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26告别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孟淑妃却是自顾自地拿帕子擦着手,像是沾了什么脏东西一般,尔后看向余德妃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一堆脏东西。

    “你”余德妃气的浑身。

    孟淑妃冷笑道:“余国公府嫡长女只有这般本事,死的也不冤。”说完,便扔了帕子继续起步离开。

    余德妃几乎是气的眼睛都冒火了,她想冲上去撕了她,可是身子却是不争气,好不容易爬起来了,孟淑妃已经走远了。

    而林贵妃早便已经进了屋子。

    这两人分明没将她放在眼里。

    “贱人”余德妃咬牙切齿地喝道,怒气无处发现让她本就狰狞的脸庞更加的可怖,随后,便找到了出气筒,“你给本宫站住”

    张贤妃偷偷往外走的脚顿住了。

    余德妃冲上前便是一个巴掌,浑身狼狈也掩盖不住那狰狞狠厉,“谁让你走了她们不将本宫放在眼里,连你也敢对本宫视若无睹”

    “余姐姐恕罪”张贤妃跪在地上颤着身子道。

    余德妃丝毫没有觉得消气,抬起脚便又踢了出去,“恕罪连你也嘲笑本宫凭你也配”

    恕罪

    现在说这个不就是在嘲笑她骂

    “余姐姐”张贤妃蜷缩着,地上哀求,“妹妹错了妹妹错了”

    “你凭什么说你错了你凭什么”余德妃发狠了,拳打脚踢宛如一个疯婆子。

    “德妃娘娘”秦靖看不下去,冲上前拉住了她,“你不能这样对贤妃娘娘”

    余德妃自然更是大怒,“本宫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敢”

    “德妃娘娘,父皇的气还没消,若是被父皇知道德妃娘娘这样子,恐怕会更加的生气”秦靖没等她说完便咬牙道。

    “你敢威胁本宫”

    秦靖松开了她,一字一字地道:“不,我只是在提醒德妃娘娘不要忘了如今的处境父皇虽然没有真的下旨,可若是父皇知道德妃娘娘在冷宫中还不知悔改,怕是会真的下旨”

    “你”

    “该如何,德妃娘娘自己做主便是。”秦靖没丝毫的客气,往日他是没办法,为了母妃,他只能对她恭恭敬敬,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没想过要为过去的苛待而报复,可是也不想再受她的气,“德妃娘娘更别忘了三皇兄”

    “你”余德妃更是气的面色发青。

    秦靖没有理会,转身对仍站在一边的敏芳道,“还请敏姑姑送德妃娘娘回去,秦靖先告退了。”说完,拱手一礼,便转身离开。

    后边的时候,他不想再管了。

    不过他敢肯定,余德妃不敢再闹下去

    回到了母亲的住处,看着因为自己回来而欣喜若狂抓着自己便当做是救命稻草的母亲,秦靖却想哭。

    可是他不能

    母妃还需要他为她撑起一片天

    可是

    父皇,你的心就真的这般的狠吗

    这皇家之中,真的便没有真情吗

    父皇是那么那么的敬重爱宠皇后娘娘

    冷宫的这场闹剧并未在后宫之中掀起任何的涟漪,像是从未发生过一般,甚至几乎没有人知道裕明帝去过了冷宫,而那道赐死余婕妤的旨意最后也似乎不了了之。

    秦靖从冷宫里面出来,已经是入夜了。

    太极殿那边没有再派人来,母妃也让太医诊治过了,那太医说,是长生公主让他来的,在发生了这般的闹剧之后,她还是让太医来。

    “四皇妹”

    此时此刻,秦靖的心里百感交集。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随即便是轰隆雷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声,初夏的第一场雷雨在这般一个让人压抑不安的夜晚降临了。

    磅礴的大雨冲刷着沉睡在夜里的巍峨皇宫。

    昭阳殿内,长生一身冷汗地从梦中惊醒,死死地揪着床榻却怎么也驱散不了席卷全身的恐惧。

    梦里,那长相只能说是清秀但是却极为温柔的女人笑着将一碗补汤喝下,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面前的男人。

    那个男人,脸庞僵硬而冰冷,像是一块石头一般站着。

    “好好照顾长生。”

    “我会。”

    “我不求她一生尊贵,只求她长生安康,一世无忧。”

    “好。”

    那女人笑了,笑的比世上任何东西都要美好,即便后来,鲜血横流

    长生抬手用力捶打着脑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可是却怎么也无法驱散脑海中的画面,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还只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为什么这般的真实

    真的像是这原本就在脑子里一般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她跳下了床往外冲了出去

    次日,天明,朝阳升起。

    一个衣裳整洁,却是满脸污泥的男孩子敲响了朱雀南街的顾家大宅的门,京乘家虽不是勋贵权贵,但顾老爷子却是太学院的学士,其子顾老爷也在朝为官,任吏部郎中一职,顾家在京城更是书香世家,清贵的很。

    这般的书香门第,便是连下人也是极为的有规矩的,不过当门房打开门看见门外的孩子之时,却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你这臭乞丐是真的不要命了吗滚滚滚再不滚我便打断你的腿”

    是传言不实,还是这顾家家风不正

    错。

    便是再好规矩的人家若是有个乞丐,既是年纪不大,可是却说他是来跟他家的嫡出姑娘告别的,也恨不得撕了他的嘴

    “滚”

    砰,大门关起来了。

    小伟苦笑,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了,虽然答应了在青楼养伤,可是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待的太久的,所以休养了两日便想离开,但是,在走之前,他必须跟她告别。

    可是她没来,也没让人来叫他出去见她。

    他并不惊讶,就算她没有说,就算青楼的人对她表哥的身份一问三不知,他还是知道她必定出身名门,出了那般的事情,她的家人怎么可能还会让她出门

    可是他不能在京城呆下去,又不想不辞而别,所以,他便在外边打听了一下京城的顾姓人家。

    主母一年前去世,有些门第,便只有朱雀南街的顾家了。

    小伟知道自己不该这般上门,只是心里却是莫名的固执想要与她告别,她说过会来见他的,若是他不辞而别,她定然会很生气的。

    而他不想让她生气。

    可是结果却是十分的难看。

    事实上,这也是正常的反应,这般的人家怎么可能会让他进去不将他给扭送衙门怕已经你是宽厚了。

    今日这般的结果,亦是在意料之中。

    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来了。

    他必须离开了

    “长生妹妹,保重。”小伟看着眼前大门,低声呢喃道,随后,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从大门底下的缝隙塞了进去,这是他最后可以想到的告别方式,即便仍是不妥。

    只是,他真的不愿不辞而别,因为他知道,从此之后,他们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而此时,皇宫中一片混乱。

    因为长生公主又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