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四十章:计较V机遇还是骗局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刘千舟气得咬牙,下课她就守在这里了,居然还是让人跑了。

    刘千舟去顾晓晓宿舍等,外语系新生宿舍楼在二期,艺术系新生宿舍在三期,距离相隔着大食堂和二食堂。

    当刘千舟找到顾晓晓宿舍时,宿舍人居然说顾晓晓已经搬出去住有一个多星期了,平时除了上课时间能见到她,课后基本上见不到人。

    刘千舟一听,脑子有些嗡嗡作响。

    顾晓晓一定是为了躲她,所以搬出学校住了。

    “诶,你是晓晓的高中同学吧?她是不是在外面交男朋友了?”

    刘千舟黑着脸转身就走:“不知道。”

    刘千舟回到宿舍,气得胃疼,自己跟自己生气。

    这星期除了上课,就只顾催顾晓晓还钱了,害她错过了不少专业比赛。

    金陈郸吃了饭回宿舍,看刘千舟躺在床上。

    “千舟,你答应给我们发的红包呢?都这么久了,你不会不想发了吧?”

    “钱还没要回来。”刘千舟闷闷的回应。

    金陈郸看着上铺躺着的人,“是吗?这么久都还没还,不会是你不想告诉我们吧?”

    “真没还。”

    刘千舟翻身背对金陈郸,她自己够气了,还来个添堵的人。

    “可那天顾晓晓不已经想给了你两万吗?两万你就先发个小的,等那十六万要回来后再发个大的呗。”

    刘千舟背对人,金陈郸却踩上了爬梯,撑在刘千舟耳边叨叨。

    刘千舟真想两眼一翻,晕过去,她烦死了了。

    没等到回应,金陈郸戳了戳刘千舟:“睡着了?刚还说话来着,这么快就睡着了?”

    刘千舟依旧没吱声儿,金陈郸兴怏怏的下了梯子,拉开椅子坐下,低声哼哼:“不想发红包就明说,谁都不是缺了你那么点儿钱就活不下去了。”

    刘千舟翻身哼了句:“发了!群里。”

    金陈郸面上一喜,赶紧拿手机边问:“宿舍群吗?我赶紧的。”

    金陈郸点开群,手快抢了红包:“啊?才六块!你发了多少啊?为什么是拼手气?你不就不能发普通红包吗?我太亏了!”

    段婷提和王毓文还在食堂吃饭,但陆续也领了红包。

    王毓文手气王,领了一百二,剩下的是单婷婷的。

    金陈郸这边一看领红包的情况,当场气得肺疼。

    “千舟,我才六块!才六块!王毓文抢了一百二,连段婷婷都抢了七十多,千舟你必须得给我发个私包,我太伤心了,我太伤心了……”

    刘千舟翻身看了眼暴跳哀嚎的金陈郸,意外金陈郸会在乎成这样。

    “千千,我才六块,你给我发个私包吧。”金陈郸贴着床沿哀求。

    刘千舟讶异了两秒:“好吧。”

    刘千舟单独给金陈郸补发了个五十二块的红包,金陈郸笑嘻嘻的领走,可点开看,脸子立马又垮了下去。

    “怎么才五十二啊?”

    人又往刘千舟床边靠,不依不饶的哀求:“千千,你好歹给我发个一百块吧,顾晓晓给了你两万,你今天就发了两百在群里,你也太抠了,你对宿舍人都这样,你忘了那天还是我们帮你把顾晓晓赶走的。”

    刘千舟爬坐起来,三两步下了床。

    “红包最大只能包两百,我已经发了最大的包。”

    刘千舟脸呈菜色,她必须得赶紧离开宿舍。

    金陈郸挡在刘千舟面前:“但你可以多发两个啊,每个人都发两百,你有两万呢,每个人两百的红包都舍不得吗?”

    刘千舟闻言,脸色沉下去,忽然反问:“你有爸爸吗?”

    金陈郸一愣,不解的点头。

    刘千舟再问:“你有妈妈吗?”

    金陈郸脸色不悦:“当然有了,你什么意思啊?”

    刘千舟一字一句说:“但我都没有!”

    金陈郸表情僵在脸上,宿舍人的家庭情况,除了知道段婷婷是云都本地人之外,其他人的情况都不清楚,因为大家都不说。

    段婷婷是城市姑娘,加上性格外向,所以提到自己家庭情况的时候很多。

    金陈郸看着刘千舟,一时间心里滋味不是那么好受。

    怪不得她拼命兼职,原来没有父母。

    刘千舟在金陈郸终于安静了后,坦白说:“我家里只有我奶奶,我奶奶年纪已经很大了,我们家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刘千舟说了几句,又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转身换了自己的鞋出去。

    “你去吃饭吗?”金陈郸小声问了句。

    刘千舟“嗯”声回答,而后她回头说:“这是我为什么只有一双鞋不买鞋换的原因,如果我身在富裕家庭,我对自己和对朋友,都不会像现在这么吝啬。”

    金陈郸笑笑,“你去吃饭吧。”

    刘千舟拿着饭卡出了宿舍。

    离开宿舍的刘千舟和回宿舍的段婷婷、王毓文没碰上,所以那两人回来时看只有金陈郸一人都问刘千舟去哪儿了。

    “她不会是拿到钱然后自己出去吃好的了吧?”段婷婷笑说。

    王毓文跟话:“我猜是这样。”

    金陈郸虽然同情刘千舟的家庭状况,可那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心痛的是,红包她居然只抢了六块!两百块的红包啊,就包了三个,她这倒的什么霉运啊。

    “你们抢那么多,给我发个红包呗,王毓文你是手气王,应该你多发点。”

    王毓文没说话,谁都不愿意把到手的钱往外送。

    段婷婷直接拒绝:“凭什么啊?拼手气红包你自己抢得少怨得了谁?”

    王毓文问:“千舟出去吃饭了吗?”

    金陈郸:“去食堂吃饭了,她说她家里困难……”

    “可十多万呢,好多钱啊。”段婷婷已经笑开了。

    “那顾晓晓还没有还钱,千舟说今天先发个小的,等要回来再给我们发个大的,但我觉得她在骗人,应该是早就还了。”金陈郸说。

    段婷婷张口,好大会儿没说话。

    金陈郸又说:“对了,刘千舟说她家里只有个奶奶,没有爸妈,她是孤儿吗?”看向段婷婷:“你跟她那么好,是不是真的啊?”

    段婷婷惊讶了,“啊?”

    没有爸妈?那是什么意思?孤儿?

    王毓文久久才说:“怪不得她那么拼命兼职。”

    段婷婷心里不好受,刘千舟从来没说过自己家的情况,但从平时生活中来看,她确实从没乱花过钱,就连零食都是她哥哥送来的。

    王毓文想起轰趴上见过的赵经年:“那个赵经年是她什么哥哥?难道不是她的亲戚?”

    “亲戚和亲妈亲爸一样吗?”段婷婷低低的出声,“唉,以后我们别起哄要她发红包了。”

    金陈郸欲言又止,宿舍陷入安静。

    刘千舟接到赵经年电话,问她赵经时有没有找过她,刘千舟觉得奇怪。

    “经时不是在襄城吗?”

    赵经年叹气:“学校打电话给我妈说,他已经有两周没去学校了,宿舍同学说他来云都了,但这段时间,他一直没联系过我们。”

    刘千舟皱眉,两周没去学校了?

    “他也没有来找我。”

    挂了电话,刘千舟走出食堂,赵经时的事扰乱了下她的思想,闷闷想了会儿,随后走出学校。

    猜想着顾晓晓还要上课,不可能会住太远,只要她人是活的,她就会出现。

    刘千舟在校外晃悠,一个穿着黑色长款风衣,带着爵士帽的高挑男人立在街边,已经注意她很久了。

    刘千舟眼神多次与男人眼神交错,但她无心其他,而是注意力都放在搜寻顾晓晓的身影上。

    她现在只是庆幸还没告诉奶奶这个消息,如果自己之前没沉住气先告诉了奶奶,现在又没拿回钱,她奶奶一定比她更生气更难过。

    刘千舟站在“工”字形的人形天桥上,眼观八方的寻视。

    而那位早就注意上她的高瘦男人终于朝她走来。

    “你好,我是e家模特的星探,这是我的名片,你先看一下。”

    刘千舟皱着眉,后退一步,但还是接了男人递来的名片。

    e家模特演艺公司,职位是资深经纪人:杰森。

    杰森当即问:“不知道你对当模特有没有兴趣呢?”

    刘千舟第一反应是:天上掉馅饼了?

    紧跟着摇头:“天资愚笨,吃不了那碗饭也没兴趣。”

    杰森面色一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一口回绝他的人。

    换别人,杰森早扭头走人了,可近看这丫头,他发现更好看,实在不愿意放过。

    “我真的是经纪人,你不要看我面相凶恶,就认定我是坏人,我的身份你可以亲自查证的。”

    刘千舟抬眼,话问得直接:“那请问,要当模特是不是需要交钱给你??

    杰森脸色一怔,缓缓点头:“是要交一点,但那是包装和训练你的正规收费,每个出道的模特儿都要经过专业训练后才能正式签约。”

    刘千舟言简意赅的拒绝:“我没钱,谢谢。”

    杰森被这丫头堵得,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

    “成名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只要你抓住了,兴许将来你就是超级模特。e家模特儿公司你没听过吗?天王级别的陆天逸就签约我们家公司,我们家公司造型能力很强,只要你……”

    “我说了,我没有钱,所以没办法抓住这个机会,请先生将机会留给别人吧。”刘千舟惋惜的摊手。

    不是不信杰森,但也不全信。

    但凡要她交钱的,她都会多长几个心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