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13荣妃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荣妃赵氏,信阳侯府嫡长女,裕明帝最小的儿子八皇子秦阳生母,相对于嘉嫔风头正盛,荣妃的位分虽然脯但却是极为的低调,除了是八皇子的生母和冷若冰霜谁也不爱搭理的性子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一提。

    直到元襄皇后一年大忌之后,朝臣上奏请裕明帝再立后。

    四妃被打入冷宫之后,后宫之中育有皇子的便剩下生有五皇子秦嵘的嘉嫔,育有六皇子秦瑞的丽妃,育有七皇子秦靖的余婕妤与育有八皇子秦阳的荣妃。

    嘉嫔侍女出身,还是元襄皇后的侍女,所以无论如何都登不上皇后之位的,而余婕妤虽是清白人家出身,只是可惜却是出自四妃之一的余德妃一族,四妃一案中,余婕妤亦是受到牵连,被一同打入冷宫。

    因而,出身将门忠勇侯府的丽妃与出身信阳侯府的荣妃便成了新后的热门人选。

    虽然荣妃性子冷,又与娘家往来不多,不算是很热门,不过在本尊的心里,她已然成了死敌

    自然,长生不是本尊,虽仍会受本尊残余情绪的影响,但还不至于分不清状况,“荣妃娘娘。”

    “本宫乃公主庶母,公主难道不应该给本宫行礼问安吗”荣妃款步上前,面容如同声音一般冷清,而一出口便是责怪,显然不满长生的礼节。

    长生沉下了脸,道:“荣妃娘娘是特意过来教长生规矩的”她没想过树敌,不过对方既然主动开战,她自然也不会退缩,尤其是她现在心情很不好

    荣妃蹙紧了秀眉。

    “若是如此,长生先谢过了。”长生道,“不过现在长生累了,暂且不奉陪。”说完,便转身往殿内走去。

    “公主懂不懂规矩本宫不关心,不过公主以后若是再想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麻烦先自己动手清理干净这些人。”荣妃继续道,“免得脏了本宫的手”

    长生顿住了脚步转过身,怒从心起,“是你下令杖毙的”

    “区区几条贱命,公主关心”荣妃讥笑。

    长生怒道:“打狗也得看主人”

    “本宫受陛下旨意掌管后宫便是要为陛下分忧的。”荣妃冷笑道,“未免陛下分神来处理,本宫自然要先处理了,至于打狗也得看主人,公主难不成觉得本宫还需看你的脸面”

    “你”她倒是忘了,如今掌管后宫的人便是荣妃

    “纵使你是先皇后嫡出的公主,可本宫乃你庶母,是你长辈。”荣妃继续道,“你非但不孝敬本宫,还要让本宫费心为你处置没用的奴才,如此大不孝,的确是该好好让人来教教”

    “你”长生气的脸色发青。

    “公主年纪小不懂事,荣妃姐姐何需这般词严色厉”这时,一道优雅的声音传来,不是别人,正是与荣妃分庭抗争争夺皇后一位的丽妃。

    至少在丽妃的心里,荣妃是在与她争。

    与荣妃的冷若冰霜相比,丽妃却是优雅温柔,到了这般年纪,更是多了一份雍容,两人相比,荣妃更像是出自将门。

    忠勇侯府手中握着实权,丽妃的性情也更加符合朝堂上那些老古板理想中的皇后,但她却有一个致命的硬伤。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庶出。

    丽妃乃庶出,在嫡庶尊卑分明的大周,终究低了嫡出的荣妃一头,也许正因为这般,元襄皇后去后,裕明帝命荣妃掌管后宫,而非丽妃。

    “陛下的确是让姐姐掌管后宫,但并不代表姐姐便可以以此来教训先皇后的嫡出公主。”丽妃一边向荣妃行礼一边道:“若是被陛下知晓了,怕是会不高兴。”

    “不高兴又如何”荣妃丝毫不将丽妃的话放在心里一般。

    丽妃笑道:“自然是陛下想要如何便如何,届时姐姐这掌宫之权恐怕不保了,自然,姐姐高洁,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可正如姐姐所说的,陛下将后宫交给姐姐便是想要姐姐为陛下分忧的,姐姐比妹妹早入府,自然比臣妾更明白在陛下的心里先皇后与公主才是最重要的,没错,公主擅自离宫出走的确是任性了些,可要教训也是陛下来教训,哪里轮到我们这些后宫妃嫔就算托大一些,自称公主庶母长辈,该做的也应该守心安慰公主,而非教训。”

    “所以,丽妃便来教训本宫”荣妃冷笑。

    丽妃福身,“妹妹怎敢妹妹只是跟姐姐一样,想让陛下安心罢了。”

    荣妃没有再辩驳,不过身上的冷意更浓,显然是动了怒了。

    “公主累了便快些回去休息吧。”丽妃像是没看到荣妃的脸色一般,笑着对长生道:“等公主休息好了,臣妾再来陪公主说话。”

    “不必了。”长生没领情,毫不客气地丢下这话,扫了一眼荣妃,便转身入殿。

    丽妃对长生这般不给自己脸面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了,笑容优雅温和地目送着长生入殿,也没让吩咐正要追上去的阿若,“照顾好公主,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告诉本宫。”

    “是。”

    丽妃转身,笑道:“公主年纪小,又刚刚受惊归来,荣妃姐姐便是想教也该缓缓。”

    “本宫做事无需任何人置喙”荣妃冷脸道。

    丽妃继续笑道:“好好好,妹妹不说便是了。”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不过妹妹蒙姐姐多年照顾,这若不开口提醒,心里实在是不安。”

    荣妃冷眸看着她。

    “我们这位公主殿下为何离宫出赚想来姐姐也听说了,这次在外边差一点丢了性命,陛下可心疼的厉害哩,这时候谁撞上去谁倒霉。”丽妃低头拂了拂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姐姐这般兴师问罪的,若是传到了陛下的耳中,你说陛下会不会觉得姐姐是在为有人阻扰立后一事儿特意针对”

    “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荣妃冷笑。

    丽妃优雅地笑道:“姐姐可以不在意自身,可总得为八皇子想想吧没了母妃的皇子过得如何,不已经有了现成的例子呢”

    “陛下若是怀疑本宫,丽妃觉得自己可以撇清吗”荣妃继续冷笑,“既然丽妃如此担心,不如本宫上奏陛下,永不再立后如何”

    丽妃脸色一变,讥笑道:“荣妃姐姐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

    “让陛下永不立后本宫的确没这个本事。”荣妃继续道,“不过让陛下知道你我都不适合却并不难”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