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四十三章:恃宠而骄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排队轮到刘千舟了,她简单说着自己的需求。

    “我要两个鸡蛋,不要芹菜要葱花,谢谢!”

    她边说边把钱扔进摊主敞开收钱的盒子里,“四块钱对吗?我自己拿一块咯。”

    摊主快速抬眼看了她眼:“行。”

    刘千舟安静等着她的煎饼果子,同时抬眼看着对面极周围。

    回头时快速扫过宋城,看向别处,眼神流转一圈后,又立马往回拉,直接看向宋城。

    认出人后,她当即惊讶的瞪大眼,同时侧身转向他。

    “宋……宋城?”

    宋城?

    宋城闻言意外三分,指名道姓称呼他的人,还真不多,云都名声在外的领导见着他,都会客气的叫一声“宋先生”,她倒是……

    刘千舟咬了下舌头,微微皱眉。

    就这当下忽然想起来宋剑桥在轰趴那晚左右试探她的那些话,她之前猜测是帮宋城打听的。

    可这么长的时间,这位先生就跟消失了一样,所以又否认了那样的猜测。

    但现在!

    刘千舟皱着眉,他又出现了,那就是,他是真看上她了?

    看上她什么了?长得漂亮?

    还是,因为她救过他?

    “你来找我的?”刘千舟直言。

    宋城点头:“是。”

    “你吃东西没有?要不要给你来一个?”刘千舟下意识问。

    宋城闻言,满脸错愕。

    “我请你。”刘千舟说。

    宋城拧眉,“不用。”

    但刘千舟还是大方的给来了两份,自己拿一份,另一份递给宋城。

    “加了两个鸡蛋的,要不要?”她抬眼望他。

    宋城抬了手,却终究无法说服自己,所以又捶了下去。

    “不用。”

    刘千舟收回来,他不要她两份也能吃完。

    刘千舟边啃边往天桥上走,又开始眼观八方的任务。

    宋城在她身后三步走着,一个身型与打扮就像从杂志上走下来的模特般的男人,到哪儿都能成功引起人的注意。

    刘千舟站在桥上,大口啃着吃的,眼珠子左看右看。

    宋城在她身边站着,双手撑在桥上的护栏,眼神黝黑,深不见底一般。

    刘千舟干掉一份,紧跟着第二份开始。

    食物的气味飘散,宋城微微侧目,极少有女人做什么他都讨厌不起来,她是特例。

    这么偏向她,多少跟她当初救他有关。

    刘千舟见宋城看自己,忙将咬了一口的煎饼果子往他面前递去。

    “要吃吗?”

    宋城摆手:“不用,你在等人?”

    “不,我在找人。”刘千舟低低的说。

    宋城目光淡淡,扎了麻花辫的刘千舟看着格外柔美,眼睛依旧水盈盈亮晶晶的。

    “那些钱,拿不回来就算了。”宋城低声道。

    刘千舟闻言,缓缓转向他。

    “为什么?”

    宋城盯着她略显激动的反应,她紧跟着出声:“那是我通过劳动辛苦赚来的,我拿我所得,天经地义,我凭什么要白白送人?”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要那么相信人。”宋城道。

    刘千舟沉着脸看他,眼神很黑很沉。

    “你是她什么人?为什么帮她说话?”

    宋城愣了一秒,没懂她这话里的逻辑。

    他一旁观者,他说话能帮着谁?

    宋城不多话,只道:“带你去见个朋友,去吗?”

    “不去,我要守在这里。万一在我离开的时候,顾晓晓刚好出现了,我会气死我自己的。”刘千舟赌气道。

    宋城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儿,莫名觉得好笑。

    生活里多个这样的女人,应该很精彩。

    “你把那女生的照片公布出来,现在整个学校都在‘通缉’她,这样的情况下,她还会出现在这里?”

    刘千舟听得皱眉,“可是怎么办?她拿走了我十几万啊,不是几百块,十几万啊!就给了我两万,我能就这样算了吗?”

    宋城道:“如果剑桥给你的价格真是一千五一幅,你现在是不是不仅接受了这两万,还很感谢你的朋友?”

    刘千舟忽然瞪着宋城:“可是!他给的一万!”

    刘千舟冰冷的瞪向宋城,这件事,她是最大受害者,这是短短一个下午就涨了数以千计的微博粉丝填补不了的伤痛!

    “你太偏执了,别钻牛角尖,退一步想,你已经获得了很多。”

    宋城脸色不好看,可安慰她的话语中足见耐心。

    刘千舟扭头看他,轻哼一声:“事儿不在你,你当然可以说得这么轻巧。我获得了很多?你是指她给我的两万吗?”

    宋城看着偏执不听劝的刘千舟,暗暗拧眉。

    “你不想扬名?这个意外的契机让你意外走红,只要你把握住机会,你比你同样起点的同学顺利几百倍,你还不知足?”

    刘千舟皱眉:“你什么意思?我现在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你跟我说要感谢那个卷走我报酬的xx?”

    宋城面色见怒:“千舟!”

    “难道我说错了吗?就算之前新闻报道了我,可实际上我得到了什么?名气那是不愁吃穿的领导才稀罕的,我稀罕的,是钱!难道我要利用名气敛财吗?我能敛上一大笔钱,那样我确实得到了不少。可实际上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这整件事,我是受害者,所有影响力都在为他人做嫁衣。”

    刘千舟眼眶通红的对着宋城喊,毫不顾忌的对话频频惹来过往的学生和路人。

    宋城整个人就跟泰山一般,巍峨峨的立在她面前,任凭她得怎么发怒,他依旧面不改色。

    他脸上从来看不到笑意,和颜悦色的时候也不多,但他给她的,却有足够的耐心。

    他对她的态度,就像面对任性撒泼的小学生。

    宋城淡淡出声:“微博上的天才少女刘千舟不是你?”

    刘千舟闻言,脸色气得刷白。

    “所有人,所有人都在抢功,我是当事人,我只是认证了我的真实身份而已……”

    “如果只是这样,那又何必顾人将你与热点话题绑定炒作?”

    宋城几句话直击她内心,刘千舟恍若被人当头棒喝,火气噌噌往上窜。

    “我要你管!”

    砰!

    手上没吃完的大半个煎饼果子直接砸向宋城:“神经病啊,我已经够惨了,你还跑来奚落我,你们有钱人都这样吗?”

    站着说话不腰疼,事儿不是在她头上,她能说出比这更漂亮的话。

    装什么圣人君子?

    宋城两道泼墨浓眉拧成结,垂眼,目光落在胸膛。

    他今天的外套穿了件儿版型立体、剪裁合身的深色薄款呢大衣,里面是办公室正装。

    他身量高,体型挺阔厚实,这样的穿着在没有身高优势的身上会略显浮肿,可在宋城身上,却极好的衬托了他的身形,比杂志模特毫不逊色。

    而眼下,刘千舟那煎饼飞来,胸膛处一团油渍已经将料子浸染,瞬间出现一团污渍。

    宋城盯着那团油污,足足看了五秒。

    随后,抬眼:“这样的行为,你认为对吗?”

    刘千舟咬紧嘴唇,眼珠子斜开一旁,目光看向天桥下车水马龙的路面。

    宋城没见动怒,但低声要求:“道歉。”

    刘千舟忽然扭头说:“你不是喜欢我吗?你喜欢我只是这样就受不了了?”

    宋城瞠目,良久反问:“你认为那点好感就足够让你拥有恃宠而骄的资本了?”

    刘千舟皱眉,垮着脸子,眼神斜拉。

    “我又没让你喜欢。”她嘟嚷。

    刚才那一下,实属意外,砸过去时她自己也蒙了。

    可这人说话也实在太难听,他到底是帮的谁?

    宋城深吸气,企图用自己过人的理智和冷静将这一次的怒气压下去。

    “先认错。”

    “对不起,可是是你自己说话太难听。”刘千舟爽快道歉。

    宋城一时无言以对,片刻后,他道:“我去见一个律师朋友,去不去?”

    刘千舟脸扭开一边:“不去!”

    就这种死板冷硬的态度,还想女孩儿喜欢?

    刘千舟盯着桥下往来的车辆,不给回应。

    宋城再道:“你可以咨询下律师,你这样的情况,如果起诉,可有胜算。”

    刘千舟眼神猛然间雪亮:“好!”

    宋城看她瞬间融化下去的脾气,不禁意外又惊讶。

    “我其实一直想找律师,可是我……”

    她挠头,没再说下去。

    “我车停在前面,介意走一段吗?”宋城问她。

    “没关系。”刘千舟说。

    为刚才的冲动和失态感到内疚,她并不是个暴脾气的人。道歉也不显诚意,埋着头越想越不是滋味。

    “刚才对不起啊,把你衣服都弄脏了。”

    刘千舟闷闷出声,宋城垂眼,心底瞬间被她轻软的几句话抚平。

    “没事。”

    两人沉默的走,她在宋城身侧以平均慢两步的速度跟着。

    大半小时后,宋城的车停在某律师楼下。

    刘千舟看着威严不可侵犯的律师楼,态度下意识恭敬起来。

    宋城大步走在前面,刘千舟紧紧跟着。

    宋城步子大,几步过后脚步顿了顿,直到刘千舟跟上后,他才放缓了脚步同行。

    刘千舟与金律师单独在谈,宋城坐在外面等候室等她。

    律师楼的办公室都是透明的玻璃墙,内外视线通透。

    宋城等在外面,目光十有都在刘千舟身上。

    她情绪从进律师办公室五分钟后开始愤怒,尽管宋城听不到里面在谈什么,但从刘千舟的肢体语言和情绪上不难猜出,没有起诉的可能。

    口头承诺,单凭那些帖子和一边倒的舆论,怎么能成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