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33交易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或许吧。|**|”长生耸耸肩,歪着头,笑着天真烂漫,继续低声道:“我可知告诉了荣妃娘娘,要是真的有人冒出来要我的命的话,荣妃娘娘可是第一个有嫌疑。”说完,绕过了她,进了昭阳殿。

    荣妃转身,头上的朱钗剧烈晃动,她面色发青,似乎气的厉害。

    “娘娘”

    “去太极殿”

    “公主,荣妃娘娘去了太极殿,不过在里头只是呆了一刻便出来了,出来的时候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听说是被陛下打的。”

    长生已经换回了姑娘家的衣服,长发编成了两条辫子,垂在了身前,“什么”荣妃去找裕明帝她并不意外,不过裕明帝对她动手“可查到为什么”

    “奴婢奴婢无能”

    长生也怪谁,太极殿若是这般容易打听到消息的便不是太极殿了,“阿若,你觉得荣妃对我怎么样”

    “啊”阿若意外,“荣妃娘娘荣妃娘娘对公主似乎似乎不太喜欢”

    长生摸着下巴,“是吗那跟母后的关系呢”

    阿若又是一愣。

    “似乎也不是挺好的吧”长生继续问道。

    阿若沉思了半晌,才斟酌道:“奴婢奴婢听说荣妃娘娘性子冷跟宫里面的娘娘们都不怎么亲近”

    长生着脑海里的记忆,关于荣妃的真的不多,荣妃跟许皇后相处的那就更不多了,两个人除非日常的请安之外,没什么交集,更别说是交情了,可是

    荣妃方才那样子却真的不像是做戏。

    阿若不知道主子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不过荣妃娘娘说的没错公主真的要让嘉嫔娘娘陪公主去公主昨日才”

    “才撕破脸”长生收回了思绪,笑了,“就是这样才好。”虽然危险一点,但若是真的可以引蛇出洞,那往后也能睡几日安稳觉了。

    裕明帝靠不住,但罪证确凿,他便是想包庇也得对她加强几分保护而她至少也可以弄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想她死

    荣妃离了太极殿,顶着一个清晰的巴掌印直接去了丽妃的永和殿,而这时候的永和殿跟冷宫没什么区别。

    “你来做什么”丽妃的气色不是很好,但是气势却还是很足。

    荣妃看着她,“本宫没闲情逸致来嘲笑你”

    “是吗”丽妃冷笑,“那不知荣妃姐姐来这里做什么”

    “本宫知道你手里没有什么先皇后的遗书。”荣妃继续道。

    丽妃嗤笑,“荣妃姐姐今日来是想告诉本宫你相信本宫,然后再跟本宫说,你会向陛下求情,让陛下赦了本宫的禁足荣妃姐姐,你觉得本宫有这般好糊弄吗一点点小恩惠便会对别人感恩戴德还是你觉得本宫这次栽在了嘉嫔那个贱人的手里,便也会栽在你手里”

    “本宫是知道,而非相信。”荣妃神色不变。

    丽妃也听出了区别,厉色道:“你是什么意思”

    “因为,遗书在本宫手里。”荣妃道,字字清晰,“所以本宫可以证明你没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有拿遗书威胁嘉嫔”

    丽妃猛然站起,“赵氏你”怒火在爆发的前一刻摁住了,她盯着眼前可恨的女人,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问道:“你到底想如何”

    据说荣妃为了跟嘉嫔争夺陪同长生公主前往皇陵祭拜先皇后的机会而惹怒了裕明帝,被裕明帝掌掴。

    一向无欲无求的荣妃娘娘怎么忽然间做这般事情

    还不是丽妃被禁足,如今荣妃是后宫第一人,若是可以再得到长生公主的认同,皇后之位不就唾手可得了

    而元襄皇后生忌便是最好的机会,只要哄好了长生公主,还愁什么

    面对皇后的宝座,哪里还真的能无欲无求

    于是,便有了这一场闹剧。

    “你说什么”静华轩内,嘉嫔听到了方才得知的消息,猛然起身,面色发青地咬牙道:“荣妃手里有先皇后的遗书”

    这怎么可能

    “消息是我们埋在皇子殿的眼线传出来的。”银心面色凝重,“那日荣妃在太极殿惹怒陛下,遭掌掴之后便去了永和殿,离开之后,丽妃大发雷霆,几乎把整个寝宫都给砸了,原因便是荣妃告诉丽妃她手里有先皇后的遗书,原本此事丽妃是秘而不宣的,不过后来丽妃得知六皇子打算让忠勇侯府联合军中一些将领上奏陛下宽恕她,丽妃担心六皇子惹怒陛下便让人将此事告诉六皇子,这才让我们的人得知。”

    嘉嫔攥紧了拳头,一字一字地道:“这怎么可能”便是真的有什么遗书,也不可能落到荣妃手里谁不知道当年荣妃恨许氏恨的要死,许氏怎么可能把遗书交给她便是荣妃自己想法子得到的,早便毁了,哪里还能留到今日

    难道她污蔑丽妃的事情,让荣妃给做了

    这怎么可能

    “娘娘,先不论荣妃手里为何有先皇后的遗书。”银心凝重道,“若是这件事真的,若是陛下知晓了,那我们之前的一切便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娘娘,我们绝对不能让荣妃把遗书交到皇上的手里”

    “怕什么怕”嘉嫔冷笑,“她荣妃既然找上了丽妃便不也打着自己的算盘,岂会这般轻易便将遗书交出去更别说她手里有没有还不知道了”

    这话才落下,便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本宫既然说出口,自然便是真的有。”荣妃大步走了进来,泛着冷意的脸沉着,“嘉嫔自己爱胡编乱造,本宫却不喜。”

    嘉嫔脸色更是铁青,“你怎么了进来了”

    “怎么进来”荣妃冷笑,起步走到了她旁边的位置坐下,抬头道:“本宫既掌着凤印,这后宫有什么地方是本宫不能去的”

    嘉嫔咬牙切齿,却说不出一个反驳的字。

    “不过本宫这不让人通报便进来的确是有些失仪了。”荣妃继续道,“但嘉嫔也该庆幸这不通报便进来的是本宫而不是陛下。”

    “你到底想怎么样”嘉嫔盯着眼前的女人,冷声道,没有再假装,到了这一步了也无需再假装什么。

    “我还会想怎样”荣妃看着她,却是笑了,不过笑不达眼底,“自然是想嘉嫔妹妹做个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