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四十四章:老牛吃嫩草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四十分钟后,刘千舟从律师办公室出来。

    她怒气冲冲走到宋城身边,整个人连同怒气直接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好气哦!金律师说我们当初没有签分成协议,没有书面证据,也没有拿得出的实体证据证明我们的分配方式不是这样。”

    刘千舟气得捶胸顿足,坐不住又原地跺脚。

    “好气好气,好生气,我好生气!”

    宋城平静的看着跟撒泼的猴儿似地的刘千舟,嗷嗷叫唤的小样儿他也觉得可爱极了。

    倒不是看好戏,他只希望她不要那么深,钱而已,没了就再赚。

    当然,考虑到她的家庭情况,这种说辞百分百会惹恼她。

    她发了一阵疯后,转向宋城:“可是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我不可能会答应那样的分成方式啊,九比一诶。工作是我做的,为什么酬劳被她领走了。”

    刘千舟气得又跺了两下脚。

    律师楼的工作人员站了老远观望,本有想上前劝阻不要喧哗,却被金律师阻拦了。

    宋城都没意见,他还能说什么。

    刘千舟发疯完了又凑近宋城,蹲在他面前。

    “真的没办法了吗?”

    没有把怒气带给他,只是可怜巴巴的确认。

    宋城:“相信律师已经给了你更专业更具体的解释,如果可以起诉,我也同意你起诉。但这件事,千舟,你就没有错吗?”

    “我哪有错?”

    “你错在太相信别人,你现在想争取自己的利益,却没在一开始将利益抓在手里。为什么不说清楚抽成方式?为什么不写下来作为证据?”

    宋城的话,刘千舟听来确实不好听。

    但这是事实,她咬牙嘟哝:“因为是朋友,我们是高中同学……”

    “这不是理由。”宋城打断她。

    他将她拉起来,把人按在身边椅子上坐着。

    “你就应该经历这些事情,不经历过怎么长记性?”宋城淡淡出声。

    刘千舟听这话,眼都直了。

    “你是说,每个人经历各种不幸不仅不能抱怨,还要感恩?”

    她拉着眼神儿,看宋城的脸都变了样。

    宋城道:“等你以后就明白,所有生活赋予给你的,都是财富……”

    “打住!”

    刘千舟拒绝此刻探讨这种灵魂话题,拉着脸子看向别处。

    心头堵了气,堵得实在难受,身边这位爷还不停给她煽风点火,秉着自己不痛快你别想痛快的原则挑起了话题。

    她说:“宋城,像你这种只有钱,却不懂浪漫不懂女生想法刻板又严肃的人,没有女生喜欢吧?”

    宋城眸光略微跳了下,随后落在她脸上。

    “日久生情。”他回答。

    刘千舟一顿,这话,宋剑桥说过。

    此刻刘千舟确认了宋剑桥那晚的试探,是帮宋城。

    所以:“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我呢?我之前不是拒绝你了吗?拒绝你的似乎,其实你很生气,只是没表现出来吧?”

    宋城拧眉,没试过这么直白的谈话方式。

    他双手交握,目光错开她的,看向前方。

    刘千舟得意,往他跟前凑。

    “我猜对了?”刘千舟笑问。

    宋城抬手,温热大掌扣在她脑后脖子根儿上:“你话太多了。”

    刘千舟反手推开他的手:“你既然喜欢安静的,那你还来找我?”

    她可不是顺从服帖的女生,今天没拒绝宋城,仅仅只是因为……

    她想了想,好吧,承认在拒绝宋城后有点后悔。

    她虽然对他没一点儿那种意思,可经过他的表白后,宋城这人就老往眼前跑,所以,可能是想多了,就想试试看吧。

    谁让宋城大老板很有钱?

    宋城被刘千舟说得半句都接不上,他是感情温吞,需要时间来发酵的人。

    刘千舟多次提到他喜欢她,直白得令他下意识想反驳。

    可事实如此,他找不到反驳的话,只能默认。

    默认的结果就是,听多了,反感被稀释,自己被说服了。

    “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好吗?”宋城问她。

    金律师的话,足够让她信服吧。

    刘千舟仰天长叹:“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报纸说她堪比艺术家的身价,可她没拿那么多啊,没拿!

    宋城领着闷闷不乐的刘千舟离开,这次请她吃饭,算很正式了。

    刘千舟以为,答应跟他吃饭就算接受他的追求了,这让她很为难,因为她又开始犹豫了。

    她不想成为被金钱蛊惑的人,她有的是本事自己赚钱,为什么要依靠男人?

    自己脑袋瓜子里在纠结,宋城已经拽着她进了餐厅。

    宋城对待她的态度,完全就是对待小朋友的态度,不仅耐心十足,还对她非常照顾。

    感觉有点像赵经年,但赵经年比宋城更容易交流。

    宋城整个人就像块移动的冰块,说任何话都是同样的态度,没有多余的情绪,根本猜不到他是什么心情。

    宋城在用餐过程中问起了宋剑桥。

    “你跟剑桥走得很近,对他感觉很好?”

    刘千舟飞了记小眼神儿看他:“一般。”

    说这话时,忽然想起宋剑桥说他们是朋友那话,她沉默当下,咀嚼的动作慢了一拍。

    宋城唇际拉出一丝飘忽不定的笑意,不确定笑里参加了多少真诚成分。

    “剑桥生日那天,你也去了,对吗?”宋城又问。

    刘千舟抬眼:“你明明就看到我了,你已经确定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宋城挑眉,紧跟着问:“玩得开心吗?”

    刘千舟抿嘴,直直看他。

    忽然放下餐具:“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城声音缓和道:“只是想知道,你对剑桥是什么态度,我不想看到他伤心。”

    刘千舟歪着头,眼神不太确定。

    “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你潜台词里,是不是问我喜不喜欢宋剑桥?”

    宋城看着她的脸,没给解释,默认了。

    刘千舟皱眉,有种不那么好的感觉在心底滋长。

    “你是不是认为长得好看的女生,都该水性杨花朝秦暮楚才对?”

    宋城拧了眉峰:“别这样说,没别的意思。如果你对剑桥没有感情,那么以后跟他要保持一点距离。你一直不拒绝不接受,这样模棱两可的态度,也会让他误会。”

    刘千舟瞬间在心底把宋城画了个大写加粗的叉。

    “用你教我怎么跟朋友相处吗?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是男女走近,都是那种关系?”

    宋城反问:“不是因为吸引,也不是为了工作,男人女人有什么理由走近?”

    刘千舟坐直了身:“友情!”

    宋城冷声道:“异性之间没有纯粹的友情,异性之间有赞赏、欣赏,友情却不存在。”

    刘千舟垮了脸子瞪他。

    宋城晃着酒杯,他敏锐的察觉到她不开心了,甚至呼吸间带着愤怒。

    宋城垂眼,目光落在精美漂亮的杯碟上,他着实不会跟女人聊天,也确实不懂女人在想什么,正常的逻辑在女生身上,不起作用。

    刘千舟忽然冷冰冰的问:“你知道我今年多大吗?”

    宋城坦白:“查过你的资料,成年了。”

    言下之意,他对她并不用承担任何负罪感。

    刘千舟闻言,脸色再冷一分。

    “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我。”老牛吃嫩草!

    宋城看出了她的动机,她是想激他反感啊。

    “吃东西吧,吃完再谈。”

    他对她发出邀请,刘千舟拿小眼神儿快速瞥了他眼儿,轻哼:“还谈什么谈,你还没发现我们说了这么多就从没同频过吗?”

    宋城垂眼时,眼眸里难得闪过几分喜色。

    她哪里知道,除了公事,就没一个人与他对聊超过五分钟。

    除了工作,他就是个极其无趣的人,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享受生活。

    刘千舟看着香喷喷的牛肉,不吃白不吃,兴许这是她与宋城先生最后的晚餐。

    因为看得出他今天已经被她烦透了。

    天色稍晚,从西餐厅出来的两人走在街上。

    宋城提议去走走,刘千舟却快被刮起的冷风吹傻了。

    她走得很快,径直朝他的车子走。

    听到宋城的提议,回头看他。

    “你不冷吗?”

    宋城当即会意,附和道:“有一点,那我们上车聊。”

    宋先生迈着大长腿从她身侧走过,慢一步的刘千舟重复着“上车聊”这话,随后有几分傻眼。

    “我说,你直接送我回学校吧,你要是时间宝贵,我也可以去坐公车。”

    宋城拉开车门,立在车子旁等她。

    “上车,外面冷。”

    刘千舟脸子沉了下去,眼神比这冷风还冷。

    她坐上车,宋城上车的同时开了暖气,随后就那样坐着。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你都不说话。”聊什么都聊不起来好么。

    刘千舟很无奈,宋城是她有生之年遇到过的最不爱说话的人。原本她就不是什么活泼好动的个性,现在居然还要她来带动气氛,这……

    宋城附和道:“我说。”

    刘千舟闻言嘴角抽了抽,干咳了声,她真不是故意逼宋先生说话的,赶紧解释:“以后再说吧,想回去加衣服了。”

    宋城当即道:“车里马上就暖了,不着急回去。”

    刘千舟、卒!

    “话说,你是不是在追求我?”刘千舟问。

    宋城侧目,被她直白的说话方式传染:“想给你多了解我的机会。”

    “呵呵。”刘千舟笑得虚假:“不用这么客气,还是送我回学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