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四十九章:情有所归VS失落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杨胡九!

    半个多世纪前,云都还是个动乱不安的年代,半沦陷的云都城里有三种人。

    不被认可的官,没有后台任人蹂躏的民,以及横行霸道的匪。

    而杨家,就是那时候由匪盗发展而成的帮派。

    新时代来临后,帮派黑道无法立足,杨家是五花八门的帮派中成功转型的大氏族。

    现在的杨家,表面上做的也是纳税合法的正当生意。

    这个家族,自打转型后就少有人出现,翻遍建国后大半个世纪的报纸,也难找到有关大帮派杨家的新闻。

    虽然杨家如今低调行事,但杨胡九的名字,云都人都不陌生,特别是生意场上的,十有都跟他有生意来往。

    杨胡九这人行为极其乖吝嚣张,行事经常游走在法纪边缘。

    不少人猜测,这是杨家在沉寂半个世纪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杨胡九并不是表现的那么草包,而是在试探法律底线。

    也有人猜测,杨家就没有干净过,只是这些年来出了个杨胡九,行事乖张,不屑在躲躲藏藏,所以事情越来越大胆。

    但不论哪种猜测成立,都不可否认杨胡九这人,有不一样的背景。

    所以,杨胡九这个名字出来后,宋剑桥和元瑾都愣了一下。

    宋家往上数八代,那都是正儿八经的大户人家,民国初宋家由官转做盐山,后做远航,世世代代清清白白。

    宋家是云都的门面,那么杨家就是云都一直想抹去和掩盖的存在。

    忽然间的安静,证实了成世新的猜测,果然连宋家人都忌惮杨先生。

    宋剑桥拧眉,随后转向元瑾。

    “杨胡九是不是那个……那个什么九哥?”

    他有个同学游学回云都后,到律师楼报道后的第一件案子,就是那个杨胡九的。

    宋剑桥当时听他同学提起那事儿,还惊讶又意外,那么大的事儿,随便找了个刚上任的律师走走过程就了了,杨家真是表面那么清白?

    元瑾面色很难看,点头。

    “是他。”

    宋剑桥一脚又给成世新踹去:“杨胡九算什么?一个不敢在光天化日下出现的人,就你们这些捧臭脚的人把人捧着,他有什么能耐?”

    宋剑桥一顿暴揍,直到成世新夺路而逃。

    宋剑桥追了几步:“最好不要再出现在小爷面前,否则,要你好看!”

    刘千舟赶紧去扶金陈郸,金陈郸捂着小腹,表情痛苦难耐,被成世新那么踹,五脏六腑哪里承受得了?

    “我送你去医院吧。”刘千舟低声说。

    金陈郸推开刘千舟,“不用你管,少惺惺作态!”

    被刘千舟撞破她的秘密,金陈郸气得直想掐死刘千舟。

    刘千舟看已经这样的金陈郸,当即推了她一把:“你都这样了还逞什么强?你以为我想管你吗?我还在工作,我才不想管你!”

    元瑾和宋剑桥同时朝刘千舟看去,同样再把她身上的制服上下一遍扫视。

    “你别管她了,你看你,都流血了。”宋剑桥低声说。

    他从身上抽出灰色手绢,递给她。

    刘千舟接手,擦了鼻子一下,他手绢上立马染上半凝固的血块。

    “弄脏了。”

    她赶紧递还给他:“还是算了,就出了一点鼻血,不要紧的。”

    宋剑桥看着她的脸,又看看她身上穿的衣服,沉重的一声叹。

    “你就那么喜欢钱吗?你就算没拿到剩下的十五万,两万块也够你花一阵了吧?你明明不缺钱,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像……”

    宋剑桥看她被打得青肿的脸就来气,指责她的语气也加重。

    刘千舟抬眼,眼神冷静如常。

    “弄得像什么?像要饭的吗?关你什么事。”

    她脸转开一旁,脸色难看。

    金陈郸身体缓和片刻后,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撑着地面爬起来。

    刘千舟忙去搀扶:“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你管!”金陈郸用力推开刘千舟。

    刘千舟再度被推开,当即也火了:“金陈郸,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啊?”

    金陈郸瞪着刘千舟的眼神,又妒又恨:“不要你管,你听不懂吗?”

    刘千舟皱眉:“你逞能去吧,谁稀罕管你啊!”

    金陈郸往卫生间去,刘千舟回头,眼底的担心泄露。

    左翼走过来,打了个响指引起大家注意。

    三人看过去,左翼道:“宋先生让你把刘小姐送下楼,在车上等他。”

    元瑾点头,当即转向刘千舟:“刘小姐,请跟我来。”

    刘千舟摇头:“不要,我还在上班,我现在走了,今晚上就白干了。”

    为了今晚的工作,她一天没吃饭了。

    都这个时候了,让她走?

    “那只能对你说抱歉了。”元瑾话落,一把将刘千舟打横,扛上肩就走。

    天旋地转间,刘千舟的世界都颠覆了,没有中心得双手用力拽着元瑾的衣服,片刻间大脑充血,难受得令她无法完整的表达她抗拒的意愿。

    “你给老娘放下来,放下……”

    奈何她怎么挣扎,都无法动弹半分。

    元瑾速度极快,冷风一直在刘千舟耳边呼呼刮过,她无法撼动元瑾的意愿,只能双手抱着头,减少因颠簸造成的头部晃动。

    元瑾那边扛着刘千舟就走,宋剑桥压根儿没反应过来。

    他看着快速消失在安全通道的元瑾,再转向身侧的左翼。

    “我二哥……”

    心底瞬间腾升起不好的预感,眼神怪异的看着左翼。

    “我二哥他……为什么要让千舟去车里等他?”

    左翼看了眼拒绝接受现实的宋公子,直接捅破这层纸。

    “宋公子,你连这都没看出来?我们的先生看上那丫头了。”

    宋剑桥脑中惊雷阵阵轰响,瞪大眼睛的当下不可置信的看着左翼。

    “我二哥!”

    宋剑桥一口气差点儿没喘上来:“我二哥他看上刘千舟了?可是,可是千舟是我表弟家的,她是我表弟的童养媳。”

    宋剑桥慌乱出声,急得语无伦次。

    听见这消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眼神发狂似地盯着左翼看。

    “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二哥他怎么会喜欢个女人?”

    左翼一抬眼:这什么话?

    “宋公子意思是,我们先生喜欢男人?”

    宋剑桥摇头:“不不,不是,我的意思是,千舟那样儿的,一看就不是我二哥喜欢的款,她、她……她根本就配不上我二哥,左翼,你不是搞错了吧?”

    宋剑桥情绪激动了这么一大会儿后,总算稳定了不少。

    看左翼的眼神,全是怀疑。

    “一定是你弄错了。”宋剑桥笃定道。

    左翼微微拧了下眉,随后摇头:“难道宋公子也喜欢那丫头?”

    “我?”

    宋剑桥刚下去的情绪,这瞬间又升了起来。

    “哈哈哈,我?”

    他反应有些大,笑声和动作幅度都格外夸张:“哈哈哈,喜欢她?怎么可能?左翼,你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的事!”

    左翼耸肩:“既然宋公子对刘小姐没那意思,那你也不用这么在意。宋公子应该清楚,刘千舟跟着我们先生,比进赵家门好千倍万倍。”

    宋剑桥脸上表情一点一点消减,情绪也一点一点退下去。

    “她似乎,不太喜欢我们这样的人。”他笑了下,不知道说给谁听。

    随后又抬眼:“我只是很意外,我二哥居然有喜欢的人。或许我把某些事情想得太好了,我的意思是,与我二哥比肩的,应该德才兼备、出身高贵,我真的没想到,他会选择刘千舟。”

    她有什么好?

    宋剑桥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方才太失态,所以这眼下极力掩饰自己的失落。

    但一种类似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偏执感由心底腾升,任他怎么努力,他都无法压下半分。

    心底的难受慢慢扩散,一点一点席卷覆盖大脑,心里太难受,这种痛苦他掩饰不了。

    “宋公子,你还好吗?”

    左翼见宋剑桥脸色发白,当下忙问。

    宋剑桥挡开左翼:“我没事,我只是,只是知道二哥情有所归,我开心而已,我很开心。”

    宋剑桥独自往大厅走,在侧门处停下,惊醒自己这样的状态太糟糕,不适合出现在人前。

    他又折回,过走道去洗手间。

    左翼在一旁立着,面露歉意的看着落寞离去的宋剑桥。

    宋城刚到,这又立马离开,当下引起不小轰动。

    不少人今晚就是奔着宋城来的,哪知面还见到,又听说人已经离开了酒会。

    而忽然离场的原因,谁也没个确切的说法。

    刘千舟在宋城车里坐着,椅子松软度适中,靠背也舒服,对得起“豪车”这名字。

    她闭着眼睛仰面向上,双手捧着脑袋,手指按着太阳穴,她的世界被人颠倒五分钟,不适和眩晕感却持续到现在。

    偶尔她虚开眼睛往外瞄一眼,元瑾就跟门神似地,一动不动站在车子旁边。

    她又闭上眼睛,养精蓄锐,把怒气留着等会儿给他老板发。

    车窗敲响后数秒,刘千舟才缓缓睁眼。

    车外立着铁三角,宋城以及他的左膀右臂。

    刘千舟微微挑眉,这瞬间不知道哪儿的尊贵感。

    大约又是两分钟,宋城臂膀撑在车顶,微微俯身,目光看着车里的女人,他嘴型动了动。刘千舟并没有听到声音,却看清楚了他说的是“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