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31异样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裕明帝沉默着。

    长生也没着急,微笑着等待着他的回答,像个孩子一般单纯地笑着,只是笑意却始终没有到达眼底。

    还是包庇吗

    正如当年选择遗弃许皇后,如今为了另一个人,不惜将他所谓的最疼爱的公主至于危险之中。

    不,也许他认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便是包庇了那个人,也可以保护好她。

    长生没觉得愤怒,毕竟,她不是本尊,没有资格要求眼前的帝王任何,便是本尊还在世,怕也没有资格要求太多。

    他是皇帝,有什么不能牺牲的呢

    “好。”裕明帝给了答案。

    长生笑容更深,“儿臣要嘉嫔娘娘陪着儿臣去。”

    裕明帝看着她,眼瞳更是幽深不见底,“你不是生她的气吗”

    “都多久了,儿臣才没这般小气了。”长生笑眯眯地道,“再说了母后可喜欢嘉嫔娘娘了,有嘉嫔娘娘陪儿臣去,母后一定会高兴的。”

    裕明帝凝视着她,没有说话。

    长生低头摸了摸肚子,“父皇,儿臣饿了,我们吃饭去吧。”

    “好。”

    长生起身,一边往里边走一边笑着继续道:“阿若说膳房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父皇不许不让我吃。”

    裕明帝跟在后爆“好。”

    “一言九鼎哦。”

    “好。”

    “父皇。”晚膳顺顺利利地用完,裕明帝摆架离开,长生跟了出来,忽然间敛去了一直维持着的笑容,抬头看着始终看不透他内心的人,“刺客跟大皇兄有关系吧。”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裕明帝眯了眼。

    “父皇放心,没人敢违抗圣旨说不该了说的。”长生又笑了,“儿臣不过是猜猜罢了,看来是真的。”说完,松了口气,“那就好了,大皇兄已经被关起来了,我再也不需要害怕。”

    “阿熹,父皇说过不会再让人伤害你”裕明帝道。

    长生笑着点头,乖巧地道:“嗯。”随后又道,“不过父皇,儿臣现在不太喜欢阿熹这个称呼,父皇可以叫我长生吗”

    裕明帝神色微变。

    “母后会高兴的。”长生笑着继续道。

    裕明帝看着她。

    “儿臣困了,要回去睡了,父皇慢走。”长生仿佛没看到裕明帝不太好的脸色似得,福了福,便转身进去了。

    的确是不想再被阿熹阿熹地叫了。

    而且,终究还是不甘心吧。

    戳戳他的心,算是为本尊解解心头之怨。

    裕明帝久久不动。

    “陛下”崔公公上前,低声道:“公主年纪还小”

    裕明帝收回视犀转身离开,神色仍是威严,亦只剩下威严。

    第二天,裕明帝便下旨长生公主将于元襄皇后生忌前往皇陵祭拜,让内务府跟礼部筹备,并命嘉嫔随行。

    旨意传到了静华轩,嘉嫔受宠若惊地接了圣旨,随即便阴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下了脸,昨日方才撕破了脸,今日便来了这般圣旨

    是陛下的意思还是

    “回娘娘,诗主亲自向陛下请求的。”银心将查探得来的消息告诉了主子。

    嘉嫔的脸阴的更加厉害,攥着手恼恨道:“这死丫头打什么注意”

    “娘娘”银心犹豫会儿,“公主自回宫之后便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

    “荣妃这个贱人”嘉嫔怒道,以丽妃如今的处境,陛下绝对不会让她再接触到那死丫头,所以就剩下荣妃了“整日一副无欲无求的圣人模样,背地里却龌蹉卑鄙”

    银心沉吟会儿,“娘娘,怕不是这般简单。”

    “什么意思”嘉嫔眯了眼。

    银心疑窦道:“以公主的性子的确很容易受人唆摆怂恿,只是昨日在昭阳殿,公主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已经知道当初元襄皇后一案另有内情,以她的心性知道了这些事情还不发疯地闹别说是荣妃了,恐怕就算是陛下也摁不住她,可结果她却不吵不闹,便是冷宫那边如今也是安安静静的,更别说她居然直接将这事摊在娘娘面前。”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嘉嫔继续问道。

    银心沉默半晌,“娘娘,若不诗主的相貌没变,以这些日子这个公主的所作所为,奴婢定然会怀疑公主换了一个人。”

    嘉嫔神色一变,随后便咬牙且此地道:“怕不是换了一个人,而是原本便是这个样子”只不过之前一直在她面前做戏罢了

    换一个人

    这般好换的

    嘉嫔宁愿相信自己一直瞎了眼,被她给耍了

    银心皱眉沉思了半晌,“娘娘说的也是。”哪里那般好换的皇子公主一出生身上的一切痕迹都会被记录在案,便是模样长得一样,总不能全身都一样吧这个公主回来的时候可是全身都给查了一遍的,清清楚楚,更何况,她还能自己再溜出宫,若是个冒牌货,这个本事

    可是

    “公主才七岁便有这般心思,如今有与娘娘翻了脸,将来对娘娘怕是个威胁。”

    嘉嫔脸色又沉了。

    银心看了看主子,“娘娘,可要跟”

    “闭嘴”嘉嫔忽然怒道。

    银心当即跪下,“娘娘恕罪”

    嘉嫔端起茶抿了一口,“本宫从未想过要她的性命,她若是能帮的上本宫的忙,本宫自然不会亏待她,若帮不上,本宫也便当养一条狗好好宠着,不过,若是她敢挡本宫的路”眸子眯起,寒意闪过。

    银心见状,低头,“奴婢明白。”

    此时,内务府中。

    秦靖面色微白地领着一个小太监,凭着手里的令牌进了内务府,顺利见到了仍被关押在这里的秦恪。

    “你来做了什么”秦恪也是没什么好脸色,不过比起之前对待长生,却已经是很好了。

    秦靖看着眼前这个对于他来说曾经是那般高不可攀的大皇兄,脸上的苍白加深了一些,“大皇兄。”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秦恪冷笑,“若是如此,尽管看吧,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将来你的下场跟我不会差多少”

    “大皇兄”秦靖眼角扫了跟在自己身边低着头的小太监,深吸了一口气,“你为何要行刺四皇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