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14疑窦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丽妃气的面色有些发青,她便不信她赵氏真的这般的无欲无求皇后之位,这昭阳殿的主人,这后宫哪个女子不想要

    “荣妃姐姐深得陛下宠信自然是有这个扭转乾坤的本事,不过妹妹以为凡事不该做的太绝”

    “本宫向来不爱多管闲事,但更不喜别人对本宫指手画脚”荣妃看着她道。

    丽妃笑了,“妹妹怎敢对荣妃姐姐指手画脚只是妹妹真的不明白了,既然姐姐对这昭阳殿没兴趣,怎么便非得跟公主过不去这对姐姐有何好处”

    荣妃没有回答,只是冷清地看了她会儿,便转身离开。

    “姐姐好住”丽妃没有阻止,一字一字地道。

    荣妃像是没听见一般,自己走自己的。

    完全漠视。

    荣妃

    丽妃气的牙痒痒的,但到底没忘记现在身处何地,环视了眼前的昭阳殿一眼,道:“我们住”总有一日她会成为这里的主人,让那些轻视过她的人在她的脚下苟延残喘

    富丽堂皇的殿内,长生来回踱走着,心里像是被扎了一根刺似得,十分的不痛快

    都杖毙了。

    荣妃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的耳边回响。

    可是

    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又不是她离宫出赚更不是她下令杖毙的,她不舒服什么

    “你叫阿若”长生抬头看向旁边低头站着的少女,问道。

    阿若身子微微一颤,躬身应道:“奴婢是。”

    “不必紧张。”长生自嘲,“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不再连累你们掉脑袋还是做到的”

    “公主”阿若抬头,满是愕然。

    长生没有理会她的愕然,深吸了一口气,“你去给我拿些东西来”话落,又补充道:“别让其他人知道”

    阿若一怔,忙应道:“奴婢遵旨。”

    静华轩离昭阳殿不远,乃嘉嫔的住所。

    大周后宫宫规亦是森严,妃以下的妃嫔住所不能以殿冠名,而住所的规格也是依照各自的位分而定。

    大周后宫,皇后之下设贵、淑、德、贤四一品妃,一品妃之下便是诸如荣妃、丽妃之类的二品妃,二品妃之下,便是嫔,嫔之下则是婕妤、昭容,剩下的便是低位分的才人、美人之类。

    原本以嘉嫔的出身,便是生了皇子,最多也只是封一个昭容婕妤,跟七皇子的生母余婕妤一般,不过裕明帝见嘉嫔对元襄皇后多年如一日的恭敬,爱屋及乌便加恩于她,封了她为嫔,封号嘉,以嘉奖不忘旧主。

    “娘娘,荣妃跟丽妃已经离开昭阳殿了。”静华轩大宫女银心禀报道,“娘娘可要过去一趟”

    嘉嫔却是低头抿了一口茶,“今年的新茶似乎没有去年的好。”

    “是吗”银心接了主子的话,“奴婢待会儿去内务府问问,看看他们怎么给娘娘送茶的。”

    “罢了。”嘉嫔搁下了茶盏,“本宫不过是一小小的嫔,资格喝上好茶从前能够喝上,不过是借了先皇后的光罢了。”

    “娘娘育有五皇子,哪里便喝不得呢”银心道,“奴婢定然要好好问问内务府那些狗奴才”

    嘉嫔取了帕子沾了沾唇角,未再说什么。

    “娘娘,可要去昭阳殿”银心再次问道。

    嘉嫔沉下了脸甩了帕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子。

    “娘娘恕罪”银心忙跪下。

    “你是不是也觉得本宫这一次死定了”嘉嫔冷笑道。

    银心忙道:“娘娘洪福齐天,怎么会”

    “没错,本宫的确洪福齐天”嘉嫔继续道,眉宇尽是凌厉,“当年本宫得幸有孕,人人都以为本宫是死定了的,可本宫没死,活的好好的,甚至连本宫的儿子也没被抢赚后宫之中那般多人,论出身本宫最差,可如今这后宫之中,谁敢说本宫无福”

    “娘娘自然洪福齐天”

    “那你说本宫这洪福能不能再进一步”嘉嫔看着银心,勾着嘴角道。

    银心抬头,“只要公主一如既往地待娘娘,娘娘定然可以”

    “也便是说先皇后死了,本宫还是得靠她的女儿”嘉嫔冷笑道。

    银心吸了一口气,“不过是一块垫脚石罢了,靠谁”

    “呵呵”嘉嫔笑了出声,“没错,不过是一块垫脚石罢了,便是真的要踩踩,那也是她们的荣幸”

    “娘娘说的是。”

    “不过这次那丫头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嘉嫔微微蹙了眉头,“依照她的性子,若是真的认定了是本宫害她,早便告到陛下那里去了,没想到居然拿来威胁本宫”

    银心也是觉得奇怪,“娘娘,您说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怂恿”

    “谁”嘉嫔挑眉,“荣妃还是丽妃”

    银心无法回答。

    “不过这样也好,将水再搅浑一些,本宫的胜算也便更大”嘉嫔继续道,“你去让人做些点心送去昭阳殿,便说本宫一定会查出凶手,让我们的公主殿下安心养身子。”

    “是。”

    永宁殿内因为主子的情绪不佳,宫人们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做错了事情被罚,由此可见,这永宁殿的主子并不如外人所传颂的那般宽厚。

    “娘娘,嘉嫔派人送了点心去昭阳殿。”永宁殿的大宫女安雪得了禀报之后当即前来告知主子。

    丽妃从荣妃那里受的气到现在都还没消,如今听了这话便更是火上添油,抬手便砸了茶杯,“贱人”若不是她怂恿那死丫头离宫出赚陛下怎会将立后一事搁置“本宫拿赵氏没法子,难不成还收拾不了她一个贱婢出身的嘉嫔”

    “娘娘,空口无凭。”安雪道。

    丽妃眯起了眼睛,“想法子将嘉嫔为什么怂恿那死丫头出宫告诉那死丫头到时候她自然会替我们收拾嘉嫔这个贱人”

    “是。”安雪领命,“可奴婢担心公主未必会信。”

    “你大可放心”丽妃讥笑,“我们这位公主殿下什么都好,就是脑子没长好,而且以她那性子,便是真的信嘉嫔信到了骨子里,听了这些话也会大闹一场,等闹到了皇上那里,真的假的,信与不信都已经不重要了。”

    “娘娘说的是。”安雪道,只是眉宇之间似乎还有忧虑,“只是娘娘,以嘉嫔的心机,这次为何做的这般的明显她大可以撇清自己的。”

    丽妃蹙眉。

    “就算嘉嫔认为自己有把握掌控住公主,可这事风险多大她也不会不清楚,若是陛下得知是她怂恿公主的,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陛下都不会饶恕她的。”安雪继续道,“娘娘,嘉嫔不是这般愚笨之人。”

    以长生公主的性子,便离宫出走的主意不是出自“最疼爱”她的嘉嫔,她也会上当嘉嫔何需自己开口

    “还有,嘉嫔那日见了公主之后回去的那番发作,也不像她的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