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27遗弃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昭阳殿

    所有宫人一脸灰白地跪在殿外,阿若到了这一刻仍旧是不相信公主居然不见了就这样不见了

    可公主不是说过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的吗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

    “陛下”崔升快步走来。|一|

    阿若猛然抬头,可看到了那站在殿门口帝王的脸色,猛然又低下了头,冷汗又一次浸湿了内衫。

    这一次,她活不成了。

    “陛下,有消息了”崔升上前禀报道,“一个时辰前有一个跟公主年岁相当的小太监自称是昭阳殿的人,拿着公主的腰牌说要出宫办事,当时宫门的守卫虽然有多怀疑,可此人仗着是昭阳殿的人又有公主的令牌,宫门的守卫拦不住。”

    “北宫门”裕明帝眯了眼。

    崔升低头道:“寻常进出宫门一般都是走南宫门,东西宫门则是用作运送宫内所需物品,而北宫门地处偏僻,很少有人往那边出宫,一般都是用作运送秽物的,进出那边的宫人都是下等宫人,基本上是见不着公主的,便是看守的守卫也是”

    “朕知道皇宫四门的用处”裕明帝怒声打断了他的话,“朕如今只想知道阿熹去了何处”

    “公主在宫外的去处不多。”崔升冷静道,“而经过了之前的事情,奴才以为公主不敢乱走的,所以,极可能是去了许府”

    “许昭”

    崔升道:“是,据奴才观察,这次许公子将公主救回来之后,公主对许公子似乎亲近了许多。”说完,抬头看了一下主子,方才继续道:“恕奴才斗胆,这几日公主有什么事情想办,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许公子。”

    裕明帝眸底颤了颤。

    “所以奴才以为,公主很可能去找许公子了。”崔升继续道,“奴才这便带人出宫”话还没说完便断了。

    因为裕明帝起步往前。

    崔升自然是猜到了主子的意图,赶紧跟了上去。

    昭阳殿的人,还黍在原地,绝望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

    阿若抬头看着殿门,公主,你一定不会是骗奴婢的对不对你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帝驾出宫并不是一件小事,崔升一边跟随主子一边吩咐手下的人准备,不过待一切都准备好了,裕明帝却是听住脚步了。

    “陛下”

    宫门前,仍是一袭龙袍的裕明帝站着,整个人像是僵硬的石头一般,可即便是这般的不动也一样震慑人。

    宫人侍卫跪了一地。

    唯一还敢开口的便只有崔升了。

    “你带人去”裕明帝开了口,声音却是异常的沉重,仿佛有座大山压着这个天下之主一般,“一定要把她平安带回来”

    “是”

    “告诉她,有什么事情回宫来解决”裕明帝继续道,似乎咬着牙,“告诉她,不要再让她母后在天之灵不安了”

    崔升低着头,“是。”

    裕明帝转身离开。

    崔升赶紧让人跟上去伺候,不过却被裕明帝挥手给阻止了,看着前方独自走着的帝王,那般的孤独悲凉,这个御前大总管眼眶有些酸涩,公主,你可知你伤了陛下的心

    长生不知道,也未曾想到过这一点,她只是不想再呆在那里,更不想再去想着那梦到底是真的还是真的只是梦。

    她的脑子很乱,她的心很难受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想逃离那里

    可是,逃离了她可以去哪里她可以很冷静地找了一套小太监的衣裳,甚至连出宫之后的衣裳都找到了,也很冷静地一路摸索找到了北宫门,然后,狐假虎威地出了宫,出了宫之后她亦可以很冷静地避开所有可能遇到的危险。

    可是,她该去哪里

    面对这个,她却只有茫然。

    逃离了那让她恐惧难受的地方,她可以去哪里

    她回不了家,回不了她熟悉的地方

    然后,她想到了一个人,想到了那个在这些日子里边已经几乎忘了的人,那个她初初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她释出善意的人,这个人,曾经为了救她豁出去了性命。

    她说好了过两日便会去看他的。

    小伟。

    即便他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不肯说,可是在这个世界,他是唯一一个可以不惜性命保护她的人

    她可以去找他

    长生几乎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她想找的并不是可以保护她的人,也不是可以让她脱离那些危险的人,她只是想要一个可以让她安心的人,她知道,小伟可以的在这个时刻,她似乎比那个孩子更像是一个孩子,脆弱的一击便碎。

    可是

    他走了。

    长生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走了很长很长的路终于找到了那家青楼,找到了那日见到的那个老鸨,可是她告诉她,小伟走了。

    在不久之前。

    就这样走了。

    长生坐在门槛上有些失神,心里忽然间有种闷闷的,没有生气,也没因为救命稻草没了而恐慌不已,没见到人的时候很想很想见到,就像是见到了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一般,可如今人走了,还是不辞而别,可也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

    走了就走了吧。

    可是

    心里那闷闷的感觉怎么这般的熟悉就像是从前她很想很想知道爸爸妈妈为何会对她那般的不理不睬的时候一样。

    遗弃。

    长生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个词。

    遗弃

    小伟遗弃了她

    就跟她爸妈一样。

    也跟

    裕明帝一样。

    裕明帝遗弃了许皇后,遗弃了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宝贝女儿。

    所以她方才这般的无法接受吗

    这便是她那般迫不及待地逃离的原因吗

    “原来你跟我一样啊。”

    这便是她穿到她的身上的原因吗

    公主不见了

    公主出宫来找他了

    许昭被这消息轰的脑子都乱了,公主好端端的瞒着皇上出宫来找他干嘛公主想见他让他进宫就是了,自己偷偷跑出来做什么最最重要的是,他没见到公主啊

    崔升亦是脸色难看,“许公子,公主回宫之前可还发生了其他事情”

    “其他事情其他事情”许昭急的团团转,“对了还有那个臭乞丐公主一定是去找那臭乞丐了”

    公主出宫来找人,不是来找他,那便一定是去找那个臭乞丐了

    该死的臭乞丐,居然勾引得公主出宫找他,他一定饶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