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四十一章:意外走红,天才少女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杰森无法说通她,只得千叮万嘱让她把名片收好,什么时候想通了给他电话。

    刘千舟出于礼貌的点头:“好,谢谢你。”

    两人拉开距离,却依旧在校外晃悠。

    刘千舟多次与杰森对视,原本那点儿信任在杰森一直站着不走、见着漂亮女生就递名片后荡然无存。

    刘千舟就这样在天桥上站了一下午,连顾晓晓的影子都没见着。

    当她回去时,杰森在校门前将她拦下,磨破了嘴皮子终于把刘千舟的号码要了去。

    又是几天过去,眼瞅着这十一月就快过去了,可刘千舟依然还没找到顾晓晓。

    段婷婷在校园论坛匿名发了帖,指名道姓将顾晓晓的事情曝出来。

    “贪污巨款”“丧心病狂”等字眼直击人心,短短一天时间,帖子被盖起了高楼大厦,几乎评论一边倒的谴责外顾晓晓,同时外语系与学校无辜躺枪。

    段婷婷在帖子中简单说了刘千舟的家庭情况,话锋一转,直言披露顾晓晓虚伪狡诈的嘴脸。

    跟帖的评论中,多是为此事义愤填膺,甚至还有不少正义之士站出来出谋划策。

    最多的是找外语系的年纪辅导员,找学校领导,顾晓晓不还钱,就勒令退学。

    再有是劝受害者报案,都已经满了十八岁的成年人,骗取巨额现金已经构成了犯罪,使用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等。

    帖子在校内引起层层风波,同时也令“茜茜公主”的大名在云都大学内火了一把。

    所以在帖子发出来的次日,便有不少人前往时代广场,进茜茜公主一睹价值“十八万”人民币的系列墙画。

    事情曝光几天,热度持续不减。

    学校迫于压力,论坛管理员以校领导的口吻针对这帖子做出了公告,承诺会查清此事,给受害者学生一个公道。

    这公告刚发,社会新闻就出来了。

    但新闻似乎有些避重就轻,内容居然只报了云都大学新生才华高,“茜茜公主”高档西餐厅老板以一幅画万余元人民币的高价请她作画。

    记者在文中大肆宣扬墙画的艺术价值,并且将涂鸦市价做了曝光,这相比起来,绘画者无形中就被推崇得更高。

    顺应实事报出新闻在情理中,但奇就奇在登在了云都早报这样的主流报纸上。七八线外的报纸二三板块在常理中,主流媒体并且还仅次于头版,这简直想瞪掉吃瓜群众的眼珠子。

    且这新闻不仅出现在一线主流媒体报纸上,一二三线新闻首页都是这则消息。

    社会新闻的报出,茜茜公主紧随云都校园的红火再一次在社会上引起广义。

    而看此时的茜茜公主西餐厅,几乎人满为患,生生将这条街的甩尾段炒成了人流主要聚集点。

    新闻爆出后引起这么高的关注,云都大学的校领导反应贼快,立马以学校名义发了篇“教学育人,不敢鞠躬”的文章。

    这文章写得,不得不鼓掌叫好。

    表面上对社会大众夸赞云大教出好学生的评价谦虚推诿,实际上是变相一一承人了大众的夸赞。

    由于社会媒体的推动,以及网络媒体无意识的推波助澜,云都大学一时间在国内高校中风光无两。

    云都大学以单位发声后,迎得社会认可及赞美后,学校内艺术系领导有意见了。

    校领导那篇文章里,可半句都没提到艺术系啊。

    所以就在校领导发文章的当晚,艺术系的领导在认真的微博上也发了一篇类似回应社会赞誉的文章。

    但系领导这回应,说得更具体,毕竟自己系的学生,对于平时都在那些基本功上下功夫培养,系领导可比校领导清楚得多。

    而系领导这一举动还没引起大家阅读和评论狂潮时,主流媒体上又发了一篇讽刺云都大学抢攻的文章。

    文章字数不多,只是见刘千舟的个人基本信息公布开来。侧重点在于这位天才少女学画的过程,人家孩子才上大学,擦进云都大学,文章里面写到兴许人家姑娘连云大后门儿都没摸熟呢,怎么就把自己勤学苦练来的绘画功底全全抢走?文化人做强盗,大开眼界!

    这事儿意外闹开,找刘千舟的校领导、系领导不少,可她的事情却没有给解决。

    因为顾晓晓没来学校上课了。

    顾晓晓的专业老师、辅导员以及班主任都联系不上她,甚至联系不上顾晓晓的家里人。

    刘千舟为这事儿,跟自己生气,饿了自己两天。

    实在饿得不行了,这才开始吃东西。

    ……

    段婷婷进宿舍,看刘千舟居然在喝粥,立马笑着凑上去。

    “千千,你终于吃东西了,我们都担心你会不会真被气病了。”

    天知道刘千舟最近有多火,段婷婷那篇帖子都被论坛管理员加精置顶了,几乎所有上校园论坛的人都能看到。

    但这事儿刘千舟却不知道,因为她这两天一直躺着呢。

    刘千舟喝着皮蛋瘦肉粥,整个人有点发晕。

    “嗯。”她就轻轻应了声,继续喝粥。

    段婷婷拉着椅子在她身边坐下:“你还记得我写的那篇帖子吗?”

    刘千舟依旧“嗯”了声,没给太多反应。

    段婷婷凑刘千舟跟前说:“你不知道有多少人顶贴,现在学校人都知道顾晓晓是什么货色了,我真后悔匿名发帖,不然我也火了啊。”

    匿名这茬儿,段婷婷每登录一次论坛,看到那不断攀升的恢复数据,就扼腕一次。

    刘千舟恢复了口人气:“那又怎么样?还是要不回来钱了。”

    段婷婷看着她,一时间无话可说。

    “行了,外语系那些老师不是说过,会帮你的吗?”

    现在校领导都注意了,应该没多大关系了吧?

    刘千舟叹气,继续喝粥。

    “有什么用?他们什么都没做。”

    顾晓晓已经跑了,早就携款出逃了,现在校领导关注也没用,报警也没用。

    刘千舟这心怄得气儿都喘不过来,十八万啊,几乎填平了宋城赔偿给她家迁坟的补偿费。

    那笔钱,她和奶奶都没花一分,只是过了下手。

    她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跟钱无缘,怎么明明是她的,可偏就得不到呢。

    刘千舟闷在心里气,段婷婷安慰她:“你现在可火了,好多人站在你这边呢,你要不要借这个机会开微博攒人气,以后转型当网红什么的?没准儿那都是一条出路啊。”

    刘千舟转头,看着段婷婷,她说得有一定的道理。

    但……

    “等我缓两天再弄吧,我现在没心情弄那些。”

    段婷婷说风就是雨,已经把手机丢她面前。

    “下个微博,注册个账号,直接认证你就是天才少女刘千舟,就这么简单。”

    刘千舟眼珠子斜飞:“天才少女?”

    这名号会不会太夸张?

    段婷婷笑得贼兮兮的靠近她:“你上微博你就知道你有多火了。”

    刘千舟吃饱后元气也回来了,瘫在椅子上研究微博。

    听段婷婷的说辞,她以为是她撕顾晓晓的事儿被人放到网上,没想到网上热议的居然是她在茜茜公主的主题墙画。

    难怪段婷婷说攒人气来着,刘千舟果断注册了名字。

    想用本名注册,但无奈被人占用,紧跟着又注册“天才少女刘千舟”,很好,成功。

    段婷婷让她认证原创画手,刘千舟捣鼓了会儿,发现并没有说的那么简单,需要提供单位证明。

    “学生证行不?”刘千舟转头看向段婷婷。

    段婷婷“呵呵”回她,刘千舟泄气,点进段婷婷的微博:“你怎么认证的?”

    “这年头只要花钱,什么事儿办不成?”段婷婷冲她挑眉:“要花钱弄吗?一天之内就给橙v认证成功。”

    刘千舟脸子歪了下:“你居然……”

    段婷婷看她,刘千舟点头:“好。”

    刘千舟想得很远,她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多人对她的画感兴趣,所以开了微博之后,她就能把画放在微博上,坚持画到毕业,四年总能积攒到一批读者,到时候她要做插画师,或者做原创动漫,那都是推动她走向成功的路。

    微博认证后,段婷婷还背着刘千舟花了钱,将刘千舟的微博id与她自己的热点新闻捆绑在一块儿,让还在关注她的人找到本主。

    刘千舟开通了微博,还在翻阅最近的事件,宋剑桥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出去下。”刘千舟收拾了打包盒,回头对段婷婷说。

    “行。”段婷婷那忙着呢,眼都没抬。

    刘千舟到了校门口,宋剑桥坐在车里等她,见她出来,宋剑桥按响喇叭。

    刘千舟朝车子跑去,立在车旁看里面的人。

    宋剑桥降下车窗,“上车说。”

    刘千舟想了想,拉开车门坐上车。

    “找我什么事?”刘千舟问。

    宋剑桥开门见山:“最近动静弄这么大,我就问你一句,目的可达到了?”

    她确实没用美色依附男人,可这种恬不知耻的为自己宣传、一轮又一轮的炒作,也没比卖笑的高尚多少。

    刘千舟听得皱眉:“什么意思?”

    “照理说,我还得谢谢你,帮我餐厅名声宣扬了出去。不是你,我餐厅的营业额也不会开业首月就爆了。”

    宋剑桥话说得慢,语气和脸上的神色尽显鄙夷和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