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08恐惧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长生的身份一直到了太极殿,许昭下了马车嚷嚷说“快去通报皇上,公主回来了”这才。

    这也是长生所希望的。

    而之所以能够这般,是因为许昭的马车可以直接进宫,甚至可以驶到太极殿前,而裕明帝一朝,能够有此殊荣的,不超过五个。

    先不说许家为何没落至此,但裕明帝对许家的恩宠却是人人皆知的厚重。

    “公主回来了公主回来了”

    压抑了好几日的太极殿沸腾起来了,宫人们甚至没来得及去看看许公子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公主是不是真的回来了,便一层一层地上报了。

    公主回来了,悬在大家头顶上的刀终于没了。

    “公主回来了”

    长生站在恢弘的太极殿前,抬头看着前方高高的御阶,耳边响着的是欣喜激动的高呼声,仿佛她回来了,是一件多了不得的大喜事。

    公主。

    不是长生公主,也不是四公主,而只诗主。

    可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在叫谁。

    裕明帝有四个公主,元襄皇后所出的嫡皇女排行第四,该称呼为四公主才对,可是皇宫之中,从来都以公主称呼之。

    元襄皇后产女之时几经艰辛,孩子诞下来之后也是羸弱无比,故给女儿起名长生,小字无忧,以求女儿长命百岁一世无忧。

    裕明帝登基之后给众女册封公主,赐予封号,许后奏请裕明帝不必为女儿另取封号,便以长生为号。

    裕明帝允。

    可是这一片慈母之心却并未得到体谅,遭到了无数的冷嘲,说元襄皇后便是当了皇后也无贵气,更甚至,她一心爱护的本尊也因此而与她大闹,名字改不了就算了,但一定要裕明帝给她一个好听的封号,她不要被人长生公主长生公主的叫

    可一向疼爱女儿的元襄皇后却怎么也不准

    本尊为此既是伤心更是愤怒。

    裕明帝见状自然从中说和,发妻的心愿他不能违逆,也不想让女儿伤心,最终竟下旨宫里宫外,尊长生公主为公主。

    没有任何的排辈,也没有封号,就只诗主二字。

    若裕明帝没有其他的公主,这个称呼道没有什么,可裕明帝还有三个公主,却下这般旨意,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裕明帝的心里,他只有一个公主。

    这般一下旨,本尊满意了。

    裕明帝像是还担心女儿不高兴似得,又给女儿起了一个小名阿熹,寓意女儿将来一片光明。

    与元襄皇后长生无忧一样的期望,但明显高雅了许多。

    面对裕明帝这般做法,记忆中元襄皇后只是无奈,而本尊则是很高兴,性情也越发的骄纵。

    长生低头勾起了嘴角,如果元襄皇后没死的话,本尊一定会一直幸福快乐下去的,只是可惜

    “阿熹”

    头顶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

    长生抬头,便见一人从御阶上下来,明黄色的服饰,着急之中仍透着威严霸气,便是没有本尊的记忆,她也猜到此人是谁。

    裕明帝。

    忽然,视线模糊了,无数的委屈如潮水一般涌来。

    袖子上的蒜汁似乎多余了,这一刻,长生没来由地哭了出来,不,也并非没来由,只是属于本尊的那份情绪涌了上来罢了。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父皇”

    长生像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似得,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却并非出自她的本愿,那些不属于她的情绪在这一刻控制了她。

    “父皇父皇”

    她扑倒了裕明帝的怀中,哭的凄厉悲惨。

    长生感觉像是被撕裂成两半似得,一半是理智的自己,另一半则不是自己,不过这不是她想要做的吗既是如今的失控并非出自她的本意,但到底还是如她的计划进行。

    一切顺利,不是吗

    渐渐的,似乎说服了自己,又似乎屈服在了那不属于她的情绪之中,最终完全投入了这场父女再见的激动之中。

    “父皇父皇”

    直至,完全失去了意识。

    “来人”裕明帝将晕厥在怀中的女儿抱起,脸色铁青的可怕,“召太医”

    许昭也是吓到了,怎么就晕了怎么就晕了刚才她还中气十足地威胁自己来的呢,怎么就晕了

    装的

    不不公主才不会装晕的

    长生的确不是装的,进宫之前的所有准备都是为了做戏,可真的到了却是真情流露,虽然这真情不是她的。

    她要死了吧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脑子里浮现了这个念头,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控制不了这具身体,她的灵魂像是要被排挤出来一般。

    她要死了。

    那,可以回去吗

    可以回去吗

    长生睁开眼,昏黄的光线之中,入目的是明黄色的帐顶,虽然她不知道在哪里,但绝对不是她的小窝,她坐起了身子,便见床榻两旁有不少人,不过似乎都累坏了,靠着身边的东西打着墩儿。

    “哎”

    眼前的这些人这些东西,便是她想自欺欺人也没法子。

    她没有死,更没有回去。

    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

    长生下了床榻,动了动手脚,虽然有些僵硬,但还是运动自如,捂着心口,静默会儿,也没再感觉到先前的激动。

    看来本尊那些残留消耗的差不多了。

    “咳”

    忽然,一声似乎刻意压低的咳嗽传来,长生收起了自己的思绪,光着脚丫子走了出去,屋子里燃着烛火,但是并不算是明亮,不过也足够活动,她走出了屋子,进去的却是一个更大的屋子,或者该说是大殿。

    圆柱,帷幔飘飘,金碧辉煌,威严庄重。

    记忆在脑海中飞过。

    这是

    裕明帝的寝宫。

    “阿熹”

    长生回过神来,便见一人走来,惊愕着急却又欣喜的神色,高大的像是可以撑起一片天的身躯,仍是那般的威严霸气。

    裕明帝

    “醒了”裕明帝笑着快步走了过来,“来,让父皇看”话没说完,伸出去的手也僵住了。

    只因为长生忽然一个哆嗦,后退了一步。

    她的眼里有着清晰的恐惧。

    ------题外话------

    有人看文不有人看文不冒冒泡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