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四十八章:遇险,先生及时赶到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杨姓先生手刚触及刘千舟的脸,几乎是同时,嘭!

    一声闷响,听的人都觉得疼。

    刘千舟一盘子下去,人利落的后退两步,咬牙,怒目横瞪。

    那位凶悍先生眼前生花,耳间混响不断拉长,拉长……

    金陈郸吓了一大跳,这位杨先生的来头可不小啊,她傻眼的看看刘千舟,又看看还没反应的杨先生,随后又看看刘千舟,怎么都没想到,刘千舟居然把杨先生给打了!

    金陈郸反应过来后,立马上前。

    “杨先生,您还好吗?”

    她扶着杨先生,那领班也傻了一秒,微恼的看了眼刘千舟,同时上前与金陈郸将杨先生往休息室搀扶去。

    刘千舟慌了神,反应过来后,赶忙去搀扶露露。

    服务员都还温和,全都上前帮忙,扶着露露往僻静处走,有人取来冰镇的酒给露露冷敷,有人在打电话说现场情况。

    好在承办商会的司仪本事不小,不大会儿的功夫,大厅又恢复之前的热闹,好像一切都没发生。

    刘千舟心里正忐忑呢,看着并没有引起波澜的宴会,她松了口气。

    二区的服务员都是酒店在职的工作人员,属于“内部人”。

    一人小声说:“你们运气好,商会的大人物都还没来,所以大家都得过且过。”

    另一人接话:“是啊,别看好像很热闹,其实都在等正主。如果那几位大人物都来了,又发生了这种事,你们可真就完了。”

    “刚才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老板要为难你们,你们就真没好日子过了。”

    大家都在低声感慨,刘千舟一边听着,一边给露露冰敷。

    露露咬紧牙关忍着,偶尔哼声而出,很快又收住声音。

    刘千舟这当下被经理叫走,在场工作人员都安静下来,同情的看着刘千舟。

    大厅有两个入口,一个是霸气的正门,一个是通往安全通道的后门,是从卫生间侧边走的,也就是三区后面。

    经理把刘千舟叫去了侧门外的走廊,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通。

    刘千舟一声不吭的站着,因为此刻她也后悔了,打一下痛快一时,可人追究后果,她承担得起?

    “我告诉你,今晚这事儿,那位客人不追究你就没事儿,若要追究,连累了我,你别怪我不客气!我不管你是哪里送进来的,所有损失和后果,你给我承担!”

    经理声声暴怒,青筋直跳,训了一通后,拂袖走人。

    刘千舟深吸着气,整个人后靠在墙面,身体的感觉是彻底被掏空。

    中午到现在没进食,她是真有点儿头晕眼花了。

    人在脆弱的时候,所有不幸的事情就会不间断的在脑中出现,反复的凌迟自己的神经。

    刘千舟想起顾晓晓,又想起赵家,想起今后没有着落的自己,悲观情绪一波一波涌入大脑。

    她不懂,为什么别人活一世,她也活一世,别人能活得光鲜亮丽,而她从有记忆开始,就过着类似乞讨的生活。在这被施舍的人生中,她还能将自己的自尊心捂得这么严实,自己都觉得感动。

    刘千舟深吸了口气,想想奶奶,擦干泛出眼眶的泪,生活还得继续。

    如果,刚才打人的事,需要她赔偿或者付出什么代价的话,她也只能认了。

    刘千舟往洗手间走,她需要收拾一下才能回大厅。

    然而刚往洗手间的走廊走,就听到女生低低的痛苦求饶声。

    刘千舟站了站,确认后还是犹豫了。

    她哪还有逞英雄的资本?

    她已经因为逞能,把自己都坑了,她就一普通学生,真不到逞英雄的程度。

    心底理性的劝着自己,脚下却不听使唤的在移动。

    她一步一步往前,声音渐渐听得清楚。

    “金陈郸?”

    女声越听越耳熟,刘千舟吓了好一跳。

    她驻足细听,这时刻薄的男声传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向,杨先生现在就是要她。你要办不到,我也保不了你!”

    “世新,你不能不管我,我是你的女朋友,我答应你陪他已经……”

    “已经怎么样?你以为这样做就是对我付出的够多了?别他妈不识抬举!不听话的下场,不用我再告诉你吧……”

    “可是她有后台,我真的没办法。”

    “我管她什么后台,你有没有办法也跟我无关,我只用提醒你,人带不去,你就别想过安稳!”

    “世新,世新我这么爱你……”

    “爱我?爱我的钱还是爱我的活儿?”

    成世新一把推开金陈郸,跌倒的金陈郸抱住成世新的腿不放,成世新抬脚朝她身上踹了几下。

    “犯贱!”

    刘千舟转角就看到成世新对金陈郸施暴,无暇多想两人之前谈论的是什么,她只是下意识的冲了上去。

    “你放开她!”

    成世新闻声,又朝金陈郸踹了一脚,这才抬眼。

    看清楚是刘千舟后,眼里的黑暗一扫而光,透出兴味的光来。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成世新朝刘千舟走去,金陈郸吓了一跳,忙朝成世新扑过去,朝着刘千舟大喊:“你过来干嘛?还不快走?我不要你管!”

    刘千舟被金陈郸的样子吓到,下意识皱眉。

    “成世新,你既然不喜欢她,就不要伤害她!你要不喜欢她还要这样对她,你就是畜生!”

    成世新笑起来:“我怎么做人,还轮到你来说教了?”

    成世新话落,上下打量刘千舟,确定她穿的是服务员的制服后,笑了声。

    “看来宋公子的大腿你没抱稳啊,我还以为你是个能耐的。啧啧,这才几天啊?居然就沦落到来这里端盘了。”

    正好,杨先生点名要她,没了宋公子的阻挠,一切都好办了。

    成世新忽然间发狂似地一把将金陈郸从地上拽起来,把人推墙上暴揍。

    刘千舟吓得瞪大了双眼,气得肺都快炸裂。

    “你个禽兽!放开她!”

    刘千舟快步冲过去,靠近时双手扳下成世新的胳膊,同时抬脚朝人踹去。

    成世新被她踹了几脚,感觉不痛不痒的,他松开金陈郸,整个人面向刘千舟,阴邪一笑。

    “妹妹晚上没吃饭吧?踹人跟挠痒痒似地,舒服得很。”

    成世新一下凑近刘千舟:“再来,再来两下让哥哥舒服舒服……”

    刘千舟抬脚就朝成世新下身要害踹去,成世新眼一直,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去,但她脚落在大腿根子上痛感也不轻。

    这一下,可把成世新给惹恼了,抡起巴掌“哐”一声给刘千舟扇去。

    刘千舟衣服被成世新拽住,眼看巴掌落下,想躲都没地儿躲。

    一记闷响,耳鸣的同时,人被打得眩晕当下。

    金陈郸整个人抱住成世新,朝刘千舟吼:“你还不赶紧跑?谁让你来的?滚啊!”

    刘千舟整个人被打得偏偏倒倒,歪着步子后退的同时,摸了一下鼻子,垂眼看手上。

    一手的鲜血!

    刘千舟眼神被血刺激,扶墙面站稳。

    “畜生!”

    “你还不走?”金陈郸死死托住成世新。

    刘千舟又退了两步,她相信成世新不敢杀人,所以,她真跑了,搬救兵去。

    转过走道,又到了通向安全出口的走廊。

    她在门口犹豫片刻后,一头冲进了宴会厅。

    然而酒会大厅里的气氛,俨然跟她之前不一样,似乎更加庄重严肃了。

    她站在香槟塔前,神色仓惶的左顾右盼。

    之前跟她说过话的服务员都恭恭敬敬站着,跟之前她们松懈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她猜测是那些所谓的大人物来了,不敢在大厅多留,不敢冲撞了大人物。

    步步后退,红着眼又朝侧门跑去。

    宋剑桥在刘千舟冲进来时就看见她了,只是她样子太惨,又穿着服务生的衣服,看了好久都没敢认。

    然而当她再跑出去后,宋剑桥却下意识追了过去。

    宋剑桥一走,宋城目光也追了过去。

    宋城目光追去时,只看到在侧门口消失的纤细身影。

    他拧眉,侧向元瑾:“去看看。”

    元瑾点头,紧跟着立马追了上去。

    刘千舟刚到转角时,成世新就拖着金陈郸的头发过来,大抵是想从安全通道离开。

    刘千舟此刻像头发怒的小豹子,胸腔中全被熊熊怒火填满。

    “我杀了你!”

    她一头朝成世新撞去,成世新扔了金陈郸,一只胳膊就将用尽全力冲上来的刘千舟给拽住。

    刘千舟肩膀被扣,几乎同时头发也被成世新拧住,一鼓作气将她拽着往墙上撞:“不自量力!”

    然而,在刘千舟头快撞上墙时,传来宋剑桥的一声暴喝。

    “成世新,你干什么!放开她!”

    成世新闻声,手上一个停顿,而就是这一个停顿,在宋剑桥身边,刮过一阵疾风,眨眼间窜到了成世新跟前,一把将刘千舟救下,几乎同时,一记重拳狠狠击向成世新。

    宋剑桥这后一步赶到,紧跟元瑾的拳头,连着两拳给成世新揍去。

    “你这个畜生!你竟然敢动她的念头,小爷我打死你!”

    成世新被宋剑桥打得抱头鼠窜,不敢还手。

    “宋公子,不是我的意思,是杨先生,我也是被迫的,连我自己的女朋友都被迫送给他玩儿,我也是受害者,我们都是受害者,宋公子,您千万要相信我,都是杨先生……”

    宋剑桥大怒:“云都是宋家的天下,哪个水沟里冒出来的什么杨先生?”

    成世新求饶:“杨胡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