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三十九章:酬劳被坑,救兵到位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刘千舟忽然站起身,端起自己身前的水三两步上前拽住顾晓晓,在人回头的瞬间,一杯水罩面泼去。

    “这种滋味我可不独享。”

    刘千舟眼睛瞪大,满面冰霜的看着顾晓晓。

    “刘千舟!”

    顾晓晓反手扯着刘千舟用力拉扯,可刘千舟拽得太紧,顾晓晓痛恨当下狠狠挠在她手背上。

    片刻间,火辣辣的痛清晰传开,刘千舟皱紧眉。

    “顾晓晓,你必须还我钱!要不然我就报警。反正口说无凭,到时候警察会把事情查清楚!”刘千舟怒吼。

    两女生在餐厅互泼水,早已经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所以刘千舟这话喊出来,没所顾忌。

    顾晓晓气得脸色通红,起伏剧烈的胸口彰显着她此刻的愤怒。

    “刘千舟,我们走着瞧!”

    刘千舟松了手,垂眼淡淡看了眼已经冒血珠的手背,面色冰冷得吓人。

    她字句清晰:“你觉得我会被你威胁吗?为什么你这么贪得无厌?这件事过后,你求着我,我也不可能再跟做朋友,你又何必先发制人说什么一刀两断,羞不羞啊?”

    刘千舟转身拿着手机和信封,看着她:“你今天只给了我两万,请你在今天之内把欠我的钱全给我。”

    顾晓晓气血逆行,看刘千舟的眼神就看着头怪物。心头跟堵了块巨石一样,恨意直达心底,如果可以,她真恨不得撕碎那张虚伪的脸。

    “你说什么好姐妹,也不过如此嘛。我只是用这么点儿钱就让你原形毕露了。呵呵,我以前还真是高看你了,你的钱,我一分都少给你。我爸爸是老板,我妈妈是教授,你觉得我缺你那几个钱?“

    刘千舟一脸清冷,跟看猴子似的看着顾晓晓。

    都不满二十岁的小女生,为什么学会了这样的嘴脸?

    “好啊,那你还给我啊。”刘千舟语气平静的接话。

    顾晓晓冷笑:“农村出来的就这样,眼皮子浅!”

    顾晓晓转身就走。

    刘千舟淡淡再拦一次,顾晓晓火冒三丈的一把推开她。

    “说了不会少你一分!你眼里就只有钱吗?是不是只要给你钱,你什么都做,出卖朋友,六亲不认?”

    刘千舟脸色难看,但语气还算平静:“我只提醒你,不要忘记还我钱!”

    店门被推开,段婷婷等人出现。

    三人在门口稍稍一张望,紧跟着快步跑过来。

    段婷婷用身体狠狠撞了下顾晓晓:“让开!”

    金陈郸、王毓文已经站在刘千舟身边,段婷婷眼冒金星的瞪着顾晓晓。

    她怒吼:“还钱!你敢吞我们千舟的钱,我们就让你在云大待不下去!”

    顾晓晓看着段婷婷,脸色气得铁青。

    她朝刘千舟喊话:“走着瞧!”

    段婷婷人一闪,挡在刘千舟面前朝顾晓晓吼回去:“走着瞧就走着瞧,怕你啊!”

    顾晓晓要走,段婷婷立马拽住她包的袋子,不放行。

    “三八,还钱!”

    顾晓晓赶紧握着包的袋子,这可是大牌包,昨晚上才买回来的!

    “你给我放手!”

    段婷婷得意的仰脸:“不放,还钱!”

    顾晓晓快气晕过去,上前就挠段婷婷:“关你什么事,关你什么事?我说了不会少她一分,你们要再这么胡搅蛮缠,别怪我一分不给!”

    段婷婷始料不及,躲闪间慢了一步脸上被挠了下,清晰的痛感当即传来,气得段婷婷暴跳如雷,当下如发怒的小豹子跟顾晓晓就这跟前打了起来。

    王毓文都傻了,没有想着上前帮忙,而是下意识的拖着刘千舟往后退。

    金陈郸倒是冲上去了,抬脚就往顾晓晓腿上踹,顾晓晓那头发被段婷婷扯散,她反手瞬间同样揪住段婷婷的头发,谁也不放手,金陈郸照着顾晓晓腿上又是一脚。

    “给我放手!”

    顾晓晓更用力的拉扯,段婷婷吃亏在身高上,气势在拉扯中渐渐变弱,金陈郸拽着顾晓晓手腕,抬脚朝顾晓晓腿肚子上踹。

    顾晓晓同时抬脚,回踹了几下。

    刘千舟和王毓文这当下才上前,拉开三人。

    段婷婷不服气,被王毓文拉住还抬着脚踹。

    刘千舟转向顾晓晓,推了他一下:“你还不快走?”

    顾晓晓眼神淬毒一般,狠狠看了眼刘千舟,什么都没说走了。

    段婷婷还骂骂咧咧不服气,因为她给打疼了,觉得自己没打回多少。

    宿舍四人坐进了半封闭式的卡座,刘千舟先还担心吃不完,这下刚好,够四个人吃了。

    几人沉着气坐了很久,东西都上齐了刘千舟才开口。

    “你们怎么来了?”

    段婷婷拉着脸子说:“我男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你需要支援,我们就来了。”

    刘千舟眼神愣了一秒:男朋友?

    数秒后她想起来是谁了,段婷婷在轰趴上认识的那个富二代。

    “哦。”

    刘千舟轻轻应了声,她都忘了拨过宋剑桥的电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挂断的,不知道没开扩音他能听到多少。

    想起宋剑桥,觉得意外,他居然还给她找了帮手。

    金陈郸终于忍不住了,她往前凑了凑,“千千,真的有十八万吗?”

    十八万那是多少钱啊?

    金陈郸发问,卡座内忽然安静得不像话。

    刘千舟深吸了口气,点点头。

    多少有点反感,钱应该是个人的,她可以拒绝讨论。

    但大家太好奇,并没有这么快结束这个话题。

    段婷婷起哄说:“那你得给我们发红包,忽然间有这么多钱,我好羡慕啊!”

    刘千舟点头:“行啊,等顾晓晓把钱还给我后,我再给你们发。”

    段婷婷忙问:“她说什么时候还啊?

    刘千舟摇头:“不知道,我说让她今天还。”

    金陈郸忙接话说:“直接转账,支付宝、银行app,或者at提款机,分分钟的事儿,干嘛要让她拖那么久?”

    金陈郸说完转向王毓文:“转账分分钟的事儿,对吧?”

    王毓文点头:“嗯,网上转账是很快。”

    金陈郸又转向刘千舟:“千千,你得赶紧催她,你不催她,她一拖有可能就不给了。”

    刘千舟按着头:“我们刚才把人打走,马上又催她还钱,会给吗?”

    “不给就告她呀!”金陈郸激动的出声。

    段婷婷横了眼金陈郸,“你这么激动,刚才怎么不第一个冲上去?”

    有些人就一张嘴巴!

    刘千舟赶紧缓和现场:“我打电话给她,让她今天之内给我。”

    “干嘛是今天?你得说一小时内!”金陈郸大声嚷起来。

    刘千舟皱了下眉,已经在打电话。

    刘千舟打两遍,顾晓晓最后时间才接,一接就没好气的吼了一通。

    “我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刘千舟我告诉你,我会拿着医生给的诊断书问律师的,今天你们宿舍四个人围殴我,我就不相信警察不管!”

    刘千舟听得心烦,但还是淡淡的提醒她还钱。

    “不会少你一分!刘千舟,走着瞧吧!”顾晓晓对着电话吼完就撂了电话。

    刘千舟盯着挂掉的手机,心底五味杂陈,她也不是那么不讲人情和道理。

    金陈郸忙忙问:“怎么样?她什么时候才还啊?”

    刘千舟抬眼,眼睛漆黑,眼神雪亮。

    她冷静的说:“顾晓晓在去医院的路上,她要拿着检查报告报警。”

    四人的场面安静。

    段婷婷语气不善:“她还真不要脸,居然还想报警。”

    金陈郸却问:“她报什么警啊?该报警的是你啊。”

    “她说她要告我们围殴她。”刘千舟说。

    金陈郸一听,脸色当即变了:“什么围殴?明明就是段婷婷一个人在跟她打,她也真好意思这么说。”

    三人看向金陈郸,段婷婷气不过:“那我也被她打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去做个检查什么的,反过来告她啊?”

    刘千舟点头:“当然啊。”

    金陈郸插话:“但是是你先动的手,你忘了?”

    段婷婷一听这话,当即不乐意了。

    “金陈郸你什么意思啊?你没打人吗?你穿那鞋子连着往顾晓晓身上踹了好几脚呢,你以为我没看到啊?现在全推给我,你什么人啊?”

    段婷婷这话一出,金陈郸能服气?

    “我什么时候全推给你了?我是说,你先动手,你站不住理!”

    段婷婷“呵”了声,谁先动手还说不定呢,顾晓晓先推的千千,我是千千朋友,我帮她也在情理中。“

    刘千舟握着筷子在两人碗上敲了下:“你们吵什么啊?她也只是虚张声势说说而已,我们在这就乱起来了,吃饭吧!”

    桌上不再说话,几人沉默的出了餐厅。

    日子照过,课照上。

    平静了几天后,顾晓晓那钱还没见踪影,至于说报警的事儿,也没下文。

    刘千舟几乎给段婷婷电话都打爆了,人现在直接关机,不给回应。

    刘千舟没办法,只能跑外语系去蹲点儿堵人。

    顾晓晓的专业课还没下,人就从后门溜了。

    刘千舟没料到顾晓晓会提前走,坐在外头画画呢,等下课铃声一响,她几乎同时起立等在门口,却已经晚了。

    学生从教室里陆续出来,后面没什么人,她忙拦住一同学询问。

    “同学你好,你们班的顾晓晓呢?”

    女学生回头看看教室,没人,当即回答:“可能先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