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07惊喜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公公主,你这是”许昭瞪大了眼睛,惊愕之余也难免有些脸色难看,此时此刻不但眼前本可以赏心悦目的小脸惨不忍睹,还得忍受那难闻的气味

    “闭嘴”长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以为她好受“我回来的消息你真的没泄露出去”不过效果真心不错。yilego.

    “没有没有”许昭当即发誓似的保证,“我一个字也没有说”他哪里敢说

    长生扯了他的衣袖摸了把脸,“我可以直接见到父皇”

    “啊嗯皇上特许我可以直接进太极殿。”许昭一眼也不敢去看那脏兮兮的衣袖,道,“可公主你这样子这样子见皇上会不会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长生警告道,“你把嘴巴给我闭紧点”

    “哦,嗯”许昭呐呐道,“可皇上若手罪”

    “闭嘴”

    许昭闭嘴了。

    长生掀开马车的车帘子,隔着纱窗看向外爆宽阔的公道,的宫墙,还有那显露在宫墙之上的宫宇,壮丽的让人惊叹,不过此时此刻,她却并无丝毫感叹欣赏的心情,虽说应当没有人敢在皇宫里面动手杀她,不过整个皇宫中,唯一不会要她小命的,除了眼前的许昭之外,估计便是欲明帝了,所以,在见到欲明帝之前,她不能让人知道她回宫了

    嘉嫔没理由害本尊,但是害本尊的人一定就在这皇宫里头

    但即便是顺利见到了欲明帝也并不意味着就万事大吉了,那是皇帝啊能够当皇帝的人就算是蠢材也有几分的本事,更别说欲明帝从来都不是蠢材,她没有十足的信心能够瞒过他,不让他发觉一丝的异样

    若是被欲明帝发现了什么,那她便是不死以后的日子估计也不好过

    将自己弄成这样子,除了要让裕明帝心疼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让他没有心思注意其他他既然这般疼本尊,看到本尊这个样子,除了心疼还有愤怒之外,哪里还有心思注意现在的女儿跟从前的女儿是不是不一样

    其实若是可以,长生真的不想这般快便直接对上裕明帝,只是可惜在这个龙潭虎之中,她只能相信裕明帝只能利用他的爱女之心,一鼓作气

    “公主,快到太极殿了”

    长生放下了帘子,沉下了心。

    太极殿是整个皇宫最恢弘的殿宇,它分了前中后三部分,前殿是初一十五大朝会百官上朝之处,而中殿乃皇帝平日小朝会和召见大臣处理政事之地,分三部分,正中是小朝会的大殿,而两旁左边是御书房,右边是暖阁,后殿则是皇帝休息就寝之处。

    此时,御书房旁边的茶室内,裕明帝身边的大红人、內宫太监总管崔升正亲自动手泡茶,而这本不是他来做的。

    茶室内的宫女太监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一丝差错便丢了性命。

    滚烫的热水灌入杯中,茶香随之弥漫。

    虽不是经常动手,但崔升的动作却仍是熟稔,整个过程下来宛如行云流水,“好了。”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旁的小太监听了这话当即端着茶盘上前。

    崔升将茶盏端起,放在了茶盘上,“送去给陛下。”

    “这公公”端着茶盘的小太监手顿时一颤,面色惶惶,“奴才奴才端去”

    崔升见此,脸色有些愠怒。

    “奴才该死,公公息怒”小太监赶紧跪下,请罪,将手中的茶盘举过了头。

    崔升也并未发作,而是叹了口气,“罢了,洒家也不为难你们这群小崽子了。”说完,抬手拂下了方才因为泡茶而挽起的宽袖,“洒家自己给陛下送去。”

    “谢公公”一众太监宫女跪下谢道。

    崔升端着茶盘缓步出了茶室,往御书房而去,方才走到门口,便见好几个大臣脸色几乎是青白的从里头出来,“见过各位大人。”

    “崔公公。”其中一人停下脚步,正是如今的京兆尹齐宽,“能否借一步说话”

    “奴才正要给陛下奉茶。”崔升道,恭敬而谦卑。

    那人只好失望道:“下官可在外边等候崔公公。”

    “齐大人与其为等候奴才而浪费时间,不如继续寻找公主的消息。”崔升道。

    齐大人脸色更是难看了,但还拾手谢道:“谢崔公公提醒。”

    “不敢。”崔升躬身一礼,便端着茶进了御书房,不过是存尺之距,可却仿佛隔了一个天地一般,此时此刻的御书房尽是阴冷压抑。

    龙案之后,裕明帝端坐低头,威严的眉宇刻着清晰的愤怒与压抑的阴郁。

    “陛下。”崔升上前,将茶端放在主子的手爆“奴才方才泡了双清茶,请陛下品茗。”

    裕明帝闻言,抬起了头,疲惫的双眸泛着丝丝血红,目光扫了一眼崔升之后便落到了那青瓷杯上,“双清茶”

    他的声音低沉,有着帝皇的威严也透着深沉的悲伤。

    “是。”崔升道,“奴才依照皇后娘娘”

    “砰”茶盏被扫落在地,裕明帝的脸上多了一抹暴戾。

    崔升跪下:“奴才该死。”

    裕明帝继续没有发作,双手撑着案桌站着,目光始终不离那已然碎了的茶盏,许久许久,方才低喃:“阿熹若是出事,朕如何与你交代”

    “皇后娘娘定会保护公主的。”崔升道。

    裕明帝闻言却是龙颜大怒,“都是一群废物,这般多日竟然”

    “皇上皇上”

    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小太监嚷嚷冲了进来打断了。

    “皇上,皇上公主公主回来了”

    裕明帝眸子一睁,明显的惊喜在眸子蔓延,随即便大步走了出去。

    崔升亦是惊喜,起身大步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