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12威胁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和往常一样的称呼,但是嘉嫔还是听出了不一样。yi。

    疏离。

    “公主”嘉嫔心里一急。

    “八仙鸡”长生扫了一眼宫女手中的食盒,一脸的馋样看着嘉嫔,“嘉嫔娘娘真的给我做了”

    嘉嫔又是一愣,不过很快收敛了情绪,便笑道:“当然了”说完便从宫女手中接过了食盒,“公主想吃,臣妾自然为公主做。”说着,便打开食盒,将里头的盘子拿出来,顿时香味扑鼻。

    “好香”长生看着眼前的美食,脸色却有些发苦,“嘉嫔娘娘,你可害惨我了”

    嘉嫔面色一变,“公主”

    “你把八仙鸡做的这般好做什么”长生没给她说下去的机会,一副强忍着馋意的苦哈哈模样,“父皇说了在我身子养好之前不能吃这般油腻的膳食,我现在就只能看着不能吃”

    嘉嫔又是一怔,“公主”

    “不过闻闻味道也是好的。”长生趴在小桌上,闭上眼睛很认真也很享受地闻着味道。

    嘉嫔见状,眸底的神色变了好几变,方才微笑道:“看公主说的,不就是现在不能吃吗臣妾答应公主,等公主身子好了,臣妾给公主再做就是了,到时候公主想吃多少臣妾便做多少”

    “真的”长生睁开了眼睛,满眼睛的高兴和期待。

    嘉嫔笑道:“自然是真的。”说完,便将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佳肴给收回了食盒中,“不过现在太医说公主不能吃那便不能吃。”

    “嘉嫔娘娘”长生有些委屈,“我都还没说要吃哩。”

    “所以臣妾收起来啊。”嘉嫔笑着继续道,“这样公主便不会馋了。”

    “我闻闻也好”长生有些不甘心。

    嘉嫔笑着将食盒递回给了宫女,“只闻着不能吃,公主岂不是更难受”说着,吩咐宫女将食盒拿下去,微微肃起了脸,“公主的性子臣妾还不清楚现在闻闻,下边就是要吃了,到时候臣妾是给还是不给啊”

    “娘娘说呢”长生睁着眼睛问道。

    嘉嫔正色道:“自然是不能什么也比不上公主身子重要臣妾已然没有照顾好公主,让公主在外边受了那般多的苦,哪里还能让公主贪吃害了自己的身子公主便手罪,臣妾也不能让公主贪嘴。”说完,眼眶便红了。

    “我就是要吃,你敢不给我吃啊”长生忽然怒道。

    嘉嫔并未退让,“公主便手罪,臣妾也不能答应”

    “那你做来做什么”长生继续怒道,“你存心了让我看着吃不着”

    “公主”嘉嫔无奈,“臣妾之前并不知道公主不能”

    “什么之前不知道你不是每天都来这里要看我吗你没问过太医吗”长生瞪着她,继续发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怕我告诉父皇我离宫出走的事情是你害的,所以我说想吃你便马上做了”

    “公主”嘉嫔满脸的惶恐,“你你说什么臣妾怎么会”

    “你还敢狡辩”长生继续道:“要不是你说我如果出事父皇一定会很担心我,哪里还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有时间立新皇后,我会离宫出走吗”

    “公主”嘉嫔面色苍白,“臣妾从来就没有那个意思,臣妾只是说公主再不吃饭皇上一定会伤心的,公主当时已经一整天没吃饭,臣妾”

    “我不管,就是你害的”长生撒泼了。

    嘉嫔脸色更是难看,而蓄满了泪水的眼眶却是幽深了,声音颤颤巍巍,“公主”

    “不过你若是可以帮我把那想害死我的逆贼找出来,我便不告诉父皇是你教唆我离宫出住”长生盯着她,道。

    嘉嫔一怔。

    “有人想杀我”长生继续道,“你给我把这个逆贼找出来,我便不告诉父皇”

    嘉嫔看着她,“公主没跟陛下说”

    “现在还没说”长生抬高下巴,盛气凌人,“不过你若是不帮我,我马上去告诉父皇是你怂恿我离宫出走的你别想不认,就是你没说那话只要我说是你,父皇就会相信是你”

    嘉嫔神色悲伤而惊惶,“公主,你怎么”

    “你到底答不答应”长生不耐烦,“你要是不帮我,我马上告诉父皇”

    “我自然帮公主了”嘉嫔着急道,语气更是难过,“不过不是为了怕公主告诉陛下什么,而是臣妾答应过了皇后娘娘一定会照顾好公主的,就算公主不开口,臣妾也绝对不会放过那些要害公主的人”说完,咬着牙:“公主放心,臣妾一定会将那凶手揪出来,保公主平安。”

    “真的”长生眯着眼看着她。

    嘉嫔认真道:“自然是真的。”说完,又道:“若诗主不相信臣妾,臣妾可以发毒誓。”

    “那倒不用”长生扬起了胜利的笑,“只要你帮我就成了”随后便又狠狠地哼了一下,“这逆贼害的我这般惨,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同时也没错过这一刻嘉嫔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意。

    动怒了

    长生心里冷笑,再好不过。

    向裕明帝供出嘉嫔对她来说除了身边没了一个两面三刀的伪善之人和为死去的本尊出一口气外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供出了她,说不准那真正想让她死的人会将一切的责任推到嘉嫔身上到时候想找真凶就难了

    再宅嘉嫔既然敢这般做必定是有后招的,以本尊的性子,说她担心自己受罚便污蔑嘉嫔,也不是没有人信。

    便是裕明帝信,可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嘉嫔还是无辜的,如此的结果如何能让她甘心

    更甚宅连裕明帝也不信,到时候,她便更加处于一个孤立无援的地步

    至于威胁嘉嫔,便是让嘉嫔加快脚步,以本尊的性子,既然威胁出口了,嘉嫔哪里会放心本尊真的不会说出去

    而她冒了这般大的风险,不会仅仅只有一步棋

    她的下一步棋会是什么

    长生拿出了后宫关系图,继续深入研究,便是斗不过这些满脑子都是算计的古人,也不能成为她们手中为所欲为的棋子

    她顾长生没什么本事,但是也绝对当别人手中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