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16求救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公主”阿若面露难色,“崔公公派人过来说陛下待会儿便会过来,公主还是不要”

    长生没理她的话,径自往外走。yilego.

    “公主公主”阿若只好赶紧追了上去。

    在这后宫里头,不认识长生公主的估计没几个,不怕她的,更是没几个,自然,也没几个敢跟她多说一句话,不过这并不妨碍长生听到她想要听到的信息。

    这后宫中没什么多,就是人多。

    人多自然嘴杂。

    荣妃没有说谎,昨夜昭阳殿走水没有惊动她,但是几乎整个后宫都翻了,而大皇子被抓的时候,在他的身上搜出了火石。

    “说不定在宫外刺杀公主的也是大皇子”

    “谁不知道大皇子恨透了公主”

    “可嘉嫔娘娘为什么要怂恿公主出宫啊”

    “我听说是为了不让陛下立后”

    “嘉嫔娘娘想当皇后”

    “怎么可能嘉嫔娘娘可是先皇后的侍女,陛下怎么可能立她为皇后不过若是陛下不立后的话,嘉嫔娘娘生的五皇子就有机会当太子”

    “不是还有大皇子他们吗”

    “这次大皇子怕是也保不住了”

    “可二皇子三皇子他们”

    “大皇子保不住了,其他的几个还能保住吗”

    “那五皇子就是皇长子了”

    “所以说嘉嫔娘娘是最不想陛下立后的”

    “原来是这样啊”

    长生悄然走开。

    宫道之上,阿若跟在主子身后,焦急又担心,但是又不敢开口说话,在看着主子走到了太极殿宫墙外,更是心惊。

    “公主”

    她想做什么

    长生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前方的宫门,久久不动。

    “公主”

    长生起步往前。

    “见过公主。”

    “参见公主。”

    在一阵参拜声中,长生见到了崔公公。

    “公主怎么来了”

    “本宫想见父皇。”长生抬头看着他,正色道。

    崔公公迟疑了会儿,“请公主随奴才来。”

    长生跟了上去。

    崔公公直接将她引到了中殿的暖阁,“陛下如今在与大臣商议政事,公主先在这里歇歇脚,奴才这就去禀报陛下。”

    长生没反对,坐下来一边揉着自己的小腿一边等着,脸色始终有些低沉。

    很快,裕明帝来了。

    “父皇。”长生起身,喊道。

    裕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明帝道:“怎么过来了想见父皇让人来告诉父皇就是了。”

    长生露出了笑容,“儿臣又不是走不动,哪里要父皇辛苦”

    “阿熹”裕明帝微微蹙眉,“可是那个奴才在你面前”

    “荣妃娘娘跟儿臣说的。”长生道,不觉得供出荣妃有什么不对,“荣妃娘娘也没做错,有人想要烧死儿臣,儿臣自然该知道。”

    裕明帝看着女儿,眼眸深邃,“都是父皇不好。”

    “不。”长生,“父皇很好,不过儿臣也实在不知道为何大皇子想烧死儿臣,所以儿臣来求父皇让儿臣见见他。”

    “阿熹”

    “父皇不同意”长生不等他说完便问道,睁大了眼睛看着裕明帝:“可是儿臣真的很想问问他”

    “父皇会还你一个公道。”裕明帝道。

    长生,“可儿臣还是想亲自问问他。”

    “阿熹,听父皇”

    “还有。”长生继续道,“荣妃娘娘还跟儿臣说了嘉嫔便是怂恿儿臣离宫出走的那人,如今后宫都已经传遍了,她提醒儿臣若是想保住谁便要早些想好对铂不过她说儿臣还是清醒些才好,这样才不会再被哄骗,儿臣虽然不喜欢她说的话,不过也觉得她说的很对。”

    裕明帝皱起了眉头。

    “所以儿臣来弄清楚。”长生继续道。

    裕明帝看着女儿。

    长生也看着他,没有退避。

    对视许久,裕明帝最终还是退了一步,“好,父皇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父皇,见见就行了,其他事情交给父皇处理。”

    “父皇担心什么”长生笑了,“儿臣心里虽然有些恼火,但也不至于杀了自己的亲皇兄,至于大皇兄,他被关着也伤不着儿臣。”

    裕明帝又凝视了她会儿,抬头抚着她的头,“朕的阿熹长大了。”

    “好事不是吗”长生笑道。

    裕明帝也笑道:“好事。”

    不管是在太子府还是进宫之后,本尊跟这一堆哥哥姐姐关系都是冷冷淡淡的,别说兄妹姐妹之情,便是寻常的亲近估计也没有。

    当然,造成这种结果除了这皇宫本就没多少亲情之外,本尊也需要承担一些责任,自懂事之后,本尊从来都只会自恃身份盛气凌人的,哪里便能休出兄妹姐妹之情

    “四皇妹。”

    长生在崔升的引领之下前往关押秦恪的内务府,不过还没秦恪,便先被另一个人给拦下了。

    “见过七皇子。”崔升见礼道。

    长生看着眼前的男孩子,脑子里随即浮现了关于他的信息,七皇子秦靖,余婕妤所出,今年十岁,比本尊大三岁,“七皇兄有事”

    “四皇妹可是要去见大皇兄”秦靖的脸色不太好,有些苍白,身子亦是消瘦,衣着虽然整洁,但却陈旧,元襄皇后去世一年,余婕妤也被打入冷宫一年,虽然是被连累的,但是有一个被打入冷宫的母妃,七皇子的日子自然也是不好过。

    长生颔首:“是。”随后又问道:“七皇兄也是来见他的”

    &nb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秦靖听了她这话,脸色又添了一丝苍白,“不,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七皇妹的。”

    “等我”长生微挑眉梢,不否认有些意外,要见她可以去昭阳殿,也可以去太极殿,可偏偏在这里等她,有意思

    秦靖握着拳头,点头道:“是。”

    “不知七皇兄找我何事”长生继续问道。

    秦靖忽然跪下,恳求道:“七皇妹,我求你救救我母妃”

    “救你母妃”长生笑了,“七皇兄特意来这里等我,然后求我求你母妃,我没听错吧”

    “四皇妹,我母妃病了,可是没有人敢给她请太医,我求你”

    “你凭什么求我”长生打断了他的话。

    秦靖面色更加的苍白,可还是不愿意放弃,“我知道我不该来找四皇妹,可是父皇不见我,我母妃又病的很重,我实在没有法子,四皇妹,我求你救救我母妃,我求你”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长生继续问道,“是不是知道我定然不会放过秦恪,一定会来这里向他兴师问罪,所以你来这里一定会等到我的,说不定还可以连同父皇也一起见到,到时候你再像这般求我,我说不定会心软为你求了父皇,不,你既然知道我便是这般睚眦必报的人,又怎么会去救害死我母后的人”

    “我母妃没有谋害先皇后”秦靖忙道。

    长生嗤笑:“父皇把她打入冷宫,谁敢说跟她无关”

    “四皇妹”

    “你母妃谋害我母后,如今你又来利用我,七皇子,是你傻了还是把我当傻子了”长生继续冷笑。

    “四皇妹”

    “特意在这里等我”长生讥笑,“不,你等的不是我,是父皇不过很可惜,父皇没来。”

    秦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长生继续道:“别这般脸色,没等来父皇也未必是坏事,你知道你在这里这般求我,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吗便是我母后死的有多惨”

    秦靖跌坐在地上,面色青白无比。

    “所以,要算计利用人之前,还是得想想清楚”长生继续道,随后起步往前。

    秦靖转过身,哀求道:“四皇妹便不能救救我母妃吗”

    “那谁来救我母后”长生转身,冷冷道。

    “我母妃真的没有谋害先皇后,我可以发誓,我用我的性命发誓”秦靖红了眼眶,“四皇妹,我发誓若是我所说的有一句假话”

    “你发再多的誓言我母后也已经死了”长生打断了他的话,“你心疼你母妃,我便不心疼我母后”

    “四皇妹”

    “你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去求别人”长生没等他说下去,随后转身继续往前。

    崔升一直沉默,对于秦靖一事没有做任何的评论。

    到了内务府,见到了秦恪,长生忽然间明白什么叫做恨。

    秦恪眼里的就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