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三十八章:尴尬VS痛快决裂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宋剑桥语塞当下,被她问得尴尬。

    面成褐色,宋剑桥坐了坐,双手把着方向盘,久久才无趣的拉开了话题。

    “猜对了,我二哥送了辆跑车给我。”

    语气却没有刚上车时的高昂,霜打的茄子一般。

    刘千舟却变了平静的语调,当即问:“诶?那公子赏我什么呢?”

    宋剑桥皱眉,看她的瞬间薄怒而起:“刚不是还清高来着?现在又来讨赏了?”

    “去,说赏的可是你自己,又不是我提的,我只是附和你好吗?”

    宋剑桥心头闷堵得难受,却说不出她半分不对。

    “后座的袋子,自己看吧。”

    刘千舟扭头,后座果然有个白色袋子。

    他接她去别墅,又送她回学校,期间他们两人一起上下车,而她并没有看到他提袋子。

    所以,她能理解为那是他早就准备好放在车上的吗。

    看看宋剑桥闷闷不乐的侧脸,她莞尔一笑。

    贵公子的礼物,不要白不要,她可不是多高尚的人。

    撑起身伸手勾了手提袋的绳,拿手上打开一看,是最新款的ipad。

    刘千舟看了下,她有电脑,她那专业必须要电脑做,但确实还没有平板。

    她看看宋剑桥,又看看手上的平板,随后放进去。

    “我有了,所以……”

    她惋惜的耸耸肩,“你送别人吧,唉!我才刚买呢,早知道天上会掉一个,我就不买了。”

    宋剑桥意外看她,“你有了?你哪来的钱买的?你家不是很困难?”

    刘千舟随口胡掰:“你二哥不是赔了我们家二十万吗?我们家有钱了啊。”

    她这么一提,某些画面立马鲜活了过来。

    她虽然给赵家送去二十万报酬,但赵家让她带着钱走了。

    嗯,也是,二十万对一个穷苦人家来说,够花几年了。

    随后问了句,“我二哥就给了你们二十万?”

    宋剑桥隐约觉得不止这个数,他二哥不是小气的人。

    刘千舟点点头:“是啊。”

    “那行吧。”宋剑桥语气都变了。

    刘千舟把东西放回后座,几千块的东西,她真要不起。

    就算她想要,等明天顾晓晓收到她的工钱后,她自己买一个去,反正她现在买得起了。

    一路无语,宋剑桥沉默的把刘千舟送到了宿舍楼下。

    刘千舟还是第一次看到能把车开进学校的,下车时忍不住说了句:“为什么门卫会放你进来?”

    学校大门的门卫,还有宿舍楼的门卫,感慨一声:活久见啊。

    宋剑桥淡淡说了句:“你们宿舍楼三期和体育中心是我们集团给盖的。”

    话落他挑了她眼:“什么意思懂不?就是说,你们学校的这几栋建筑,学校没出一分钱,都是我们宋氏集团给投建的。”

    刘千舟张口结舌,心道:忒……有钱了!

    宋剑桥在她惊讶的当下忽然说:“所以,刚才的选择,有没有后悔?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刘千舟假装糊涂的歪头看他:“什么?”

    瞪大的眼睛里,写满了迷惑和不解。

    这样干净的一张脸,谁能忍心怀疑她的真假?

    简直是天生的表演家。

    宋剑桥摆手:“没事儿了,走吧。”

    刘千舟立马眉眼弯弯笑:“谢谢宋公子!”

    下车头也没回的进了宿舍大楼,宋剑桥还等着她回眸一笑或者给他个挥手再见来着,可那死丫头真就那么走了。

    这当下气不打一处来,一踩油门飞出了学校。

    顾晓晓知道刘千舟约她见面是什么事儿,所以已经把钱带来了。

    刘千舟上的专业课,老师拖堂了,所以来小吃店的时候顾晓晓已经等了她快二十分钟。

    “我来了。”

    刘千舟跑来的,喘着气坐在顾晓晓对面。

    她把包放在里面靠墙的椅子上,看顾晓晓面前什么都没有,当即问:“你怎么没先点啊?说好我请你吃的,你先点你的啊。”

    “咦?你请我?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刘千舟笑,顾晓晓看着菜单,边看边说:“我不是很饿,所以等你一起,对了,茜茜公主的经理把钱给我了。”

    “是吗?”刘千舟脸上立马露出笑容。

    顾晓晓点点头:“嗯,昨天给的,所以我给你取来了。”

    刘千舟眼里全是笑意,耐心得等着顾晓晓给她钱。

    顾晓晓也真没客气,她们在韩式餐厅,平时顾晓晓请刘千舟也就一个石锅拌饭,今儿她不仅点了拌饭,还点了烤肉以及不少包饭。

    顾晓晓划好菜单又递给刘千舟,刘千舟一看点的这些,全都是实实在在垫肚子的东西,当即说:“这些够了吧,我们俩吃得又不多。”

    转身叫服务员把单下了,顾晓晓装钱的信封递给刘千舟。

    “你都赚这么多钱了,你至于这么小气吗?也不是天天这样吃,今天就应该庆祝一下。”

    “我觉得够吃了,吃不了挺浪费的。”刘千舟笑说。

    眼睛却盯着顾晓晓往她面前推来的信封,猜测那里面是钱,可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

    宋剑桥一幅画给了她一万块呢,加上“赏”的总共十八万,卓经理截止到昨天,也已经完成了所有酬劳的汇款,所以她才选在今天找顾晓晓。

    所以,这瘪瘪的信封是什么?

    顾晓晓说:“包饭是可以打包走的,下午还能吃。”

    刘千舟又加了份儿石锅拌饭,包饭确实可以带走。

    随后她问:“这是什么?”

    拿着信封,捏着信封的厚度,顾晓晓冲她直乐:“这是你的酬劳啊,卓经理打款了。”

    刘千舟一颗心吊了老高,忙拆了信封:“多少?”

    她眉头皱了起来,打开信封朝里面看了眼,一小叠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

    刹那间刘千舟心凉了半截。

    她问:“卓经理都给完了吗?全在这?”

    顾晓晓立马沉了下,撇嘴反问:“那你还想要多少啊?一千五一幅,对学生来说,这挺高的价了。但是,千舟,我一开始就说了的,我要抽成的。但是你那么辛苦的画,我看着都心疼。所以两万两千五我就拿了零头,这里面有两万。两万哦,整整两万。刚才我取钱的时候,手都在抖,虽然我家不缺钱,可我还是第一次拿这么多现金来着。”

    刘千舟脑子嗡嗡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面对她。

    “晓晓,你确定卓经理付完款了吗?茜茜公主的老板很大方,没有多给点吗?”

    她眼神急迫的看着顾晓晓,心底在猜测是不是还没到账?

    顾晓晓挥手一笑:“千舟,你以为那些老板的钱是地上捡来的啊?他就算再有钱,也不会给我们这样的陌生人啊。昨天卓经理特地打了电话,说款都结算清了,我也确认了,确实清了。”

    刘千舟忽然问:“晓晓,你认可友谊无价这话吗?”

    顾晓晓脸色有变,看了眼左右,随后再看刘千舟。

    “你怎么了?”

    刘千舟深吸了口气,然后长长吐出:“我很相信你的,我也知道你应该拿一些,可我夜以继日的辛苦工作,酬劳却被你拿走,你就给我个零头,连零头都不到,会不会太过分了?”

    顾晓晓脸色大变:“刘千舟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听你们宿舍那些人风言风语,觉得我在害你吧?”

    “你没害我,你只是把我当傻子了而已。”刘千舟淡淡的说。

    顾晓晓脸子黑下来:“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会骗你?”

    “要不要现在给卓经理打电话确认?或者这样,我们去银行看看你卡上有多少钱?”刘千舟语气冷静,态度不坚决。

    顾晓晓皱眉,一脸愤怒的问:“刘千舟你想钱想疯了吧?明码标价,一幅画一千五,这都是我帮你磨了很久,卓经理才答应给的价格。要不然,你以为学生能拿多少钱?”

    刘千舟已经在打电话,“十八万。”

    顾晓晓脸色瞬间垮下去,“你真以为你是大师了?”

    刘千舟将手机屏幕转给顾晓晓看:“宋公子,茜茜公主的老板,要不要我们亲自问问?”

    顾晓晓心虚当下,不说话,电话还在拨打中。

    她忽然说:“你怎么认识茜茜公主的老板?卓经理说他们老板很少露面,刘千舟……”

    电话接通了,刘千舟神色淡淡的看着顾晓晓,问她:“要不你亲自问问?”

    顾晓晓整个人如置寒窖,脸色死灰的看着刘千舟。

    “你真是想钱想疯了,卓经理没给我那么多钱……”

    刘千舟手机就放在桌面,并没有挂断,但也没有开扩音。

    她冷冷的看着顾晓晓:“你是不是觉得很好欺负?因为我没有父母撑腰,就算受了欺负也不能做什么。”

    “我觉得你真是得了失心疯,十八万你知道有多少吗?”

    刘千舟快射插话:“我给你五万,你必须还我十三万!”

    顾晓晓忽然站起身,端着桌上的水直接朝刘千舟头顶泼去。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看错了你,枉我对你那么好,以后你别来找我,我们之间,一刀两断!”

    水柱从头顶顺着脸直接滚落,稀里哗啦溅落在衣服上,温热的水扑面而下,温度瞬间消散,紧跟着冰冷的感觉如同她此刻的寒冷的心。

    水顺着脖子滑落,一路往下凉得发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