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29撕破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元襄皇后的生忌。yilego.

    是啊。

    再过半个月,便是元襄皇后的生辰,她还在的时候,便是举国同庆的千秋节,如今她不在了,也需要祭祀。

    不过去年的这一日,却因为本尊的胡闹而没有进行。

    那时候她才刚刚失去了母亲,也无法接受失去了母亲,如何能接受这为死者生辰祭拜的事情

    这一年

    “谁主持这件事”

    阿若又是一愣。

    “这可不是小事,父皇交给谁来负责”长生问道。

    阿若道:“是是荣妃娘娘”

    “荣妃”长生挑眉,“她被放出来了”

    “是”阿若答的很轻,像是担心激怒主子。

    长生继续问道:“那丽妃呢”

    “丽妃娘娘还在禁足之中。”

    长生点头,“那嘉嫔呢”

    “啊”阿若一愣,随后不安地答道:“嘉嫔娘娘这两日都过来看望公主,不过不过崔公公吩咐说公主心情不好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公主还还让奴婢无需禀报”

    长生嗤笑一声,“还有这样的事”

    “公主,奴婢”

    “跟你没关系。”长生挥挥手让她别急着请罪,“不说便不说,反正我也不想见她。”说完,便趴回了窗沿上,继续发呆着。

    阿若见状,悄悄松了口气。

    过了许久,长生方才开口,“阿若,你去问问崔公公,看看父皇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我,都两天了,父皇都没来过,不知道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额好奴婢这就去”

    长生抬头看着窗户外边的天,阳光、白云、蓝天,天气真的很好很好,这般好的天气,她却是要在这里算计他人。

    真是浪费。

    可是,谁让她要靠自己活下去呢

    没了靠山,只能靠自己了。

    裕明帝低头端坐在龙案前,手里拿着朱笔静默着,在接到了昭阳殿递过来的话之后,便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只是呆呆地坐着。

    崔公公站着身旁,静静地等候着主子的答复。

    许久许久,裕明帝方才抬头,威严而平静,“告诉阿熹,朕今晚上便去陪她用晚膳。”

    “是。”崔公公得了话,便行礼告退。

    裕明帝却叫住了,“许昭所说的那个孩子找到了吗”

    “暂时还没有消息。”崔公公顿住脚步,回道。

    裕明帝继续道:“阿熹似乎很喜欢这个孩子。”

    “许是因为一起历险,公主才会”

    “那孩子救了阿熹。”裕明帝却道,“只是回宫这般多天,她却从来没提过有这样一个人存在,甚至不许许昭提,但一有事,她却第一个想到他。”

    崔公公抬头,“陛下”

    “阿熹或许忘了。”裕明帝幽幽道,“可是心里却已经不再依赖朕。”

    “陛下”

    “朕对不起皇后。”裕明帝继续道。

    崔公公低头沉吟半晌,方才抬头,“公主还小,总有一日公主会明白的。”

    “还小。”裕明帝笑了,却是苍凉,“是啊,还小。”

    “陛下”

    “去吧。”裕明帝低头,继续处理国事。

    长生在接到了太极殿的回复之后没多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久,阿若便来禀报,嘉嫔娘娘来了,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长生挑了挑眉,“不是说不用告诉我吗”

    “奴婢奴婢是昭阳殿的奴婢更诗主的人奴婢以为昭阳殿的事情该禀报公主”阿若低头道,衣袖下的手紧紧握着,希望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的确没错。

    长生不否认她受用了,“是吗嗯。”

    虽然只是三个字,可阿若知道自己做对了,抬头继续问道:“公主可要见”

    “见。”长生盘着腿,笑道。

    阿若见了这般笑容,心里咯噔一下,“奴婢这就去请嘉嫔娘娘进来。”

    “嗯。”长生颔首。

    嘉嫔似乎也没想到这一次自己居然能够进去,所以在听了宫人的话之后,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随即惊喜道:“公主肯见我”

    “是。”

    嘉嫔大喜过望,“快,快给本宫带路”急匆匆地往前,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人似得,而在见到了长生之后,便是含泪笑着,“公主终于肯见臣妾了,公主不知道臣妾有多担心”

    “少来这一套了。”长生却是冷淡地道。

    嘉嫔一僵。

    长生盘腿坐着,睁着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看着眼前准备尽情发挥演戏天分的女人,“当日你亲自去找父皇请罪,结果受罚的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丽妃跟荣妃,我一直想不明白,最后甚至觉得你是不是被丽妃跟荣妃算计了,或者你有什么把柄被她们给拿捏住了,所以才对我下手,可是转念又想,我出宫对丽妃跟荣妃可没丝毫好处,反倒是坏处一大堆,我虽然是碍了她们的皇后之路,可她们应当也没这般大的胆子设局杀我,若真是她们做的,父皇便不仅仅将她们给禁足了。”

    “公主”嘉嫔面色发白,满是惊愕与不安。

    长生继续道:“其实知道现在,我也还不能肯定为何父皇会惩罚丽妃跟荣妃,而放了你,不过之前走了一趟冷宫,倒是明白了一些事情。”话顿了顿,才继续道:“你想不想知道我明白了什么了”

    “公主,你莫要听信别人的”

    “谗言”长生笑了,“嘉嫔娘娘放心,我年纪虽然不大,但这脑子也不是白长的,你便是想利用我也不要真的把我当傻子”

    “公主”

    “因为一年前先皇后一案吗”长生继续道。

    嘉嫔脸色更是煞白。

    “看来是了。”长生笑着继续,“虽然有些事情我还没猜到,但大体也也明白了,能让父皇这般反常的,估计也就是这事了,真没想到啊,这所谓的天大的秘密,其实早已经人尽皆知了。”

    嘉嫔攥紧了双手,脸上泛起了惊愕与疑惑,“公主,你说什么啊”

    “本宫不知道你与父皇达成了什么协议。”长生敛去了笑容,盯着眼前仍旧是在做戏的女人,一字一字地道:“也不想知道你还想利用本宫攫取什么利益,但是,本宫今日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本宫当傻子当腻了,嘉嫔娘娘若是不想落得如冷宫那些女人的下场,最好便离我远远的”

    “公主”

    “爬的越高摔的越惨。”长生继续道,“看在你这一年多来对我也是用了不少心思的份上,本宫奉劝嘉嫔娘娘,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要妄想得到”

    嘉嫔煞白着脸沉默着。

    “来人。”长生转身喝茶,“送客。”

    “是。”

    嘉嫔浑身,“公主,臣妾不知道公主听信了何人的谗言,但是臣妾对公主,对先皇后的心天地可鉴,臣妾”

    “砰”长生一杯茶砸了过去,面色凌厉,“滚”

    嘉嫔眸子一颤。

    “娘娘请”阿若也吓了一跳,顾不得其他赶紧上前拉着嘉嫔便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