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24害怕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林贵妃面无表情。

    “看来林姐姐是不愿意跟本宫这个面子了。”孟淑妃继续道,“好吧,那便只有本宫辛苦辛苦了。”说完,便看向长生,“公主殿下”

    “淑妃娘娘”崔公公哪里能让她开口,便是她不可能知道什么,可她这般一开口必定不会有什么好话“公主年纪小,淑妃娘娘何必当真”

    “哦”孟淑妃饶有趣味地看向长生,“不当真吗”说完,却不等长生回答,便又叹息道,“怕诗主殿下未必会信本宫吧也是,谁让本宫没嘉嫔那番哄人的本事”想了想,又道:“这样吧,如今既然都这般热闹了,怎么能缺了余妹妹跟张妹妹呢来人,去请两位妹妹来。”

    “淑妃”崔公公冷了脸了。

    孟淑妃亦是敛去了笑意,“崔公公,这里虽然是冷宫,但到底不是你的太极殿,本宫虽然被废了位分,但是在这冷宫之中,还是有说话的位置的”说完,便沉声命令,“去请两位妹妹来”

    “洒家看谁敢”

    长生开口,“你去”

    还没弄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状况的许昭瞪大了眼睛,“我”

    “你去”长生冷着脸道。

    许昭不知道该不该去。

    “公”

    “崔公公到底想阻止什么”长生不待他说完便打断道,一字一字,“莫非当年本宫母后的死有什么不能让本宫知道的”

    崔公公脸色很难看,但是却无话可说。

    “还不快去”长生厉色催促,“你不是想为我母后报仇吗不将事情弄清楚怎么报仇”

    许昭顿时一振,当即道:“好我马上去”说完,便转身离开,虽说这冷宫他亦是第一次进来,不过要找人也不是很难,揪了一个宫人恐吓了两下便知道了人在哪里了。

    秦靖赶到的时候,院子里头静悄悄的,静的让他心生恐惧,林贵妃面无表情目光冰冷,孟淑妃一派悠闲似笑非笑,崔公公脸色青白而阴沉,而长生低着头,脸色平静,“四皇妹”

    长生抬头看向他。

    秦靖入目的是一双深沉的眼瞳,熟悉而又心惊,“父皇”那是一双与父皇极为相似的眼瞳,还有那眼神

    长生似乎没注意他的失神,继续凝视着他,半晌之后平静开口,“我母后的死,你知道什么”

    秦靖一怔。

    “你知道什么”长生继续问道。

    秦靖愣怔了半晌,“我我”

    “你想知道什么,来问父皇便是。”便在秦靖支支吾吾开口之时,一道威严却又低沉的声音传来。

    林贵妃浑身一震,脸上的面无表情开始龟裂。

    孟淑妃却是低下了头,把玩着手中的帕子,似笑非笑更浓。

    崔公公舒了口气,脸色有多好转。

    秦靖猛然转身,脸色瞬间苍白。

    长生看向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裕明帝,虽是一如既往的威严,却也是那般的慈爱,只是这一刻,她却不敢上前。

    当年元襄皇后之死,真的是人尽皆知的那般吗

    真的是四妃联手下毒吗

    若不是,那真相会是如何的难以置信如何的让人心惊

    若是,那这冷宫里面的一切有如何解释这些凶手活的好好的,一年前所谓的帝皇大怒,所谓的伤心欲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绝,所以的鹣鲽情深,又算什么

    长生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她不聪明,上辈子活了那般多年也不过是有几分混生活的小聪明罢了,她玩不过这些人,更玩不过掌控这个天下的帝王

    他到底瞒着她什么

    “儿臣问,父皇便会回答吗”

    裕明帝看着她,“阿熹,那你想知道什么”

    长生攥紧了双拳,“这便是所谓的冷宫吗”

    “朕可下旨赐死她们。”裕明帝道,那语气便像是杀了这些人不过是碾死一只蚂蚁一般,无足轻重。

    林贵妃浑身一颤,面容近乎扭曲。

    一只低着头自己玩自己的孟淑妃也顿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而已,随后,继续当自己的旁观者看戏的,像是听不出这赐死之中也有她一份似得。

    “父皇”秦靖扑通跪下,双眸越发的红,父皇真的要杀母妃,他是真的要杀母妃

    “杀人灭口吗”长生却是笑了,心却是升起了阵阵寒气。

    裕明帝眼底深处似乎闪过了一丝,语气也变得沉重,“阿熹,父皇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长生继续笑着,却比苦还难看。

    “公主公主我把那两个女人给带来了”许昭似乎总是喜欢出现在最不合时宜的时间,这一次似乎也不例外,不过长生却是松了口气,她不想继续听下去了,“表哥,我们走吧。”

    “陛下臣妾是冤枉的臣妾是冤枉的啊”这时候,余德妃扑了出来,这个贵女出身,位列四妃的德妃娘娘见了裕明帝便像是见到了希望一般,直接扑到了裕明帝的脚下,“皇上,臣妾没有谋害皇后娘娘,臣妾真的是冤枉的”

    她不否认她想许氏死想的都要发疯了,也不否认曾经下过烟手,但是她真的没有下毒,更不会跟其他三个女人一起下毒

    “一定是她们陷害臣妾的陛下,一定是她们陷害臣妾的”

    余德妃早便没了四妃的风范,歇斯底里地喊冤,以求一线生机

    她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她不想一辈子呆在这里

    她还有儿子,她还要当皇后,当太后

    她不要一辈子待在这个地狱

    “闭嘴”裕明帝却是勃然大怒,毫不怜惜地抬脚踢了出去。

    余德妃蜷缩在地上,伤心欲绝更是绝望,“陛下臣妾真的是冤枉的真的”为什么不信她为什么

    裕明帝没有理会她,抬头看向长生,方才的戾气散去,换上的却是帝王不应该有的不安,半晌,沉声命令,“崔升,送公主回昭阳殿”

    不用拒绝的帝王威仪。

    长生这一次也没有违逆,不待崔升开口便拉着许昭离开,没有再看裕明帝一眼。

    她为什么要弄清楚

    凭什么要她去弄清楚

    她只需要好好地活着就是了

    没错,她是胆子小,是色厉内荏,可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元襄皇后被谁杀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公主”冷宫外,许昭手足无措地看着扶着宫墙不断的长生,“你怎么了怎么了”

    怎么了

    怎么了

    长生笑的想哭,“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