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17请罪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说你想放火烧死我。”沉默了许久,长生开口。

    秦恪冷笑:“可惜,没烧死你”

    “果真是你”长生重复问道。

    秦恪没有回答,只是阴测测地笑着。

    长生凝视了他许久,“的确可惜,不过大皇兄这好不容易进了昭阳殿,怎么便只烧了侧殿难不成大皇兄不知道我住哪里的”

    秦恪还是没回答。

    “还有,都能无声无息地混进了昭阳殿了,怎么还会被抓到身上居然还带着火石大皇兄是想害人还是想自投罗网”长生继续问道。

    秦恪还是没说话,不过看着她的目光越发的阴冷。

    “另外还有一件事想问问大皇兄,之前我在宫外遇刺一事,可与大皇兄有关系”长生继续问道。

    还是没得到回答。

    长生也不着急,“看来大皇兄是不打算回答我了,也罢,谁让我这般的让大皇兄憎恨,不过大皇兄连放火都没放好,哪里能策划出那般精密的刺杀要不是我运气好,早就下去跟我母后团聚了。”

    秦恪猛然起身冲到了栏杆前,面目狰狞。

    长生本能地后退一步。

    “我母妃没有谋害许氏”秦恪一字一字地道,“她没有谋害许氏”

    长生蹙眉。

    “公主,该走了。”崔升这时候上前。

    长生看向他,眼底闪过了一抹狐疑。

    “牢房阴冷,待久了对公主的身子不好。”崔升继续道,神色没有一丝的不对劲,“陛下若是知晓了会责怪奴才的。”

    长生收回了目光,扫向秦恪。

    秦恪的目光阴冷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长生收回了视犀转身离开。

    “公主可要回太极殿”

    长生看着他,“为何他们都说没有谋害母后”

    “当年一案,证据确凿。”崔升道。

    长生盯着他,“公公确定”

    “公主难道不相信皇上吗”崔升反问。

    长生吸了一口气,“自然不是。”起步,“走吧。”

    “公主可要回太极殿”

    “不,回昭阳殿。”

    崔公公看了看她,“请公主上轿辇。”

    一路上,长生没有说一句话。

    回到了昭阳殿,崔公公却道:“那日公主归来扑到了皇上的怀中痛哭,奴才以为在公主的心里,陛下是最亲最亲的人。”

    “公公此话何意”长生挑眉。

    崔升笑了笑:“奴才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皇后娘娘去后,公主便很少这般依赖陛下了,那日陛下心疼公主,却也很高兴。”

    “不是他不理我吗”

    “公主。”崔升语重心长,“陛下是天子,要承担的事情很多很多,他不是不理公主,只是没有时间,更不知道在没有皇后娘娘的日子里,如何好好照顾公主。”

    长生沉默。

    “可不管如何,在陛下的心里,公主永远都是他最疼爱的公主。”崔升继续道,“奴才告退。”

    长生没有阻拦他。

    太极殿

    荣妃步入暖阁迎面而来的便是一盏茶杯,她没有动,像是丝毫不担心那东西砸过来会造成什么后果似得。

    不过最终,茶杯也没砸在她的身上,而是在她的脚跟前碎了一地。

    &nbs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臣妾参见陛下。”

    “谁让你告诉阿熹的”裕明帝震怒,“朕把她交给你是让你护她周全,而不是让你把她卷进来”

    “公主本就在其中。”荣妃道,脸色还是寻常一般清冷。

    裕明帝怒意更浓,“你”

    “而且,陛下你也护不了她一辈子。”荣妃继续道。

    裕明帝怒喝,“她才七岁”

    “可她生于皇家”荣妃反驳道,丝毫没给眼前的帝皇面子,“在帝皇之家,七岁不小了。”

    “你”

    “启禀陛下,嘉嫔娘娘求见。”一太监入内禀报。

    裕明帝迁怒:“朕没空见她,让她滚”

    “嘉嘉嫔娘娘是是素衣前来请罪的她她说的确是她怂恿公主离宫出走的”

    裕明帝面色更加的难看。

    荣妃皱了眉头。

    “公主公主嘉嫔娘娘去太极殿请罪了”阿若把刚刚打探得来的消息禀报主子,“她承认是她怂恿公主离宫出走的”

    长生皱了眉,“你确定”

    她自己去承认

    虽然根据事情发酵嘉嫔怕是会被牵扯进刺客里面去,可是她居然承认,这并不符合常理,她究竟想干什么

    “让人去太极殿打听打听,看看父皇怎么处理”

    “是。”

    “嬷嬷,怎么办四皇妹不肯帮我,父皇也不肯见我,我该怎么办怎么办”秦靖看着自己的乳母嬷嬷,满是痛苦的不知所措,他的确是抱着父皇会跟四皇妹一起去内务府的心思才在哪里等的,可是他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子他不是没直接去求过父皇,他求过了,可是父皇不见他,他也不敢继续在太极殿求,他怕惹恼了父皇会直接下令处死母妃他是实在没有法子才这般的

    嬷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好的法子便是不管这件事,可她很清楚主子不愿意,那是他的亲生母亲了,“不如去求求荣妃娘娘如今她掌管后宫,若是她愿意帮忙,定然可以派太医去冷宫的。”

    秦靖道:“我自然想过荣妃,可是当年母妃害的她差一点滑胎,她又怎么会帮母妃”母妃不过是受余德妃连累才卷进先皇后的案子里头,求四皇妹未必没有一线生机,可荣妃他没有亲眼经历当年的事情,可是的确是差点害了荣妃小产,当年之所以没有被追究责任,除了生了他之外,便是余德妃向父皇求情

    “试试总是无妨的。”嬷嬷道,“娘娘的情况都这般糟糕了,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里去。”

    秦靖咬了咬牙,“好”还有丽妃,既是她已经明确让人告诉他,她不会管这件事,可他若是再求求说不定还有转机

    可惜,他没能见到荣妃。

    裕明帝下旨将荣妃与丽妃都给禁足了。

    长生听了这个消息皱了眉,“那嘉嫔呢”嘉嫔去请罪,最后受罚的却是丽妃与荣妃

    “嘉嫔娘娘回了静华轩了。”

    长生眉头皱的更紧。

    嘉嫔安然无恙地回了静华轩

    “公主”阿若犹豫了会儿还是开口,“您是不是”

    “启禀公主,七皇子跪在了殿外。”另一宫女进来禀报道。

    长生眯了眼,“跪在殿外”

    “是”默女道,“七皇子说如今只有公主可以帮到他他求公主出手相救还说若诗主不答应,他便跪到了公主答应为止。”

    长生扯了扯嘴角。

    “奴婢去请七皇子离开。”阿若见状,忙道。

    “不用了。”长生下了罗汉床,敛去了眼底的精芒,“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