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21争锋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一向在人前不显山不露水的崔公公见了长生这般笑容,心里疙瘩一下,眉头也皱了起来,“公主,冷宫这等污秽的地方,不是您该来的。[一]”

    “污秽”长生一脸的惊讶,转过头看了身后的院子一眼,继续笑道:“崔公公是在跟我说笑吧这般清幽雅致的地方怎么便污秽了”

    “公主”

    “不过也是。”长生继续道,“谁想到冷宫会是这般样子看来崔公公往后得派多些人来守着这冷宫,不然三头两日地跑进来外人,将这冷宫的真正模样传出去了,父皇往后恐怕便有的头疼了。”

    崔公公眸色渐深,上前行礼道:“公主,奴才送您回宫吧。”

    “这戏都没看完了,怎么能就走了”长生继续笑道,目光也转向了里头抱在一块的母子两人,一脸好奇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公主,请回吧。”崔公公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视犀态度也强硬起来了,“若是陛下知道公主来了此地,必定不会饶过奴才的。”

    “父皇不饶你,跟本宫有关系吗”长生却是道,随即饶过了他起步走了进去,一边走还没忘继续说道:“本宫闷了好几天好不容易碰到件有意思的事情,岂能因你会受罚就算了”要多目中无人便有多目中无人,进了屋内,在秦靖母子面前站定,转过身,挑眉道:“崔公公说父皇会罚你不如直接说父皇会罚本宫来的好吓唬人”

    “公主,陛下真的会动怒的。”崔公公认真道。

    长生笑了,“是吗那崔公公觉得父皇会怎么罚我骂我一顿还是打我一顿或者直接把我也关到这冷宫里头来。”说完,不待崔公公反应便又继续道,“不对,父皇哪里会把我关到这里头来,现在都不让我进来了,哪里会让我在这里多玩几日”

    “公主”

    “为什么要杀她”长生敛去了笑容,指着秦靖抱着的余婕妤厉色道:“因为我给她找太医治病”

    崔公公脸色有些不好了,“公主,废婕妤余氏本就是犯了死罪,陛下皇恩浩荡赐她一死何需理由”

    “是吗”长生冷笑,“那崔公公手头上是不是还有另外几道赐死的圣旨”

    崔公公凝了神色,“公主”

    “没有是吧”长生讥笑道,“父皇这是打算一年杀一个来祭奠我母后吗”

    崔公公脸色又是一变。

    “父皇还真的是有耐心。”长生继续道,“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母后每年都会有一个人下地给她做牛做马可父皇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那般多个好的都没选,怎么便选了这般一个卑贱之人”

    “公主”

    “本宫不喜欢她去陪本宫的母后”长生还是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你回去告诉父皇,让他换人吧这般一个小小的婕妤,给我母后提鞋都不配”想了想,便又继续,“不如就林贵妃吧,哦,现在该称呼为废妃林氏了母后从前很喜欢听她弹琴的,就她吧况且,她怎么说也是大皇兄的母妃,这娘家都死的干干净净了,下去也好跟娘家团聚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崔公公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接话才好,看着长生沉默着。

    “怎么”长生挑眉道,“崔公公觉得不妥”

    崔公公看了她会儿,低下头恭敬道:“奴才会禀报陛下,只是陛下既然下了旨意,奴才便必须遵旨。”

    长生脸沉了。

    “不”秦靖不知道长生为何愿意这般帮他,更无法确定是不是他的冲动害的父皇下旨赐死母妃,他只是知道,他不能这道圣旨被执行,绝对不行“崔公公,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去求四皇妹的,是我尊卑不分,是我冒犯了先皇后娘娘,都是我的错,父皇要罚就罚我,罚我就好了,放过我母妃求父皇放过我母妃”说着,便重重地磕起了头来了

    “七皇子,圣旨岂是你我可以违逆的”崔公公冷了脸,丝毫没有放过对长生的退让与恭敬,“七皇子若是真的知错了便马上离开”

    “不我不住”秦靖抬起头,双目赤红地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道:“若是父皇真的要杀我母妃,那便连同我一起杀了反正母妃死了我也活不了多久”

    “七皇子”崔公公面露铁青。

    长生起步走到了那还端着毒酒的小太监跟前,扬手便将那托盘给掀了,一声轻响,毒酒撒了,“圣旨不可违逆本宫偏要违逆看看”

    “公主”崔公公也厉了神色。

    一旁气还没喘匀许昭这时候也吓到了,忙跑到长生的面前有些担心地提醒道:“公主,这样做陛下或许会真的生气的而且而且公主这是在做什么啊这个女人早就该死了,陛下现在终于下旨了这是好事啊公主拦着做什么”说完,扫了一眼秦靖,顿时火冒三丈,“是不是他哄骗你的”

    真该死

    “你闭嘴”长生怒道。

    许昭更是坚定是秦靖哄骗了他的公主表妹了,“公主你千万别听这小子胡说他一定是”

    “我让你闭嘴”长生没让他继续下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许昭又是委屈又是着急,“公主”

    “许公主,请您带公主离开吧。”崔公公开口。

    许昭一愣。

    “公主不该继续呆在这里。”崔公公正色道,“还请许公子带公主离开。”

    许昭有些犹豫,但是看了一眼秦靖狰狞的脸庞,又想到了姑姑去世之前对自己的疼爱,当即咬牙,“好”公主生气是很可怕,可是他总不能看着公主被这心机险恶的七皇子给害了吧“公主,我们走吧”

    他如今算是明白了,公主来这里不是为姑姑报仇来的,而是受了秦靖的哄骗

    “公主请。”崔公公也道。

    “你们敢”长生怒不可遏,亦是着急,错过了这一次,她怕是永远都没有机会探知真相而本能告诉她,这个真相将直接影响到她不得不走下去的将来

    她绝不能就这样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