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三十七章:我喜欢谁,就选谁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刘千舟看了眼成世新,朝晚一步走过来的王毓文看去。

    “陈郸呢?”王毓文问。

    段婷婷抢了话说:“她要晚一点回,有人送,所以我们先回去吧,要关宿舍门了。”

    刘千舟转脸看段婷婷,她可没说金陈郸有人送啊。

    宋剑桥出声了:“你车她们俩吧,千舟坐我车上。”

    成世新当然没意见,几人分别上车。

    成世新车走在前面,上了大路成世新才问段婷婷:“你们宿舍那谁,跟宋公子好像很熟?”

    段婷婷“嗯”了声,再接话:“他们认识很久了,不仅够宋公子,宋家人都很喜欢千舟,宋公子他表弟对千舟也格外好。”

    段婷婷此刻说起刘千舟,与有荣焉,脸上有光。

    成世新挑了下眉,段婷婷言语里那几分炫耀他能听不出来?

    但段婷婷的话,成世新是信的,宋公子兄妹对刘千舟确实照顾有加,而那什么表弟,就更明显了,虽然不知道刘千舟是什么来头,但一朝成凤的童话也不是没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宋剑桥的车跟成世新的车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进市区时,宋剑桥与成世新分道而行,车子都开进市里了刘千舟才发现前面车没了。

    不太确定的问:“那个,婷婷她们的车是不是不见了?”

    宋剑桥沉默,刘千舟仔细看前面,又是一个红灯路口,宋剑桥的车停下来,前面没有车,他们这车打头呢。

    刘千舟叹气:“你是不是走错路了?要不要导航?”

    宋剑桥把着方向,安静片刻后转向她:“我以为你人很机灵呢,没想到也跟块儿木头一样。”

    刘千舟缓缓转头:“宋公子,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要进行人身攻击?”

    宋剑桥笑得意味深长:“你不是牙尖嘴利吗?你还嘴我又不会觉得意外。”

    刘千舟脸转开一旁,车子开动,她又转向他。

    “你是不是故意带我绕路?学校宿舍要关门了,你是不是故意整我?”刘千舟脸色沉下去。

    宋剑桥不耐烦的扫了眼后视镜,车速开得平稳。

    “放心,来得及。”

    “可你就是在绕路啊。”

    宋剑桥语气抬高:“这女人……只是去我二哥那儿拿礼物,顺道,然后送你回学校,我像使坏的人吗?”

    刘千舟一听宋剑桥提到宋二哥,心猛地一跳。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明明没有瓜葛的两个人,却在宋城月夜下的几句话,扰乱了她平静的心。

    宋城的话,满足她一定的虚荣心之外,还让她开始对自己有不一样的判断。

    她不想被这种不实际的感觉左右,甚至于反感。

    久久没说话,突如其来的安静让宋剑桥反思自己是不是话说得太过了,转脸看她。

    “这么小气?随便说你两句而已,至于吗?”

    刘千舟闻声茫然抬眼:“我?没有啊,你开快一点吧,只是拿了东西就走吧?”

    “不然呢?”宋剑桥语气有些冲。

    出声后宋剑桥立马悔悟的转向车外,懊恼数秒再回头。

    “我的意思是,”他语气平缓了三分的解释道:“我二哥那么忙的人,这个点儿了才给我电话让我去拿东西,铁定是工作忙到现在。我要是拿了东西还在他那死赖着,我也太不识趣了。他负责的工作可比我多了,难得这个时候还在等我,我能占用他太多休息时间吗?”

    刘千舟稍稍放松,“哦。”

    宿舍关大门的事儿,似乎没有马上要见宋城的事情让她心焦,莫名的坐立难安。

    车子开进安静的小区,七弯八拐,终于别墅外停下。

    这是一栋单体别墅,别墅前的花园面积不大,出入的小路左右,在夜色下隐约能看到道路左右花圃里栽种的花草植物。

    车子就停在门口,宋剑桥下车时说了句:“你就在车上吧,我马上出来。”

    刘千舟赶紧点头:“好。”

    宋剑桥下车,大抵是听到停车的声音,所以别墅大厅亮了灯,大门紧跟着打开,一道挺拔身影从门内走出。

    刘千舟下意识转头看过去,男人披着浅灰色长袍,下了台阶在院中站着。

    因为小院面积不大,门口到路口直径也就是十余步的样子。

    所以男人往外走的几步,停下来后,刘千舟能在这夜色下看清楚他的面部轮廓,英挺的眉眼跟这黑夜一样,清冷、阴寒。

    她认真看着宋城,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宋剑桥今天二十六岁,所以宋城有多大了?

    她才十八呢,他怎么好意思看上她的?

    刘千舟在神游中,没看到宋剑桥指着车子说话,所以当宋城走出小院靠近车身时,她回过神来时,那瞬间脑子都懵了。

    瞪圆的眼睛看他,一时间没做出任何反应。

    隔着车窗她能感觉到宋城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比刚才又冷了几分,眼神森冷凌厉,淡淡的与她的视线交汇,随后转开眼,看向宋剑桥。

    “自己开车小心点。”

    宋剑桥点头:“好,谢谢二哥。”

    宋城立在小路当中没动,宋剑桥再道:“二哥,您快进去休息吧,我会小心的。”

    “回去别闹太晚,你不小了,别跟以前一样,现在以工作为主,做点成绩出来。”宋城低声叮嘱。

    宋剑桥满口答应,主动上前推着宋城进院子:“二哥,你赶紧休息吧,已经不早了。”

    刘千舟一直盯着宋家兄弟俩,直到宋剑桥折回来。

    刘千舟埋着头,眉头拧得紧紧的。

    宋剑桥带着一股子寒气进来,他上车时刘千舟才感觉到,原来外面温度比她想象的更低。

    宋剑桥似乎很开心,他咧着笑看刘千舟。

    “猜猜我二哥送我什么礼物了?”

    “不知道。”刘千舟低低出声,有些不想参与他开启的话题。

    宋剑桥“啧”了声:“你什么意思?自己没给准备礼物就是了,怎么滴,羡慕嫉妒啊?”

    “宋公子,您这王子待遇,是一般人羡慕得来的吗?”刘千舟抬眼,语气乖而平的反问。

    宋剑桥拉了脸子:“我说,你……”

    刘千舟瞥了下嘴:“我什么?你赶紧送我回学校啊,能不能对自己应下的事情负点责啊?”

    宋剑桥笑着歪头看她:“你就猜猜我二哥送我什么了呗,猜中小爷有赏。”

    刘千舟瞪大眼睛,“豪宅、跑车、名表……”

    刘千舟说到此,忽然停顿了下,忽然眼神发亮:“难道是白白嫩嫩的貌美小姑娘?”

    宋剑桥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却消失,三秒后他手一抬,直接朝她脑门儿敲了去。

    “年纪小小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肮脏玩意儿?”

    刘千舟抱着脑门儿“嗷嗷”喊疼,瞪了老大的眼珠子写满了不服和愤怒。

    “你能不能别动手?你知道你手有多重吗?我明天还要见人的,万一青了一块怎么办?”

    宋剑桥无心的,动手的当下就后悔了。

    但听她那么说,又怀疑:“有那么夸张?”

    “不是打你自己你当然感觉不到?真是的,我除了这张脸能看之外,就没剩什么了,你还非跟我脸作对。”

    宋剑桥闻言,一时间忘了该有的应对。

    好大会儿不确定的问:“你还在乎自己的脸?你不是走高冷文艺路线吗?”

    “文艺你个大头鬼!我这么好看,为什么要走文艺路线?你见过哪个美女是靠才华的?”刘千舟瞪他。

    宋剑桥又是一愣:“你想靠男人?”

    “我是在意我的脸,但也没说靠这张脸去依附男人啊?我又不是没手没脚,为什么要靠男人。当然,如果以后能找到条件好一点的男朋友,那我也不拒绝。”刘千舟坦白道。

    宋剑桥被她的话弄糊涂了,问了更直接的问题。

    “所以,如果有两个家境都不错的男人同时追求你,你会选哪个?”

    “我喜欢谁,就选谁。”刘千舟白了他眼,这还用问?

    宋剑桥忙摇头:“不不,是这样的设定,两个男人,一个家庭条件特别好,另一个中等。你更喜欢条件中等的那个,但更有钱的那个感情还没培养起来。而这时候,两个男人同时对你表白,你会选择谁?”

    刘千舟暗暗顺理了下他的设定,随后用看白痴般的眼神看他。

    “还用问吗?选我喜欢的。”

    宋剑桥脸上岔岔的,不甘心的又问:“可那个不是特别喜欢也不讨厌……”

    刘千舟嘴快接话:“不讨厌的人海了去了,喜欢的人却不多,生活已经很艰难了,我为什么还要在感情里委屈自己?”

    宋剑桥无奈道:“怎么叫委屈呢?日久生情你没听过吗?一个是家庭一般,另一个是家境非常好,只要你抓住了就能立马做少奶奶,你真不心动?”

    刘千舟歪着头看他:“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呢?你是在为谁试探我啊?”

    她心底猜测的是宋剑桥为他二哥,家境一般代入的是赵经年兄弟,家境非常好的是宋城吧?

    刘千舟眼珠子上翻,虽然宋城的表白,确实在她个人心里激起了涟漪,但她从来没想过会跟宋城有什么瓜葛,他们俩相差也忒远了,没可能的事。

    她是不介意对方条件好一点,但她更愿意接受与她条件相当,日后一起为生活奋斗的另一半,从没做过一朝飞上枝头做凤凰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