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35答应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嘉嫔浑身,至于是气的还是恐惧已然不重要了,她的脸色又青又白,浑身僵硬,脑中的神经更是绷的死死的。|一|

    元襄皇后的死是裕明帝下的手

    裕明帝没打算立后

    荣妃要秦长生的小命来报当年元襄皇后下药让她多年未孕,损伤她的身体以致诞下病弱许要一辈子抱着药罐子的八皇子。

    还有

    丽妃已然知晓裕明帝不打算立后,正欲谋求长子之位

    丽妃

    嘉嫔咬破了嘴唇,疼痛与淡淡的血腥味唤回了冷静,陛下会不会杀她灭口,她不知道,不过若是陛下真的这样做了,她也有把握拉上荣妃跟丽妃一起上路,况且,陛下对待四妃亦不过是打入冷宫罢了,为了封口而下杀手的可能不大,只要不死,她便还可以继续谋划不会再立后正好只要除掉了前头的几个皇子,她的儿子便是长子了立嫡立长,大周皇朝的规矩,便是陛下也无法更改至于丽妃知道了又如何别说现在她还没能脱身,便是真的脱身了,她也不会怕了她

    “银心,去跟那人说,当日的人情,他该还本宫了”

    银心抬头,“娘娘不怕荣妃”

    “荣妃对皇位没心思打死本宫也不会信”嘉嫔冷笑,“不过若不是许氏,陛下前头的四个皇子之中必定有她所出如今儿子倒是有了,却是一个药罐子,而且还是最小的皇子,就算她有本事除掉了前头的所有皇子,陛下也不会立一个药罐子当太子,她如何会不恨许氏”

    “可奴婢总觉得荣妃娘娘这次有些突然。”

    嘉嫔吸了口气,“既是她真的有什么阴谋本宫也不怕。”嘴酱起,似笑非笑地继续道,“反正怎么查也不会查到本宫的头上,而且,若不出点事情,如何让陛下再次大开杀戒嵘儿的这四个哥哥便是没了母族撑腰也都不是轻易便能除掉的”

    既然荣妃送上来一个好机会,她为何不利用

    “即便陛下迁怒本宫,本宫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去冷宫里面待几年罢了只要嵘儿登上太子之位,本宫还愁出不来”

    这个代价她还是付的起的

    银心颔首,“娘娘放心,奴婢会安排妥当。”

    “嗯。”嘉嫔笑了,

    皇后娘娘,本宫也没打算真的要您女儿的小命的,可谁让您树敌太多还有您那女儿也实在是不识好歹

    与其让您的宝贝女儿在这世间受苦,不如下去陪你的好

    还有,真没想到要您命的人居然是陛下那个您总是在我们面前炫耀对你不离不弃,恩爱至深的陛下

    皇后娘娘,你死不瞑目吧

    “呵呵哈哈”

    嘉嫔笑了出声,笑的让人听得心里发寒。

    永和殿外,六皇子秦瑞忧心忡忡地看着紧闭的宫门,当日丽妃出事他不是没想过去求情,可还没走出皇子殿便被裕明帝派去的人拦住了,说让他安心跟太傅念书即可,其他的事情不要插手。

    “母妃”

    秦瑞低下头,双手握的死死的,面色有些阴郁,这个比秦靖大了不过两个月的六皇子在裕明帝跟前不算是特别的显眼,在众多皇子之中的表现也是平平,若没有四妃一案,便是她是丽妃所出,背靠着忠勇侯府,他也注定要淹没在四妃所出的皇子的光芒之下,可是四妃一案后,一切便不同了

    他的母妃成了皇后的热门人选之一,他有可能成为嫡子

    只要成为嫡子,他便是太子的不二人选

    “嘉嫔秦长生”两个名字从他的嘴边溢出,带着浓烈的怨怒,他是恨这两个人,一个构陷他的母妃,一个害阻扰她母妃登上皇后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之位

    “殿下,切记娘娘的嘱咐”身边低着头的嬷嬷开口提醒,“娘娘如今被困,便是冲动之过”

    秦瑞抬起头,“嬷嬷放心,我还得帮母妃脱困,哪里会傻傻的再被他们算计”母妃便是太冲动了才会如此,他如何能再犯错

    “殿下在这里已经站了许久了,不如先回去吧。”

    “嗯”秦瑞点头,对着紧闭的宫门暗暗道,母妃你等着,儿臣一定会将你救出来,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伤害你的人

    烈日之下,丽妃站在宫门前,久久不动,苍白的脸色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更加的透明,昔日明艳的眼瞳此时只剩下见不到底的幽深。

    “娘娘”安雪十分担心,“娘娘若是想见殿下,奴婢可以想办法。”方才母子便隔着这一道宫门。

    “见了又如何”丽妃开口,干涸的嘴唇随之裂开。

    “娘娘”

    “现在不见才好。”丽妃继续道,“本宫怕啊,若是陛下知道本宫偷偷见了她,到时候怀疑他的秘密本宫的皇儿也知道了,本宫是不是得带着儿子一起下黄泉”

    “娘娘,荣妃娘娘那边不是”

    “他是本宫的枕边人”丽妃面容倏然凄厉,“本宫连他都不敢信,如何去相信荣妃不本宫从来便不敢相信他从本宫入府之后,便是他对本宫小意温柔,本宫也不敢完全相信他,可是”

    丽妃的脸越发的可怕,一字一字:“他居然”

    “娘娘”安雪赶紧阻止主子的话,“隔墙有耳”便是往常,这些话也不该在这里说,更别说如今娘娘在禁足之中,就算陛下没有派人来监管,可是谁能保证这宫里面没有其他的眼峡

    丽妃咬紧了牙关,将不该说的话给咽了回去,“安雪,本宫好恨”

    她从来便未曾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寄与任何的期望,她知道他是皇帝,便是忠勇侯府是新出贵胄,便是她没有四妃甚至没有荣妃她们的世家积淀,可是她也知道,皇帝不能倾心更不能轻信,这般多年来她一直做得很好

    她一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奢望什么,更有准备一旦她做错了或者娘家出事了,他会将她弃之如敝履,她一直都知道,所以这般多年来一直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她恼恨许皇后,有一部分跟四妃一样,不甘心被一个奴仆出身的女人压在上头,可何尝没有因为妒忌

    那个无才无貌,甚至连儿子都没有的女人凭什么得到一个帝王如此钟爱敬重她凭什么

    她知道不该倾心帝王,可是那也是她的夫君

    她有资格妒忌不是吗

    可是,现在荣妃却告诉她,那个让她妒忌怨恨的半辈子的女人居然死在了最不该伤害她的人手里

    就是为了除掉四妃的家族

    对待一直宠着爱着护着不惜为她与朝臣甚至与天下做对的结发之妻他也可以下如此狠手,那她们这些不过是给他开枝散叶的女人在他的眼里算什么

    她们算什么

    既是她们给他生儿育女,在他的眼里,她们算什么

    “娘娘”

    “安雪”丽妃苍白的脸一字一字地道,“本宫不能输绝对不能输”为了自己,更为了瑞儿

    裕明帝对待结发之妻亦可以如此狠辣,又如何会把她们这些玩物似得后妃放在眼里

    入夜,万籁寂静。

    荣妃坐在寝室中,柔和的灯光散步去她一身的冷厉。

    “娘娘,嘉嫔传来口讯,说她答应了。”

    荣妃低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