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32你敢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秦恪听了最后四个字,面容顿时狰狞起来,盯着秦靖,一字一字地蹦出,“她让你来的”

    秦靖身子一颤。[一]

    “没想到我才进来这里没几日,你秦靖就成了那个贱丫头的走狗了”秦恪讥讽道,每个字都像是兑了冰似得,“也是,母亲是别人手底下的狗,生的儿子自然也是”

    “你”

    “怎么”秦恪冷笑,“我说过了吗”

    秦靖脸色添了铁青色,浑身,“臣弟史,大皇兄又好到哪里去曾经高高在上的大皇兄你如今又算是什么丧家之犬吗还识延残喘的蝼蚁”

    “总比你给仇人当走狗的好”

    秦靖盯着他,“四皇妹才七岁,不管当年皇后娘娘一案到底真相如何,你都不该对她下手她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在大皇兄的眼里,我是给仇人当走狗,那大皇兄你对一个无辜之人下如此毒手,便连狗也不配相提并论”

    “还真是一条忠心的狗”秦恪冷笑。

    秦靖没有与他争辩,“我见过贵妃娘娘。”

    秦恪猛然上前,“那贱丫头做了什么”冷宫岂是他秦靖可以进的他必定是受了那贱丫头的意去的“秦靖,你若是敢伤我母妃一根头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若是这般在乎贵妃娘娘便不该做出这些事情来”秦靖道,“大皇兄,你可知你若是坐实了这个罪名,贵妃娘娘会有什么下场”

    “他们敢”秦恪面目狰狞地喝道。

    秦靖笑了,满是悲凉,“有什么不敢”

    秦恪没有反驳,可脸色更是难看如鬼。

    “贵妃娘娘在冷宫之中过得并不算差。”秦靖继续道,“虽然没有锦衣玉食,但是温饱从不成问题,敏姑姑也一直在身边伺候。”

    “那又怎么样”秦恪嘶喝着,咬着牙一字一字地挤出来,“要我感恩戴德吗你知不知道”

    “大皇兄”秦靖也喝道,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如今在贵妃娘娘的心里,最放心不下的怕就是你大皇兄若是真的孝顺便该保重自己若不是一次又一次地让贵妃娘娘为你担心是你心里觉得委屈觉得不公,可是大皇兄,连我都明白这皇宫这皇家之中从来便没有所谓的公平所谓的公道,难道你不明白吗委屈更算不得什么”

    “林氏九族上千条人命”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秦靖浑身地道,“大皇兄,你姓秦”

    “我宁愿不姓”

    “你可曾做过。”这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不是别人,正是一直低着头跟在秦靖身后的小太监,此时,小太监抬起了头,却是一张让秦恪更是暴怒的脸。

    “秦长生”

    “你可曾做过。”长生看着眼前的人,平静地继续问道。

    秦恪却是更加的疯狂,“我杀了你”

    “过几日便是我母后的生忌。”长生继续道,“我打算请父皇在那日赐死当日谋害我母后的人,好让我母后在天之灵安息。”

    秦恪双目欲裂,“你敢”

    “我敢”长生道,“正如你敢找刺客杀我,还杀了那般多的孩子”

    “我杀了你”

    “很可惜。”长生继续道,“你之前杀不了我,现在更杀不了我,林国公嫡女、曾经的贵妃娘娘,这条贵命应该可以让那些枉死的孩子安息了。”说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完,看向秦靖,“走吧。”

    秦靖看了看两人,似乎挣扎了会儿,“嗯。”

    长生转身往外走。

    “我是杀不了你,可是有的是人想杀你秦长生,你敢伤我母妃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身后的咒骂从未停息,“秦长生”

    两人走出了内务府。

    “四皇妹”秦靖的脸色很难看,她来找他,他很惊讶,而让他带着她乔装来这里更是让他不敢置信,更不敢置信的是,她真的真的会让父皇下旨吗“你真的真的会”

    长生看向他,“你放心,我对杀人没兴趣。”

    秦靖一怔。

    “不是他。”长生继续道。

    秦靖又是一怔。

    “不过有一点他是说对了。”长生勾起了嘴角,“的确很多人想我死。”说完,起步继续离开。

    “四皇妹”

    长生挥了挥手,没让他跟上去。

    裕明帝默认了当日刺客的幕后指使是秦恪,方才,秦恪也尽可能地宣泄了他到底有多恨本尊恨元襄皇后,可是

    不是他。

    直觉告诉她,当日派刺客的人不是他。

    从嘉嫔怀着某种目的怂恿她出宫到后来刺客出现,这分明是一个极为精密的局,虽然最终还是没杀得了本尊,可是,谁又能肯定这没杀掉只是简单的没杀掉呢

    秦恪很恨,可是便是因为太恨了,他若是真的想下手一定会下狠手,而因为太恨,绝对设计不出什么精密的局。

    还有那放火一事,他这般恨她,若是真的要下手,哪里会是那般的雷声大雨点小刺客一事她不清楚,但是必定有证据指向他,放火一事更是让他人赃并获,如此指证,难道是他运气不好

    长生冷笑,不是大皇子,那会是谁

    “公主”方才回到了昭阳殿门口,阿若便冲了出来了,脸色有些惊慌,“公主,荣妃娘娘来了,已经等了公主一个时辰了奴婢伺候公主回去换”

    “不需要了。”

    长生收敛了思绪看向走过来的荣妃,仍是那张让人见了生厌的冷脸,“荣妃娘娘有事”

    “看来公主真的缺一个教养嬷嬷。”荣妃扫了长生一眼,冷笑道。

    长生耸耸肩,“荣妃娘娘有事吗”

    “你让嘉嫔陪你去皇陵祭拜先皇后”荣妃也没继续挑毛病,了正题,身上的冷意也更浓。

    长生笑了,“有问题吗”

    荣妃盯着她,盯着人浑身发毛,“公主,嘉嫔不配祭拜你母后”

    “那荣妃娘娘认为谁配”长生笑着反问,“不会是你吧”

    “她是你母后”

    “我比谁都清楚。”长生深深地看着眼前动了怒的女子,有些事情似乎比她看的更要复杂,“况且,我也没真的想让一个把我母后当垫脚石的人祭拜她。”

    荣妃蹙眉。

    “荣妃娘娘。”长生忽然想赌一把,走到她的跟前,仰起头用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若是我出宫了,而身边恰好有个两面三刀的人,你说那一心想要我死的人会不会忍不住再下手”

    荣妃面色沉了,低头盯着眼前的小丫头,“你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