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37皇陵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京城的风波暂时还没影响到在前往皇陵的长生公主,不过她却也是受了苦头,皇陵离京城说近也不近,但说远,对于这交通不发达又极为看重风水的时代,也不算是远,乘车骑大约需五日的时间。(记住一的域名)

    虽说皇家出巡,条件不会差到哪里去,但奈何公主殿下的破身子太过娇弱,这才走了两日,整个人便像是垮了一般。

    长生有气无力地靠在迎枕上,旁边坐着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的许昭,不过跟长生太过娇弱不同,他是给吓的。

    一开始公主找他一起去,他吓了一跳,以为公主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要收拾他了,后来便是被公主一日比一日“娇弱”而害怕,万一公主出事了怎么办

    “公主不如我们回去吧”

    又一次做出这样的提议。

    长生睨了他一眼,“还有两天就到了,现在回去我这罪不是白受了”

    这不走还不走到这身子到底有多么的娇弱这般的破身子便是被人不来害,恐怕也活不长好了,现在除了消除危险之外,还多了一样,锻炼身体

    “可是”

    “还是你不想去”长生挑眉,他以为她看不出他的不乐意“这也是,皇陵哪里比的上京城好玩”

    “哪有”许昭哪敢认,他的确是不想去,不过不是不想去祭拜姑姑,而是真的怕公主收拾他,“那那我去给公主弄些好吃的”

    “你是嫌我还不够受罪”长生佯怒。

    许昭忙道:“我哪里敢”

    “不敢便给我好好呆着”

    “哦。”

    车驾继续行走。

    许昭哪里是个可以安分的“公主公主你怎么还让嘉嫔陪着你宫里边不是说当初是她”

    “别听风就是语。”长生闭着眼道。

    许昭心里突了突,“她真的没害公主”

    “若是害了你待如何”长生睁开眼,笑着问道。

    “当然是找她算账了”许昭挺起胸膛道。

    长生笑道:“她可是父皇的妃嫔。”

    “皇上若是知道了她敢害公主,才不会放过她了”

    长生但笑不语。

    “那个”许昭清了清喉咙,“公主为什么找我陪公主去”是不是要收拾他

    “以后你就知道了。”长生勾起嘴角,笑着道。

    许昭顿时打了一个寒蝉,“公主,我”

    “闭嘴”

    “哦。”

    皇家出行尊卑分明,便是嘉嫔算是半个长辈,也得排在嫡公主之后,车驾自然也在公主的銮驾后。

    嘉嫔端起新泡好的茶抿了一口,“许公子进了公主殿下的銮驾多久了”

    “有半个时辰了。”银心一边给主子扇着风一边道。

    嘉嫔冷笑:“待会儿让人去催船公主殿下的年纪虽然不大,但也到了有男女之防的时候了”

    男女七岁不同席。

    “奴婢晓得。”

    “上不得台面就是上不得台面,嫡出又如何,还不是改不了骨子里的卑贱”嘉嫔继续冷笑,重重地搁下了茶盏,却似乎忘了,她的出身似乎也不浮

    银心低着头,继续扇风。

    这一路走来还算是平静,白日行走官道,除随行的御林军护卫之外,没到一地,当日的官府都会派人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前来护卫,夜里,下榻当地驿站。

    条件自然比不上皇宫,但是该有的都有。

    第五日的下午,长生终于见到了庄严肃穆的大周皇陵。

    皇陵依山而建,埋葬着大周三代帝王。

    裕明帝的明陵是在裕明帝登基之后才开始着手修建,至今仍工程仍不过是完成了很小的一部分,当年元襄皇后暴毙,也只能暂时葬入匆匆赶出来的地宫,陵墓的其余配套设施,今日仍旧在完善中。

    严格说来,元襄皇后并未真正地得到安宁。

    “公主脸色不太好,还是先休息一下,之后再去奉先殿。”下了銮驾,嘉嫔便一脸担心地道,“皇后娘娘不会怪公主的。”

    长生摸摸自己的脸,“也好,我也不想让母后见到我这副样子。”

    “公主请。”守陵太监总管恭恭敬敬地道。

    “公主公主”长生这才刚刚喘了口气,拍胸口说要去奉先殿帮她先打点的许昭跑回来了,一脸兴奋高兴的,“公主好消息大好消息”

    长生看向他,“什么好消息”

    “我刚刚接到消息,陛下下旨说永不赦免当日谋害姑姑的罪人不仅仅是他不能赦免,就算大皇子他们将来登基做了皇帝也不能还说谁要是敢抗旨就不配当秦氏的子孙”许昭兴奋地说道,“公主,那些毒妇就算不死这辈子也只能在冷宫里面过活了我就说陛下怎么会放过害死姑姑的人公主,陛下这是要让她们在冷宫里面呆一辈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长生听完,却是沉默。

    许昭一愣,“公主你高兴坏了吗”怎么没写反应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长生淡淡道。

    许昭这就不懂了,“怎么不值得高兴那些毒妇要一辈子为自己的罪行忏悔,就算想死也死不了”

    之前他是很想她们死的,不过现在看来不死好像更好,关她们一辈子,还不把她们给关疯了

    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有大皇子他们,敢害公主现在伤心了吧伤心死他们

    “我累了。”长生合上了眼睛,“你出去。”

    “公主”

    “我累了”长生加重了语气。

    许昭见状忙道:“好好好,我马上出去,公主你先休息,先休息”说完,又奇怪地看了她几眼,这才离开。

    公主不高兴吗

    高兴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裕明帝这是想做什么

    安抚她

    还是另有目的

    长生走出了屋子,看着廊外的夜空深深地吐着胸口的浊气,算了,不管裕明帝为何下这道旨意,她还是先处理好眼前的危机再说吧。

    “不可能”相对于长生的平静,嘉嫔却是勃然大怒,没错,这道圣旨对于她来说是好事,绝对是好事,可是

    凭什么许氏可以让陛下这般对待

    凭什么

    她都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

    不

    一定不是为了许氏,更不是为了她的女儿陛下不过是有另外的目的一定是

    陛下既然下的了手毒杀她,又怎么还会在乎

    那是陛下