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15目的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丽妃眉头皱的更紧,嘉嫔从来都不配当她的对手,但她也无法否认这个女人有些心计,不然也不会将许氏哄的服服帖帖的,便是连那从不将人放在眼里的臭丫头也都对她亲近有加,以她的城府,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做的有失水准

    “静华轩虽说是嘉嫔的地方,但在这个时候,嘉嫔便是心里再不痛快也不该那般说公主。”安雪继续道,“她这样子倒像适意让人知道似得。”

    “故意”丽妃道,“这般于她来说有何好处”别说这话传到了那死丫头的耳中会出大事,便是传到了陛下哪里,她嘉嫔也吃不了兜着住

    安雪,“正是如此,奴婢才担心。”

    丽妃眯起了眼。

    “娘娘。”安雪继续道,“如今陛下因为公主在外遇刺一事而龙颜大怒,奴婢以为娘娘不应掺和进去。”

    丽妃看着她,“你的意思是”

    “陛下如今必定认为刺客出自宫中之人的手。”安雪道,“如今,一动不如一静,嘉嫔的确有些城府,也必定在谋算着什么,可只要娘娘稳住自己,不管她谋算什么,都谋算不到娘娘身上。”

    “以这个贱婢的出身无论如何也登不上皇后的宝座,她要谋算也不过是谋算在她那小贱种的身上”丽妃冷笑,眼底闪过了一抹厉色,似笑非笑地问道:“安雪,你说谁会对那死丫头下手”

    “娘娘是说”

    丽妃勾起了嘴角,“怂恿那死丫头出宫的人是嘉嫔,而如今宫中最想至那死丫头于死地的也不外乎那几个人,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合谋”

    安雪蹙眉。

    “立嫡立长。”丽妃冷笑道,“太后之位可比皇后之位要好谋算的多的多”

    “娘娘。”安雪明白主子的意思,正色道,“将嘉嫔与刺客牵扯起来的确可以让她没有翻身的机会,可是陛下如今正盯着这件事,娘娘贸然出手万一被陛下发现”

    “有什么万一”丽妃冷笑,“本宫也不需要做什么,不过是让陛下知道是这个贱婢怂恿他的宝贝公主离宫出走罢了不管陛下知道之后会如何想,怎么也懒不到本宫的头上”

    “可是”

    “不必可是了”丽妃沉声打断了她的话,“赵氏本宫拿她没法子,可一个区区贱婢出身的嘉嫔也有资格在本宫面前耀武扬威本宫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安雪犹豫会儿,还是低头:“奴婢明白了。”

    夜里的昭阳殿比白天的更加的安静,安静的让人心里不安。

    “虽然不是我害的你们,但你们若是有所怨恨,我也无话可说。”长生蹲在火盆前,一点一点地往里头投放纸钱元宝,“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安息。”

    她不认为自己需要为杖毙一事负责,但也无法否认她过不了自己的良心。

    还有那些孩子。

    “虽然我们不太熟,不过总算是相处一场,你们也安息吧”

    阿若站在一旁看着自言自语的主子,脸上的惊愕之色一直没有完全消去,来昭阳殿之前她自然也听说过这位主儿的许多事情,可是现在这样子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公主,时候不早了,您该回去休息了。”待纸钱差不多烧完,阿若赶紧道,在后宫随便烧纸钱本就是大忌,尤其诗主还是为奴才们烧,万一被陛下发现了,绝对不会觉得公主懂事,而只会是认为他们这些奴才误导公主

    长生往火盆里扔了最后的元宝,双手合十拜了拜,才起身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待会儿把东西收拾干净,别让人发现了。”

    “是。”

    长生抬头看着眼前的夜空,月色十分的明亮,几乎遮盖住了星辰之辉,这般的夜空,在污染严重的现代是怎么也看不到的吧

    “公主”

    “阿若,你有家人吗”长生忽然问道。

    阿若一愣,“奴婢奴婢自小进宫,家人都忘了”

    “忘了”长生看向她。

    阿若点头,不明主子为何忽然问起这些。

    “其实,也差不多。”长生笑了笑,有些伤感,她倒是没忘记自己的父母家人,不过却从来都不亲近,小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了,便懒得去寻思为什么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便是了,如此说来,来到这里于她来说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她得了一个无比疼爱在乎自己的父皇。

    父皇

    好吧,等危机解除了,她一定好好地当一个好女儿,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是总比会连本尊也比不上。

    “回去吧。”

    “是。”

    皇宫之中每个宫殿在门户上都是很严的,但是并不代表便真的没有一丝的漏洞,尤其是在没有了真正女主人的昭阳殿。

    长生走后,暗处走出了一个人,看那身形像是年岁不大的少年,他走到了火盆前,盯着那已经烧的只剩下些许余光的火盆,半晌未动,随后忽然抬脚,将那火盆猛然踢飞

    或许是心里作用吧,长生睡了一个好觉,不过第二日却被荣妃扔过来的两件事给砸的有些晕头。

    “荣妃娘娘,你说大皇子想放火烧死我”

    “昨夜侧殿走水,幸好宫人发现及时。”荣妃脸色清冷,“而昨夜有巡夜的侍卫见到有人从昭阳殿的角门出来。”

    “大皇子”

    荣妃冷笑:“否则你以为是谁”

    “他认了”长生继续道。

    荣妃讥笑:“认或不认,有何区别”

    长生看着眼前的女子,沉默会儿,问道:“娘娘似乎很希望是大皇子做的。”

    “本宫希望的只是后宫安宁。”荣妃道,就差没有直接指出她便是让后宫不安宁的罪魁祸首。

    长生挑了挑眉,“那娘娘是不是觉得当日在宫外刺杀长生的,也是大皇子”

    “若真的是,公主应当高兴才对。”荣妃冷笑道,随后,继续抛下下一个“炸弹”,“还有,本宫最近听说了一个消息,当日给公主出主意让公主离宫出走的人不是别人,真是嘉嫔,不过此事当真不当真”

    长生敛了敛神色,“荣妃娘娘从何处听得”

    “不管本宫从何处听得,这事已然传遍后宫。”荣妃继续道,“公主若是想保住谁,最好现在便想法子,不过若此事是真的,本宫劝公主还是清醒,莫要再被哄骗了,这次公主福大命大,但不保证下一次也能如此。”

    “长生一直以为荣妃娘娘是这后宫之中最不轻信妄议之人,怎的如今也跟别人一般”长生却是嗤笑。

    荣妃盯着她,“本宫只是想奉劝公主,与其三天两头地闹出事情来,不如安安分分地当这后宫唯一嫡出,免得陛下难做。”

    说完,便冷着脸起身离去。

    长生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皱了眉头,沉默半晌:“阿若,我们出去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