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10心机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一夜里的主仆低语,长生并不知情,至少现在还不知情,虽说心里忐忑,但因为身体的关系,这一夜她还是睡的很沉。yilego.

    第二日便听说裕明帝打算让她在太极殿多住几日。

    她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裕明帝虽然偶尔有些让她奇怪的反应,但并未发觉自己的女儿已经被换了芯。

    所以,既来之则安之。

    先养好身子再说

    虽说住在太极殿,但也不是一直住在裕明帝的寝宫,第二日便搬出来了,住到了寝宫旁边的侧殿来了。

    搬出来之后长生后知后觉地想到,她睡了一晚上的龙床。

    而搬进侧殿后,见得最多的人除了裕明帝之外,便是许昭了,许大少似乎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告诉长生他有多关心她。

    好吧,这算他的一个优点。

    “公主放心,那臭小子好着呢”许昭有些不高兴自己每次来看公主,公主却只想着那臭乞丐

    长生没理他的不满,“你没在父皇面前露馅吧”

    “当然没有”许昭忙道,“我都听公主的,一个字也没跟皇上说”说完,举手便发誓,“我发誓”

    “行了”长生白了他一眼,“总之你记住不许跟父皇提起小伟就是了”

    “可公主为什么啊”许昭真的不明白,那臭乞丐既然救了公主,公主为何禀报皇上让皇上好好赏他,不就不用当乞丐了想着想着,忽然间脑子一抽,忙道:“公主,那臭乞丐会不会跟拐走你的人贩子”

    “想什么了”长生怒声打断了他的话,“让你不许提你就不许提,说这般多做什么”

    “可是”

    长生一眼瞪了过去。

    许昭没可是下去了,讨好地换了一个话题,“公主你放心,皇上已经派人去查那些人贩子了,一定会把他们全都给抓了的”

    “都死了。”长生道。

    许昭一愣。

    “那些人贩子都死了。”长生继续道。

    “啊”许昭大惊,“谁杀的难道是那臭乞丐”

    “官兵。”长生没有纠正他的称呼,而是道。

    许昭又是一愣,“官兵”

    “不然你以为小伟怎么能把我救出来”长生继续道,“那是因为正好碰上官兵来抓人贩子,小伟才可以趁机将我救走。”

    许昭瞪大了眼睛,“那为什么”

    “因为官兵不但要杀人贩子,还要杀被拐来的孩子。”长生继续道,“所以小伟只好带着我继续逃了。”

    “什么”许昭大叫出声,“怎么会官兵怎么会杀拐来的孩子怎么”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了。”长生打断了他的话。

    许昭一怔,“问我我怎么知道难道公主认为是我”

    “你长点脑子行不行”长生现在不是恨铁不成钢了,而是眼前这位连铁都不是,简直一根烂木,“我是让你去查查”

    “我”许昭一脸的不敢置信。

    长生点头,“对,就是你。”是你才怪了

    “可是我怎么查”许昭忙道,“官兵杀人啊我马上去禀报皇上,让皇上派人去查清楚”

    长生自然没有阻止。

    很快,许昭便回来了,而裕明帝也来了。

    “许昭所说的是真的”

    长生点头,“嗯。”

    “为何一直不跟父皇说”裕明帝道,脸色不太好,不过语气还是温和,“阿熹”

    “我怕。”长生道。

    <b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裕明帝沉默。

    “父皇。”长生看着他,这些日子裕明帝对她很疼爱,这种疼爱不是假装可以假装出来的,自然,他也不需要假装,所以,现在是时候了,“当日儿臣不想父皇另立皇后取代母后的位置离宫出赚可是可是才出了宫门就有刺客要杀儿臣”

    “什么”许昭顿时大叫起来。

    裕明帝自然没有嚷嚷,不过身上的气息却是让人心颤,“仔细告诉父皇”

    长生点头,详详细细地将出宫后遇到刺客到官兵杀了人贩子再杀孩子讲了出来,自然,消减了小伟的部分,“儿臣”她低着头,揪着衣裳,“儿臣怕说出来又会有人要来害儿臣”

    裕明帝此时究竟是什么神情她看不出来,可是必定是不好看的。

    “公主你傻啊”许昭却是继续嚷嚷,“就是有人要害你,你才要第一时间告诉皇上这样才可以第一时间把人抓了”

    长生抬头,怯生生,“可是可是我怕”

    “公主怕什么有皇上在”许昭继续道,既没看出长生的戏,也没发现裕明帝脸色的不对劲,“皇上你说是不是”

    裕明帝自然没有理会他,而是静静地看着长生。

    长生悄然握紧了拳头,与他对视。

    “公主”许昭似乎发觉不对劲了。

    裕明帝抬手抚着长生的头,“父皇知道了,放心,有父皇在,不会有事的。”语气仍是温和的,只是却似乎坠了千斤重。

    “嗯。”长生点头,也随之低下了头抿紧了唇,压下了心底涌出来的愧疚,为何现在才说因为要确定自己没露馅确定裕明帝是真的疼爱自己吗有这个原因,可最重要的是要利用裕明帝的愧疚

    元襄皇后之死虽然不是他的错,但是谁能说与他没关系至少他没保护好她

    本尊年幼丧母,如今又面临母亲地位被夺,如何不可怜

    裕明帝越是疼爱本尊便越是会心生愧疚

    若是一回来便说了,裕明帝自然会愤怒,也定然会派人彻查,可未必会愧疚,而没有这份愧疚,这般查探的结果还能完完全全地为她讨回公道吗

    未必吧。

    能够做下这件事的人,也是这宫里的人,不是他的枕边人便是他的血脉。

    本尊已经平安回来了,为何不能退一步

    可现在说却是不一样。

    本尊什么性子,裕明帝不会不知道,当日那虽然任性但是心思纯白如纸的女儿如今也会打算有心机了,一年的时间,便让一张白纸染上了颜色,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这个当父亲的非但没有为女儿保住母亲,连女儿也没有保护好。

    这份愧疚足以让他内心本就偏了的天平更偏一些,那始作俑者便是不死也一身残

    当然,除此之外,长生还有另一个目的,那便是告诉裕明帝,她的女儿已经跟一年前的不一样了。

    有心机了。

    长大了。

    长生考虑了好几日,最后还是实在不想一直装着当任性却又傻白的小公主。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晚的惨状她怎么也无法释怀,若是始作俑者不付出代价,如何告慰那些无辜的孩子

    可是,长生也无法否认,这一刻,她让这个慈爱的父亲伤心了。

    “父皇”

    裕明帝的笑容还是温和慈爱,“放心,有父皇在。”

    长生看着他会儿,低头道:“嗯。”到了嘴边的安慰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沉默半晌。

    “阿熹。”

    长生抬头。

    裕明帝看着她,继续问道:“当日是谁告诉你离宫出走便可以阻止朕另立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