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四十七章:刁难,酒会波折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好。”杰森看向露露。

    除露露之外,队伍中再没有人举手。

    杰森点点头:“千舟和露露跟我走,其余人跟阿力回去,阿力会按远近顺序,将大家送回家。”

    一个身材高台的女孩儿忽然举手问:“杰森先生,我们今天不当服务员,您会不会以后不给我们安排活动了?”

    杰森脸色稍有不悦:“我杰森是那样的人?大家放心回去,今天的失误是我造成,与你们无关。所以千万别以为你们没做下来,我就会给你们差评,绝对不会,我杰森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杰森对阿力递了个眼色,阿力走过去,杰森低低交代了几句,随后再看向大家。

    “好了,大家回去吧,回去喝点姜茶,别感冒了。”

    兵分两路,刘千舟和露露跟着杰森走,被带进了酒店服务部门,随后由活动负责人带她二人去更衣室换衣服,并快速介绍活动的细节以及她们的工作内容。

    刘千舟先换好黑色制服等露露,露露人换衣间呆了差不多十分钟,还没见出来。

    负责人在门外催,刘千舟忙说:“请等一下,很快就好。”

    她随后赶紧敲露露更衣间的门:“露露,你好了吗?”

    露露门拉开,“千舟,我后面拉链好像被我拉坏了,怎么办?”

    刘千舟闻言愣了一秒,“拉链坏了?”

    她赶紧转动露露身体:“我看看。”

    制服是贴身的,基本上是量身定制,她们俩并不是酒店的服务员,所以拿来的制服不合身也在情理中。

    “刚拉链卡着布的时候,你不应该再用力拉,应该叫我帮你的。”

    刘千舟边说边试图修复,却发现拉链已经失灵。

    “怎么办?”露露着急的问。

    刘千舟当即说:“你先等我一下,我去跟负责人说能不能再拿一套。”

    “我会赔钱吧?”露露拉住刘千舟,脸色焦急。

    刘千舟回头看她,露露小声说:“我没带钱……”

    刘千舟轻轻皱眉,会不会赔她也不知道:“这样,我只说小了,不说拉链坏了的事,你也别提,好吗?”

    露露半信半疑的点头。

    刘千舟开了门跟负责人交谈,酒会的负责人没多想,很快取了一套新的给刘千舟。

    刘千舟和露露从更衣室出来,直接被带去了正在做最后准备的酒会现场。

    这是酒店顶层,这里专为五十席以上的大宴会而设的空间。现场将席位全部撤去,被腾空的空间显得格外宽敞,有种大剧院的既视感。

    现场周围,三五米便是一人多高的香槟塔,十米一处设有食物区,花团锦簇包围下,甜点、酒水应有尽有。各色丝绸帷幔做得高雅又美观大方,有种进入国宴现场的错觉。

    负责人将露露和刘千舟带到现场后,就离开了,需要核对活动的细节太多,所以无法跟着两个临时塞进来的服务员身后转。

    刘千舟和露露站在大厅中央,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壮观的一切后,好大会儿后二人才互看彼此。

    “刚才那个、活动经理说,让我们做什么?”露露问刘千舟。

    刘千舟摇头:“我也不知道。”

    两人都在惊讶中,说了什么还真没听清楚。

    “别人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吧。”

    刘千舟拉着露露往边上走,站在中央太招恨了。

    两人埋着头,左右看看,发现大家虽然都在忙碌,但也只是将本就规整的一切再精细排列,实际上也没做什么。

    “我们稍微动一下,别大动,这些摆得都挺好的。”刘千舟看着面前的花塔小声说。

    “好。”

    露露在花塔钱绕了一圈,又转了回来。

    她说:“那边好多蛋糕啊,我们去那边吧。”

    刘千舟闻言抬眼,她们都没吃饭,从中午开始就没吃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去,食物区太显眼,两人摆了半天,也没找到机会往嘴里塞。

    “我好想吃马卡龙,你给我挡一挡。”露露靠近刘千舟说。

    “好。”刘千舟侧身挡着露露。

    两人个吃了两块儿,随后离开,怕被人发现。

    酒会在七点半正式开始,刘千舟和露露分配在第三区,分区是按酒会大厅墙面用以装饰的罗马柱,一到四是一区,五到八是二区,第八根罗马柱及后面全都属于第三区。

    这一区的服务员,多时兼职招进来的,因为很多像刘千舟和露露这样来不及登记名字却又进来的,全都安排在这一区。

    第三区多是休息包间、卫生间等,有酒水,却没有食物。

    露露和刘千舟商量着,准备伺机而动,等着开始之后,大家都开始忙碌了,她们去二区。

    酒会以名模苏菲和某政要人物的交际舞开场,逃得也就那样,可获得了雷动般的掌声。

    诺大的大厅,在酒会开场后,居然有种饱和感,无法初步估计出来里多少人。

    所有服务员退后,眼观八方的盯着有需求的来宾。

    露露低低对刘千舟说:“我们还真成了服务员了,这么多人,我们还得随叫随到,我们不得累死吗?”

    刘千舟眼睛盯着大厅,怕她们前面的客人有需要。

    “看在六百块的份上,坚持几小时吧。”刘千舟轻声回答。

    “我们得什么时候才松口气。”露露低声问。

    “后半场。”

    一个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露露立马回头,“后半场?”

    “后半场大家都累了,我们就轻松了。”那女生回答。

    刘千舟抬眼,跟人对视,友善的笑笑,算打了招呼。

    紧绷的情绪持续了半小时,刘千舟和露露都开始适应,也瞅到了休息的机会。

    “千舟,我去二区那边吃点东西,我快饿晕了,低血糖,呼吸不了。”

    刘千舟担忧的看向露露,“没事吧?”

    “放心吧,没事。”

    “小心点。”刘千舟叮嘱,被经理和活动的领导发现,今晚上白干了。

    露露端着几支香槟点点头:“我会的,等我吃点儿回来换你。”

    刘千舟笑了下,没等她再回应,露露已经端着托盘进了大厅,身着服务员的她穿梭在衣香鬓影的人群中,很快刘千舟就找不到她的人影。

    “小姐,给我杯香槟。”

    露露赶紧停步,端着托盘恭敬站着。

    然而宾客却在端走香槟的同时,朝露露靠近,上手捏着她下巴。

    “哟,小姑娘生得很标致啊。”

    露露没忍住,反手挡开咸猪手。

    对方动作极快,下一秒反将她手擒住,一扯一带间,打翻了露露手上的托盘。

    砰!

    哐!

    巨大的声响刹那间扰乱了现场,热闹氛围被这刺耳的声音终端,酒会大厅正中央安静下来,独剩悠扬的大提琴声不被打扰。

    站了老远的刘千舟被喧闹吸引了目光,她看过去时,不仅看到露露,还看到了金陈郸。

    她惊讶一秒,下意识朝那边走去。

    露露被一个面色凶悍的男人捏住了手腕,脸色因疼痛变得扭曲。

    刘千舟挤开人群上前,看看露露,又看看站在凶悍男人身边、穿着枚红色皮草,装扮得像贵妇的金陈郸。

    这眼下刘千舟没有时间去想金陈郸这身打扮是什么时候换的,只希望金陈郸看在她的面子上,帮忙平时乱子。

    几个服务生安静站在一边,二区领班不停赔礼道歉,那位先生却半点不买账,大有不引起轩然大波不罢休的气势。

    刘千舟看着金陈郸,金陈郸很快也发现了她,两人视线交错时,金陈郸惊讶不小。

    然而再看到刘千舟身上的制服后,惊讶的目光中生出几分了然。

    刘千舟给金陈郸递眼色,可金陈郸却直接移开了目光,样子看来像并不认识她。

    刘千舟只能往金陈郸那边去,金陈郸看出刘千舟的想法,脸色当即拉了下去。

    “陈郸。”

    不大会儿的时间,刘千舟在金陈郸背后小小声喊了句。

    金陈郸眉头当即紧拧,不耐烦的“啧”了声。

    刘千舟又推了下金陈郸:“那是你男朋友吗?帮我说说话吧,放了我朋友,你看大家都看着呢。”

    金陈郸抬手挡耳朵,不愿意回应。

    刘千舟又往前走了一步,“陈郸,帮帮忙好吗?如果让经理看到,我们今晚就白干了。”

    金陈郸无可奈何,朝那凶悍男人走去。

    “杨先生,算了,别跟个服务生计较。”

    金陈郸话落看着露露;“还不快跟杨先生道歉?”

    露露手腕被捏得快废了,疼得满头大汗。

    “我有什么错?”

    “哟,小嘴儿还挺倔!”

    那姓杨的先生手上一用力,露露当即痛苦的尖叫起来,惹得已经散去的人群又迅速聚拢。

    刘千舟心下一咯噔,不是她逞能,露露跟她都是杰森带来的,她无法坐视不理。

    快步上前,揪住杨姓先生的袖口:“放开她!您一个大老爷们儿还跟小姑娘斤斤计较,未免也太心胸狭隘了吧?”

    杨姓先生缓缓将目光移向刘千舟,目光全落在她脸上时,眼前一亮,惊为天人。

    杨姓先生瞬间松了露露的手,同时转而摸向刘千舟。

    “哟,这不是我梦里头出现的妹妹吗?怎么在这里出现?”

    金陈郸心里一“咯噔”,忍不住上前:“杨先生!”

    杨先生空置的手一把挡开金陈郸,弃如敝履般毫不怜惜。

    这同时他的手缓缓朝刘千舟抚摸去,刘千舟却早已扬高了地上捡的托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