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22四妃一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到了这一步,也已经没有敢和不敢得了,许昭或许还会被她吓着,可崔公公哪里便是轻易被吓着的人

    长生亦是很清楚如此,所以,她也没打算真的单靠嘴皮子便可以恐吓住着这个皇帝的近身太监总管

    所以,便在那句你们敢落下之后,她便趁着那一瞬间的空隙,拔腿便往外跑了。[一]

    “公主”许昭傻了眼。

    崔公公脸色有些青白,“来人,快追”一边喝着一边追了出去,当然,也没忘让人去通知裕明帝。

    见了这一幕,秦靖亦是错愕,在见崔公公带来的人都去追了长生之后,便对母亲道,“母妃,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去看看”

    “不不”余婕妤惊恐地拽着儿子,生怕他一走那些人便又会来取她的性命,“靖儿,你不能离开母妃你不可以”

    陛下要杀她

    陛下会杀了她的

    “靖儿,你一定要救救母妃”

    秦靖握着母亲的手决绝地保证,“母妃你放心,儿臣一定会求父皇收回成命的但是现在儿臣要去看看四皇妹母妃,这里是冷宫,四皇妹在这里胡乱走会出事的”

    这里除了母妃之外,还有四妃

    他不知道当年先皇后一案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今冷宫里面的四妃一定恨死先皇后,同样也会迁怒四皇妹

    “母妃,四皇妹是为了我们才掺和进来的,我不能让她出事”

    “不不”余婕妤满脸惊恐,哪里听得进去什么道理,她只是知道若是儿子不在了,她就死定了,“不”

    秦靖焦急不已,咬了咬牙,“母妃,儿臣得罪”说完,便用力掰开了母亲的手起身,“儿臣很快就会回来”

    现在崔公公的心思都在四皇妹身上,母妃暂时是安全的

    “儿臣很快回来”再次保证之后,秦靖便也往外冲去,四皇妹不能有事,否则父皇便真的不会宽恕母妃了

    “靖儿”余婕妤近乎凄厉地喝道,只是却始终没有唤回儿子。

    冷宫虽为冷宫,可是却也不小,长生跑了好半天才跑到了另外一个院子,比余婕妤所住的大了不少,而且环境更为的清幽,院子里头甚至还种了花草,还有打理这些花草的宫女

    “你你”那打理花草的宫女见了闯进来的孩子,先是讶然,随后便是一惊,显然也是认出了人来了。

    长生亦是认出了对方,眼前这宫女不是别人,正是余贵妃身边的大宫女

    当年元襄皇后出事之后,四妃被打入冷宫,四宫里头也是血流成河,本尊为何没有觉得四妃没死是无法接受的事情,不过脑子里却是一直认为当年这四宫里头的人没有人幸免的尤其是四妃近身的人

    可是现在

    长生握紧了拳头。

    “公公主”敏芳面色微白地叫了出声,手里修建花草的剪子也坠了落地,“您您怎么来了”

    长生盯着她,冷笑:“你觉得我为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何会来”

    敏芳脸色更加的难看,“难道”难道什么,没有说下去,不过便是不说意思也是很明显的。

    难道裕明帝终于想起了四妃不死天理难容吗

    “贵妃娘娘呢”长生勾着嘴角继续,目光投向了前方屋子紧闭的门,“可在里头”

    敏芳更是惶恐,“公主,贵妃娘娘”

    长生没有听完她的话,起步便往前。

    “公主”崔公公带人追了上来。

    长生只当没听到,加快了脚步上前,一把将门给推开了,还好,没见到让她更加窝火的,屋子里光线不太好,便是白日里,里面也是阴森森的,摆设也是极为的普通的,而尿在那佛龛面前的女子,虽然看不到正面,不过从背影来看,这一年的日子也过得不会很好

    “公主”崔公公上前,“请回吧”

    长生没理他,继续盯着那穿着白色衣裙,散着头发的女子,“林贵妃娘娘。”

    女子停下了手,屋子里头的木鱼声断了。

    长生上前。

    崔公公当即阻止,“公主,不要再任性了”

    “本宫若是要继续又如何”长生冷笑。

    崔公公咬着牙,“那便不要怪奴才”

    “你既然知道你是奴才便给我滚开”长生没等他说完便厉喝道,随后便对那女子道:“林贵妃,本宫特意来看你,你难道不该欢迎欢迎”

    那女子瘦弱的背脊似乎挺直了不少,静默会儿,方才转过身。

    长生脑子里有林贵妃的记忆,不过却跟眼前的不一样,作为林国功夫的嫡女,京城之中赫赫有名的美女才女,林贵妃人前从来都是雍容华贵的,便是不言不语单单坐在那里,也便可以让人自惭形秽,这般的女子,当初入裕明帝的后院当一个侧妃,的确是极为的委屈,甚至是屈辱,尤其是屈居在一个奴婢出身的许氏之下,她恨许氏恨到了要她死,也是理所当然,长生真的很希望借此来说服自己,可是一切一切的异样都让她无法自欺欺人,“一年未见,贵妃娘娘似乎不复当日风采。”

    她必须弄清楚

    林贵妃的确不复当日的风采,除了样貌憔悴苍老了许多之外,便是气质也不复从前,眼前的女子,若是不认识,谁相信她便是当年那个艳冠后宫的林贵妃她没有回答长生的问题,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怎么”长生冷笑,“贵妃娘娘在这冷宫里面关了一年,便忘了本宫了”

    同样被禁锢在这冷宫之中,若是林贵妃与余婕妤有什么相似的,除了处境之外,那便是眼里的恨。

    或许林贵妃开始真的糊涂了,可是,如今,长生很肯定她眼底渐渐升起的便是恨意,“贵妃娘娘忘了也没关系,长生不会计较的,而不计较之余,还会告诉贵妃娘娘一个好消息。”她看着她,一脸嚣张地笑道:“不久之前大皇兄因为想放火烧死本宫而被父皇给关起来了,本宫念着当初贵妃娘娘待本宫还算不错,便求了父皇让大皇兄来这里永远陪伴贵妃娘娘”

    林贵妃站起身来,眼底仿若兑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