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09忘了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恐惧来的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让长生想抽自己一嘴巴,她怕什么怕没错,眼前这人是皇帝,手里握着许多人的小命,包括她的,可不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要镇定的吗

    怕什么怕

    长生悄悄吸了口气,抬着头正好开口。|**|

    “陛下。”崔升进来,禀报道:“嘉嫔娘娘求见。”

    裕明帝脸上有些僵硬的笑容敛去了,只剩威严,“让她进来吧。”说完,又低下了目光,“怎么光着脚出来”

    声音温和而慈爱。

    长生的心弦并未因此而松开,“我我忘了。”

    而话落,里头寝室的人也被惊醒了,一个接一个地冲出来,诚惶诚恐地跪下请罪,“奴才奴婢该死”

    “去给公主把鞋穿上。”裕明帝并未动怒,吩咐道,同时抬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快去把鞋穿上。”

    长生抬头看着眼前慈爱微笑着的帝王,心里却不知为何酸了一下,“我”

    “去吧。”裕明帝没给她说下去的机会,“免得着了寒气。”

    这句话一出来,便不用长生开口,宫人已经动手将她抱起,“公主恕罪,奴婢先给公主把鞋穿上。”

    说着,便把人抱着进去。

    长生扭过头,身后的裕明帝已然敛去了笑容,而那脸上除了威严之外,似乎还有着悲伤。

    悲伤

    他悲伤什么

    “陛下。”崔升开口打破了主子周身的沉默,“可要让嘉嫔娘娘进来”

    裕明帝眸色一沉,“去跟她说阿熹在休息,让她改日再来。”

    “是。”

    “另外。”裕明帝忽然又道,眼帘半垂,半片阴影覆盖了眼瞳,“这几日阿熹先住在太极殿,让她准备准备。”

    崔升抬头看了看主子,应道:“是。”

    长生还没弄清楚裕明帝到底悲伤什么,裕明帝便又领着太医进来了,探脉诊断,折腾下来几乎耗费了小半个时辰,不过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这身子虽然被折腾的厉害,但是底子还是好的,只要好好养一段时间,便能够康复,不至于落下什么病根。

    虽然前路茫然,但有具健康的身体还是好事。

    “咕噜咕噜”

    长生捂着肚子,有些尴尬。

    “饿了”裕明帝笑道。

    长生看着他,有些委屈,“父皇”

    裕明帝似乎微微一愣。

    长生见了他这般,也是一愣。

    “好。”裕明帝拍拍女儿的手,随后转身吩咐,“来人,给公主传膳。”

    长生对裕明帝的态度有些难以把握,不过面对送上来的美食,还是吃的很开怀,先不管了,填饱了肚子才能开动脑筋,“父皇,你要不要吃”

    吃到了一半,她想她似乎忘了这最基本的礼貌。

    裕明帝笑道:“父皇不吃,阿熹吃吧。”

    长生点头,继续不客气了。

    裕明帝笑容依旧慈爱温和,不过旁边的崔升却从主子的眼中看到了冷意,而他上一次见到这般的冷意,便是元襄皇后死讯传来之时。

    “太医说你身子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还虚,不能多食。”裕明帝笑道。

    长生闻言顿时懊恼不已,她这是被饿傻了吗想着方才自己的吃相,不知道会不会露馅了,“父皇”她看向裕明帝,可怜兮兮的,尽力补救,“我好久好久没吃饱肚子了”话落,便觉一阵寒意袭来。

    寒意来自裕明帝的身上。

    长生激灵一下。

    “别怕。”裕明帝收敛了气息,“有父皇在。”

    长生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嗯。”

    “好好休息,父皇明日再来看你。”裕明帝道,随后起身,“好生伺候公主。”

    “奴婢遵旨。”

    裕明帝走了。

    长生虽然心里忐忑,但还是松了口气,这算数了第一关了吧

    崔升跟着主子离开。

    五月中旬的夜还算是清凉,崔升上前,对已经站在廊下许久的主子低声道:“陛下,时候不早了,您该歇息了。”

    “这孩子”裕明帝却是低喃道。

    崔升低头,等候着主子接下来的话。

    “怕朕。”沉默许久之后,裕明帝才说出了这两个字。

    崔升一愣,“陛下”斟酌会儿,方才继续,“公主这几日在外边受了罪,心里难免害怕。”

    裕明帝转身看向他。

    崔升低头继续:“公主受了惊吓,又因私自出宫所致,难免怕陛下怪罪。”

    “是吗”

    “奴才愚见。”

    裕明帝转身,目光望向了天上的圆月,“又十五了。”

    “再过两日便是五月十五。”崔升看了看主子,“往年每月十五,皇后娘娘总是会斋戒沐浴,然后在佛堂诵平安经一整日为公主祈福。”

    裕明帝低声笑了,怀念道:“是啊,阿熹生于元月十五,旁人都是每年的生辰才这般慎重的,可她却说一年一次如何诚心”

    “皇后娘娘很疼公主。”

    “的确很疼,可是每一次教训女儿的都会是她。”裕明帝继续笑道,“而每一次教训完了,最难过的又还是她自己。”

    “皇后娘娘”

    “一年了。”裕明帝侧身看向崔升,笑容不变,只是却也让人心生敬畏,“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提起她。”

    “奴才该死。”崔升跪下。

    裕明帝并未动怒,“当日皇后出事之时,阿熹在场。”

    崔升一惊,猛然抬头。

    “皇后去后,阿熹大病一场。”裕明帝继续道,宫灯摇曳之容晦暗不明,“朕原以为她已经忘了。”

    崔升面色渐渐发白,怎么会若诗主知情,这一年来又如何会一如既往的依赖陛下又如何会认为偷跑出宫便可以阻止陛下另立新后

    “崔升。”裕明帝继续道,继续笑着,“这孩子怕朕,更恨朕。”

    “陛下,公主若是如何会”崔升不敢相信,可是看着主子的面容,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下去,“陛下终有一日,公主会懂的”

    “若是不懂呢”裕明帝继续道,不过却并未等待崔升的回答,或许,他也不需要别人来回答他。

    他是大周的皇帝,这片锦绣江山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