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13心惊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养不熟的白眼狼”

    嘉嫔离开了太极殿的宫墙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摔了食盒,冷着脸怒骂了一句“养不熟的白眼狼”

    吓的随侍的宫女面色发白。

    御书房

    裕明帝听了崔升的禀报,眯起了眼睛。

    “陛下,可要奴才去一趟”

    “嘉嫔。”裕明帝却是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深沉,“你觉得她是怎样的人”

    崔升看了看主子,“嘉嫔娘娘善隐忍。”

    “哼。”裕明帝冷笑,“她何止善隐忍”

    崔升低头不予以评论。

    “传荣妃。”裕明帝再道。

    崔升领旨,“是。”

    自元襄皇后诞下嫡皇女之后,裕明帝的后院便再无其他孩子出生,便是后来登基依照规矩充盈后宫,亦未再有皇子皇女出生。

    有人曾经以此来攻击过元襄皇后,言后宫无所出便是皇后失得,而当时闹得最凶的便鼠、淑、贤、德四妃,为的自然便是那后宫之主的位置,不过因为裕明帝强硬的维护,最终这事不了了之。

    而没过多久,便发生了贵、淑、贤、德四妃联手毒杀元襄皇后一事。

    “元襄皇后”

    长生低喃着,指尖不知为何轻颤了起来。

    裕明帝后宫无所出,四妃借此攻击元襄皇后,裕明帝强势维护,四妃铤而走险毒杀皇后,这里面存在这显而易见的因果关系,可是

    四妃为何联手

    既然能够联手,为何这般轻易便

    四妃母族

    长生越想越是心惊,这里面究竟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看什么了”

    一道声音将她从思绪之中拉了回来,不过当长生看清楚来人,心又惊了,“父父皇”

    “看什么”裕明帝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纸张。

    长生没伸手阻止,而是道:“父皇不许骂我”

    裕明帝看了手中的纸张一眼,脸色似乎有些僵。

    “父皇不许骂我”长生说完,便将纸张给要了回来揉成了一团扔到了一爆“儿臣就是闲来无事随便画画,父皇不许骂我画的丑”

    汉语拼音,她就不信他看得懂。

    裕明帝看着她,那神情似乎有些头疼自己的宝贝女儿居然连福画也画不好,不过最后还是宠溺地道:“好,父皇不骂你。”

    “父皇最好了”长生笑道。

    裕明帝也笑了,“今天的药都吃了吗”

    “吃了吃了。”长生道,“早就吃了,父皇别总是觉得我是小孩子,儿臣长大了父皇不是也这般说吗”

    “是,父皇的阿熹长大了。”裕明帝无奈笑道。

    长生继续道:“父皇这个时辰怎么过来了”难道是为了嘉嫔一事“父皇,我只是闻了闻,绝对没吃的”

    “什么”

    “嘉嫔娘娘的八仙鸡。”长生道,难道不是为她而来的

    裕明帝道:“你现在不许吃,等身子好了再让她给你做。”

    “那若是嘉嫔娘娘不想再给儿臣做呢”长生问道,眸光清澈无比。

    裕明帝道:“那便换人做。”

    长生一愣。

    “朕的阿熹哪里还会吃不到一道八仙鸡”裕明帝继续道,虽然是微笑着,可是却让人感觉到了压力。

    “父皇”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在父皇这边住的不习惯吧”裕明帝继续道。

    长生有些转不过弯来,“父皇要赶儿臣走了”

    “又说什么傻话”裕明帝失笑。

    长生摊手,“难道不是”

    “男女七岁不同席,朕的小公主也到了要有男女之防的时候了。”裕明帝摸着女儿的头,“总是住父皇这里不好。”

    长生心里思绪飞转,嘴上抱怨:“父皇嫌弃儿臣了”

    “你想继续住在太极殿”裕明帝反问。

    长生一窒,没错,住在太极殿的确是最安全的,可是这里也像是一个牢笼,将她给困住了,“那我若是说不想,父皇会不会觉得儿臣嫌弃您”

    裕明帝挑眉,“你说呢”

    “父皇才不会这般想了。”长生抱住了他的胳膊撒娇。

    裕明帝笑了,“鬼灵精。”

    “父皇,儿臣要搬回去。”长生笑道,“儿臣可不想让父皇被那些长胡子大臣日烦夜烦”

    裕明帝敛去了笑意,“谁跟你说了什么了”

    “没有”长生明白他的意思,“父皇不是才说儿臣长大了吗长大了自然便懂事了,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裕明帝凝视着她。

    长生避开了他的目光,虽然现在露馅的可能性不脯但还是得小心些,“那我现在就去收拾收拾回去了。”说着,便跳下了罗汉床,“不过父皇以后可不能像以前一样一头半个月都不来看儿臣”

    “好。”裕明帝道。

    长生继续道:“不过就算父皇狠心儿臣也不怕,大不了儿臣自己脸皮厚点去找父皇就是了。”说完,便笑着去收拾了。

    裕明帝没有阻止,笑着看着她进内室,随后,敛去了笑容,转身捡起了方才被揉成了一团扔到一边的纸团,打开,看了会儿,“崔升。”

    “奴才在。”

    久久之后,裕明帝将手中的纸张揉了回去,放回原处,未曾给崔升下一句话。

    昭阳殿是皇后住所,未曾及笄的长生公主自然是随母亲住在昭阳殿的,虽元襄皇后已经去世,但昭阳殿仍是长生公主的住所,不过若是再立新后,这里估计便再也没有本尊的容身之处。

    长生回到这里,感受最深的便是本尊对母亲的思念还有即将被驱逐的恐惧。

    恐惧。

    这是长生除初见裕明帝那日之外又一次感觉到了本尊残余在这具身体中的强烈情绪,是恐惧。

    “公主,外边热,公主还是先进殿内吧。”

    长生回过神来看向眼前的少女,大约十五六岁,容貌不错,不过却是陌生,“你是谁”记忆之中她不是这昭阳殿中的宫女。

    “奴婢阿若。”少女行礼道,规矩没有丝毫的查错。

    长生道:“我从前未曾见过你。”

    “奴婢是两日前调入昭阳殿的。”少女恭敬应道,眼底同时闪过了惊慌。

    长生继续道:“你怕我”

    “奴婢不敢。”少女低头。

    长生转过视线扫了一眼殿前站着的其他宫女内侍,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陌生的面孔,而她目光所到住处,都捕捉到了惊惶,“从前昭阳殿的人呢”

    阿若抬头,“公主”

    长生看着她,“说”

    “公主”

    “说”

    “都被杖毙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长生转身,便见一个宫装美妇款步走来,脑海中随即蹦出了两个字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