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一百一十八章:作妖,逼迫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宋新月语气听起来很生气,在埋怨对方,又是一通火气,让对方把电话交给于东宇。

    刘千舟自己脑补宋家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儿,提到于东宇,难道校草学长又作妖了?

    刘千舟对于东宇是真不了解,但间接关系也算比陌生人多了几分认知。

    于东宇应该不是他本人经营出来的忧郁王子吧?

    比女生还作,不作怎么让宋家小姐牵肠挂肚?

    宋新月似乎接通了跟于东宇的对话,但两句不到,宋新月就大吼起来。

    “你要不马上来见我,我就死给你看,于东宇,我要是死了,你也别想活得好!”

    哌!

    一声响,刘千舟一惊,微微抬了眼,她不确定,宋家小姐是把手机摔了吗?

    刘千舟按着眉,看来是跟校草学长吵架,一边威胁男朋友,一边威胁亲哥哥。

    刘千舟对于宋新月的行为非常能理解,女生这种情况下,当然只会找自己最在乎以及最在乎自己的人来。

    自己最在乎的人出现,是想让对方看看自己,博取关注。

    而最在乎自己的人,是让对方心疼。

    刘千舟看着时间,耐心等着宋剑桥。

    宋剑桥电话还真来了,刘千舟吓了好大一跳,赶紧挂断了,发了信息过去,说自己已经到了,宋学姐什么事也没有。

    宋剑桥担心啊,问怎么手机打不通了。

    刘千舟:好像是刚才把手机摔了。

    宋剑桥:谢谢,我马上就到。

    刘千舟捏着手机,盯着那个“谢谢”忽然感觉陌生。

    她今天忽然接到宋剑桥的求救电话,原本以为宋剑桥还是像以前一样,是当她是朋友。

    可现在……

    她还是想多了,他只是刚好真的需要她帮忙而已。

    刘千舟笑笑,宋剑桥以前帮过她那么多,这么一点,算什么?

    宋剑桥来得比刘千舟想得还要快,可见他是真的在乎宋新月这个妹妹。

    宋新月在宋剑桥出现时,忽然站起来往石柱上撞去,宋剑桥三两步冲上去,将她整个抱住往后拖。

    毫无形象的大喝:“你发什么疯?”

    “哥,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

    宋新月又哭又闹,一个劲儿要往柱子上撞。

    宋剑桥一把将宋新月拽住,怒喝:“你到底想怎么样?谁欺负你了,嗯?告诉我,是不是于东宇?你说一句,哥立马把那小子大卸八块!”

    宋新月哭着“噗通”一声跪在宋剑桥面前:“哥,哥你帮帮我吧,我不能没有东宇,我好不容易追到他,我不想再把他让给刘潇雨那个贱人!哥,如果我出国走了,刘潇雨一定会再去找他的,哥,你帮帮我,你帮帮我,我只能求你了,哥,哥哥……”

    宋新月这场痛哭,闻者心碎。

    就连匍匐在草地的刘千舟都心里难受极了,何况那么疼爱自己妹妹的宋剑桥?

    宋剑桥怒气不减:“你就为了那小子,自己一辈子幸福都不要了?”

    “对我来说,东宇就是我的幸福,没有他,我要在哪里去找幸福?”宋新月也哭得毫无形象,是真哭进了内心。

    宋剑桥半蹲在妹妹面前,轻轻擦着宋新月脸上的泪。

    “新月,你别傻了好吗?听爸妈的安排,去留学,如果你留学回来,还对他念念不忘,那时候再跟他在一起,也还来得及6”

    “来不及,来不及的。哥,你知道我这次是手段用尽了才让东宇离开刘潇雨那个贱人,我要一走,刘潇雨一定会找机会像东宇澄清事实,我三五年再回来,黄花菜都凉了,哪里还来得及?”

    宋剑桥良久不说话,宋新月哭声又起。

    “哥,哥哥,你是我唯一的哥哥,你不帮我,没有人再帮我了。哥,你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哥哥……”

    宋新月抓着宋剑桥的衣服,泪流满面。

    宋剑桥看着从小漂亮懂事的妹妹如今为了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心里也痛。

    可他们都很清楚,送她出国,太高身价才是真正为她好,跟于东宇那穷小子搅和不清,只能毁了前途。

    “新月,你听话,别再这样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爸妈多失望?”

    宋新月摇头:“哥,难道你真要看着我去死吗?”

    宋剑桥一个没注意,宋新月真用力往身后住桩子上撞去了。

    宋剑桥这当口,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脑子一懵,紧跟着整个人也朝宋新月扑去。

    咚!

    额头撞着石头的声响不是假的,宋剑桥晚了一步,将宋新月拖回来抱在怀里。

    出血了,但没特别严重,只是表皮撞破的地方有些轻微出血。

    宋剑桥连忙从兜里取出赶紧手帕,整个捂在宋新月额头。

    “有话好好说,你要做什么哥都答应你,只要你不再犯傻了,好吗?”

    宋剑桥心底的痛,无人能知,他不明白,于东宇那小子有什么好?让妹妹这样痴迷。

    “哥,你答应帮帮我,好吗?哥哥……”

    宋新月哽咽的央求,手紧紧抓住宋剑桥的衣服。

    宋剑桥点头,不停的点头:“好,我答应,我答应想办法,你别再做傻事了好吗?”

    宋新月满意的点头。

    宋剑桥抱着人快步往山下跑,刘千舟早在宋新月撞柱子那一刻吓得站了起来。

    宋剑桥抱着宋新月下山时,忽然回头,愤怒的眼神看向刘千舟。

    他怒问:“你为什么不拦着她?我不是让你拦着她吗?”

    他眼神中的愤怒和失望,深深刺疼了刘千舟。

    她想解释,却无法跟一个类似失去理智的人解释。

    看着快步下山的人,刘千舟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想拦着,可她这斜坡的地儿,跑上去难道还比宋剑桥的距离的更近?

    细节她不想提,宋剑桥的眼神将她心刺得太痛。

    她并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一颗这么敏感的心。

    刘千舟闷着脸回了宿舍,心情低落到极点。

    金陈郸从外面回来,她刚见了常明。

    原不打算再见那些人,却在今天为了梁秋云,再次联系了他。

    “千舟,有个兼职,要不要去?”金陈郸问。

    刘千舟人有些恍惚,抬眼看向金陈郸。

    “什么兼职?”

    如果有好一点的兼职,她是愿意去,毕竟奶奶也在云都。

    金陈郸把事儿说了,并不复杂,就是在ktv推销啤酒,没有底薪,算提成。卖出一箱,算十块钱。

    金陈郸看着刘千舟:“怎么样?”

    刘千舟迟疑,“一箱才十块?”

    金陈郸挑眉,“嫌少啊?可你想想多轻松?你就晚上去每个包厢走一圈,问人要不要啤酒,要就卖,不要就走,走一圈儿就完事儿,一圈下来,我听那人说,最起码也能有个三四百吧。”

    刘千舟抬眼:“三四百?那得卖三、四十箱吧?”

    金陈郸在她身边坐下:“你想想一家ktv有多少个唱歌房?你挑那种大包,懂吧?那种包的人一开口就是好几箱上去,那些人,花天酒地的,都是喝酒喝到饱,几个大包下来,你腰包就鼓了。”

    金陈郸这话说得,听起来是很简单。

    刘千舟有点心动:“但是,我不太赶一个人出入那种地方……”

    “我不差那几个钱,你要是不愿意去,那我就让给别人了。”

    刘千舟扭头看向金陈郸:“那……”

    金陈郸忽然出声:“对了,你问问段婷婷去不去?她要跟你一起,她也能赚钱啊。”

    刘千舟迟疑的说:“婷婷又不缺钱花,你见她什么时候出去找过兼职啊?”

    “那不然我给你问问王毓文?”金陈郸再说。

    刘千舟不说话,金陈郸起身:“那你自己考虑吧,你要不去,我就在我们班群里问问,谁要去。反正这不是体力活儿,要求就是可能会穿得少一点儿,都不用怎么会说话,你只要在人家包厢里问一声要不要酒,就行了。“

    刘千舟歪着头,没给反应,不知道是在考虑,还是沉浸在宋剑桥带来的伤害中。

    金陈郸又说:“千舟,你想想看,如果你每周星期去个几天,每天赚个三四百,一星期去三四天,一个星期就能赚一千多块呢。一千多块,你跟你奶奶的生活费,还用愁吗?”

    这么说,刘千舟抬眼了,这说到了她心坎里。

    她愁的就是她和奶奶以后长久的生活,怕让奶奶吃苦,更不想让奶奶那么年纪了还承担太重的责任。

    金陈郸看刘千舟心动,再接再厉:“千舟,你想想看,根本就不耽误时间,就晚上走一圈,有车接的。”

    “还有车接?”刘千舟问

    “有,但没有车送,你回来就打个车回来呗,你说是不是?”金陈郸忙说。

    刘千舟点头:“好,那就去吧。”

    金陈郸大松了口气,“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跟人家老板说一声,这边就不用再叫别人了。”

    刘千舟迟疑着,“你不问问王毓文吗?”

    金陈郸一愣:“你确定要带上王毓文?她去了,你一家店赚的可就得折半了。”

    刘千舟皱眉,还是点头:“嗯,没关系,大不了我天天去。”

    这就弥补了被王毓文抢走生意的损失。

    刘千舟的话令王毓文有些意外,沉默片刻后点头:“好吧,我帮你问问。”

    刘千舟要去ktv卖啤酒的事儿没告诉她奶奶,这种活儿,是正规的,但她说不清楚,因为解释起来有点麻烦,至少她清楚的知道,奶奶听不懂,也不会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