笑了下:“千舟,找到陈郸了吗?”

    段婷婷问了句才发现王毓文也不再:“诶,王毓文呢?”

    “她马上出来,陈郸可能、晚一点回去,所以我们先走吧。”刘千舟尽可能平静且自在的说。

    “哦,这样啊。”段婷婷干笑着,这跟她平时的活泼差别不少。

    刘千舟看着出来的王毓文,下意识朝她招手,段婷婷也在同时回头。

    成世新这眼下才从车上下来,大步走过来跟宋剑桥打招呼。

    宋剑桥调侃了句:“行啊你,撩妹技能看涨啊。”

    成世新在宋剑桥面前没那么随意,略显僵硬的笑说:“宋公子别打趣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